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烛压切】于此笑容之下

*CWT40无料

*本丸向(?


一开始,只是有点在意而已。

在来到这座本丸,被审神者赋予人身前,烛台切光忠就已经知道了压切长谷部的存在。

「长谷部君。」远远地在长廊最底端看见了站在拉门前的那道身影,烛台切光忠露出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听见呼唤声的压切长谷部转过头,没有回应他的招呼,只露出了「是你啊」的表情。

「我刚才经过酒窖附近,次郎太刀说能分给我一些酒,晚上我拿过去你房间裡一起喝一杯?」

压切长谷部瞄了一眼紧闭着的拉门,考虑了几秒后,点了点头。「好,晚上你直接带酒过来。」

原本以为他不会这么快答应的烛台切光忠愣了愣。

「我还有事,先走了。」压切长谷部随意扔下一句话,头...

【烛压切】堕落

※接续〈血色〉

※大纲式写法、大纲式写法、大纲式写法


在本丸中很少人知道,烛台切光忠与压切长谷部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近似恋人般的关係。

不只是前一段时间被送进锻刀房刀解的那一位,而是所有的,包含最近的那把压切长谷部,还有之前的三十六把「压切长谷部」同样都是他所爱恋的对象。

追根究柢,他所喜欢的是从压切长谷部这把刀上诞生而出的付丧神,不管是从锻刀房或从野外归来的新的压切长谷部,他都认为他们是同样的存在。

只是没有记忆了而已。烛台切光忠这么告诉自己。其馀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压切长谷部不在了后,这次担任近侍的刀换成了烛台切光忠。

「这是到目前为止的刀装存量资料。」他将手中的书册递给...

【烛压切】血色

※小段子,虐走向


他在空气中嗅到了不该有的血腥味。

审神者的书房独立坐落于其他的房屋之外,照理来说若不是有什么事要来找审神者,这附近并不会有人过来。

烛台切光忠嗅到了血腥味后,皱起了眉,不顾手中还捧着的食盘稳不稳,加快脚步靠近了审神者的书房。

拉门半开着,门面上溅上了什么深色的液体。

烛台切光忠干脆把食盘放在地上,跑着到了审神者的书房外,将还遮掩着视线的拉门完全打开。

对刀来说,那简直是地狱般的情景。

紫色的眼睛看了过来,似乎还微微笑了一下。

压切长谷部的右手握着自己的刀柄,刀刃的部分则死死地将他们现在的主人钉在地上。

贯穿肩膀下方的伤口滴滴答答流着血,顺着审...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