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双花】双将军

>古代双将军梗,就纯粹扔个脑洞

>如果求人写的话会有人理我吗......


百花曆一九五年冬,微草犯百花,百花国主令双将军领兵二十万退敌。

双将军者,血景将军孙哲平与繁花将军张佳乐齐名之封号也。

翌年春,血景将军重伤微草主帅,归营,失一臂。

同年,秋,与微草谈和,归途遇伏,双将军皆亡,年仅二十一。

自此,百花乱象起。


張佳樂蘇力十五題:02.微微蹙起憂鬱的眉

張佳樂有一副長得挺秀氣的臉蛋。

小時候身型還沒長開,偶爾會有幾個不長眼的把他認成女孩,他也懶得澄清,能揍的就狠狠揍一頓,不能揍的就露出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隨便敷衍個幾句後找藉口離開。

此時張佳樂那張挺秀氣的臉蛋就擱在林敬言面前,微微蹙著眉,不管怎麼像看都像是在苦惱著什麼的模樣。

這樣看來倒是有幾分那些小女生們最喜歡看的憂鬱氣質。林敬言想著。不過為了這種問題煩惱成這樣還真是……

「老林。」依舊皺著眉頭的張佳樂終於開了口,「你覺得晚餐應該吃啥好?」

「你從剛才想到現在都還沒想出來?」

對座的那人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要不晚上也去俱樂部裡的餐廳吃吧?」

林敬言與張佳樂同樣是在聯盟第二賽...

張佳樂蘇力十五題:01.腦後束起的小辮

床頭櫃上的鬧鐘響了,窩在床上的棉被小山掙扎的動了動,好半晌才伸出一隻手攀上去把鬧鐘關掉。

早上七點半,再不起來準備早上的訓練就要遲到了。

張佳樂打著呵欠爬下床,往浴室走去的時候眼皮還是忍不住一直往下掉。

沁涼的水流滑過手中,稍微清醒過來的他好好的洗了眼刷了牙,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又發了會呆,才用力拍了拍臉頰走出浴室。

半長不短的頭髮在經過一夜的折騰後散亂在腦袋上,張佳樂隨手拿了個髮圈咬在嘴上,抄起梳子隨便梳了下就將髮絲束起。

替換的衣物在前一晚就已經準備好放在書桌前的椅子上,他脫下身上的睡衣換上運動服,打開抽屜將帳號卡放進口袋裡。

換好衣服的張佳樂走出房間往俱樂部的餐廳走去,正好在...

樂樂生日賀小段子第二彈,致九歲的你

在未來會成為榮耀圈大神的張佳樂,今年九歲。

張佳樂小朋友坐在玄關換鞋子,鼓著的一張小臉上寫著滿滿的不情願。

「去學校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啊。」

「不想去!」

「為什麼不想去?有小朋友欺負你?」

張佳樂小朋友沉思了很久很久,還是決定不要把原因說出來,太丟臉了。

「沒什麼,我去上學了!」

「路上小心。」

新學期,張佳樂小朋友悶悶不樂的走在上學的路上。

這學期他們很多科目都換了新老師,為了盡快熟悉班上的小朋友,每堂課前老師都會很認真的點名。

「張佳樂。」

張佳樂小朋友心不甘情不願的舉起手。

「咦?是男孩子啊?」

聽到這句話,秀氣的小臉蛋立刻垮了下來。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喜歡被...

樂樂生日賀,小段子

補個樂樂生日小段子,因為覺得大孫應該也會記得樂樂的生日(?)


洗過澡後的張佳樂趴在床上,想著今天一整天的混亂,雖然隊員們的祝賀讓他還蠻高興的,但也不否認這樣的方式讓他有種說不出的疲累感。

被丟在枕頭旁手機突然響起,張佳樂把頭埋進枕頭裡,摸索著接起了手機。

「喂?」

「睡了?」

張佳樂愣了下,聽見熟悉的嗓音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睡了?」手機那端的孫哲平又問了一次。

「沒,剛洗好澡。」他翻過身,盯著宿舍的天花板。

「今天是你生日記得不?」

「怎麼可能不記得。」

「禮物用快遞送過去了,過幾天會到。」

「嗯。」

張佳樂突然想起了孫哲平原本是不記得自己生...

張佳樂生日賀,慶生

張佳樂最近總覺得霸圖俱樂部的氛圍有些不對勁。

這樣的不對勁其實挺細微,許多人看著張佳樂平時做事有些毛躁,事實上很多事他都有放在心上,只是有沒有特別去在意的區別罷了。

有疑問藏在心裡頭不問不是張佳樂的風格,隔天中午的午飯時間就找了最好套話的宋奇英下手。

「小宋啊,不介意和我一桌吃吧?」張佳樂直接將盛著午飯的托盤放在宋奇英對面的位置上。

宋奇英愣愣的望著他,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張佳樂會突然跑過來找自己吃飯,但還是點了點頭。

「小宋,我問你點事情,你可得老實跟我說啊。」

「前輩想問什麼?」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在偷偷計畫啥事?」

宋奇英放下餐具,很認真思考了幾分鐘,很肯定的告訴張佳樂是他...

雙花段子,淚水

孫哲平自從認識張佳樂之後,曾有幾次不小心撞見過他哭得唏哩嘩啦的模樣。

「這次又是怎麼了?」他問。

張佳樂偏過頭不想在搭檔面前露出這麼狼狽的樣子,隨便用袖口擦了擦眼淚,小聲嘟嚷了幾句。

「什麼東西死了?」

「……仙人掌。」

「你養在桌子上那一小盆綠色的那個?」看張佳樂的眼淚一時半會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孫哲平從口袋裡掏出了條乾淨的手帕塞進他手裡。「不過是個小盆栽,再買一個不就成了?」

張佳樂毫不客氣的把眼淚鼻涕全抹在孫哲平的手帕上,人一下子精神了起來,碎碎念著就算只是一株植物養這麼久也是會有感情的,不小心澆水澆太多養死了當然會難過。

「那你還買不買新的?」

「買啊,舊的不去新的不...

張副生日賀,禮物

張新傑的生日快到了。

榮耀聯盟中職業選手的生日是屬於公開的個人資料的一部分,每年除了一些比較親近的朋友會幫他慶生以外,也會有許多粉絲將生日祝福從全國各地寄到霸圖俱樂部的所在地。

在選手生日的前夕,俱樂部方面也會特地派幾個人去處理收件的事情。

張新傑覺得這幾天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他依舊七點準時從睡夢中醒來,梳洗吃早飯,健走十公里……

全聯盟都知道張新傑是個作息十分規律的人,俱樂部的人也很習慣每天固定什麼時候張新傑會做些什麼,甚至還會用這樣規律的作息來判斷張新傑的健康狀況,但出現異常的次數稀少到可以忽略不記。

張新傑要去健走前,見到他的俱樂部成員都會友善的和他打招呼,說聲加油或是讓他...

林樂(?)段子,今昔

全明星周末,即使是沒有被選上的職業選手也會到場觀賞,更何況今年是霸圖的主場,他們轉會之後的新東家。

林敬言與張佳樂在這一次的全明星投票中都沒有入選,看著同為老將的隊長韓文清與副隊長張新傑在全明星賽場上戰鬥,除了偶爾依照場上的情勢交談幾句,倒是看不出他們對沒有選上全明星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

散場過後的全明星會場看起來特別空曠,回到選手宿舍的林敬言想起了全明星投票的通道關閉後,有人在網路上根據這次的結果發表了評論的帖子,分析著這次入選和落選的角色們,雖然有幾則錯處,但對目前角色們的人氣分析還算準確。

那時到他房裡來閒聊的張佳樂也有看見那則帖子,卻只是笑笑的說了句反正...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