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双花】双将军

>古代双将军梗,就纯粹扔个脑洞

>如果求人写的话会有人理我吗......


百花曆一九五年冬,微草犯百花,百花国主令双将军领兵二十万退敌。

双将军者,血景将军孙哲平与繁花将军张佳乐齐名之封号也。

翌年春,血景将军重伤微草主帅,归营,失一臂。

同年,秋,与微草谈和,归途遇伏,双将军皆亡,年仅二十一。

自此,百花乱象起。


双花故事集:小花公主

>跟小伙伴聊出来的逗逼童话小故事

>感谢小伙伴的脑洞太可爱啦


故事总是这么开始的。

从前从前,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出生了,他的父母帮他取名叫张佳乐。

先不要管他的父母是谁,也不要管他出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他的父母们得罪了一名法力高强的巫师,答应了巫师把他们家的女儿养到五岁后就要把他送给巫师变成巫师的孩子。

临行前,张家父母满脸愁容的看着从小就被他们当女孩养却还是野得很的张佳乐。

「要是巫师大人发现这孩子其实是个男孩……」

「不管了,是巫师大人自己认为这孩子是个女孩的,也只能这样了。」

在约定的日子裡,巫师叶修风尘僕僕的来到了张佳乐家裡,连寒暄都懒,从张家...

【双花】养了一隻孙哲平:碰面

@心如孤岛 说好的续篇来啦!

>写完有种这根本是一家三口的感觉(X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最近有点奇怪。

打电话和用QQ敲他的频率都比以往高出许多,认真的追问他有什么事却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仔细的回忆了下,他发现张佳乐的不对劲是从对方打了电话说他收到一个奇怪的包裹开始的。

原本就打算在夏休后半去住张佳乐那的孙哲平索性提早几天打包行李,直接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响得急切,正在逗小孙哲平玩的张佳乐纳闷的望了望门口的方向,想着这大半夜的会是谁上门来找他。

他拿了一块小饼乾塞进小孙哲平手裡让他安份的待在电脑桌上...

雙花段子,淚水

孫哲平自從認識張佳樂之後,曾有幾次不小心撞見過他哭得唏哩嘩啦的模樣。

「這次又是怎麼了?」他問。

張佳樂偏過頭不想在搭檔面前露出這麼狼狽的樣子,隨便用袖口擦了擦眼淚,小聲嘟嚷了幾句。

「什麼東西死了?」

「……仙人掌。」

「你養在桌子上那一小盆綠色的那個?」看張佳樂的眼淚一時半會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孫哲平從口袋裡掏出了條乾淨的手帕塞進他手裡。「不過是個小盆栽,再買一個不就成了?」

張佳樂毫不客氣的把眼淚鼻涕全抹在孫哲平的手帕上,人一下子精神了起來,碎碎念著就算只是一株植物養這麼久也是會有感情的,不小心澆水澆太多養死了當然會難過。

「那你還買不買新的?」

「買啊,舊的不去新的不...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