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双叶】写作文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亲情兄弟向。我相信就算是大神,在小时候还是会有非常幼稚的一面。


叶修和叶秋是同卵双胞胎,上小学的时候他们上得是同一间学校,为了不让老师们每天都有辨识谁是谁的困扰,学校将他们分在了不同的班级裡。

这天,叶秋的语文老师给他们布置了一篇作文当回家功课,于是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十的小班长叶秋难得苦着一张脸站在校门口等着自家哥哥一起回家。

「你被欺负了?」晚他一点才到校门口的叶修上下打量着自家弟弟,发现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没有什麽异样,有些纳闷的开口询问。

叶秋摇摇头,闷不吭声的跟叶修一起走回家。

那...

【叶乐】纯阳雪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听完歌之后深深觉得这就是个BE的题材,我说这其实不小心变成了个脑洞你们信吗


 叶修在主帅帐中听着前线传来的报告,半撑着脸,脸上看不出喜怒。

「情势的确挺严峻。」他说。「对我们不利。」

底下的将军副将们没人敢说话,全都低垂着头等待叶修发下命令。

「监军去哪了?」叶修突然问了个和现在战况毫不相干的问题。

「监军大人去了伙房。」回答他的是他手下最近风头正盛的小将邱非。

伙房?那傢伙去伙房干嘛?

叶修把自己的困惑先放到一边,对着底下的将领们开口。「我有个想法,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以目前的...

【叶乐】视线

*给温顾顾的生贺! @沒媽孩子像塊寶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习惯性的去注视着,通过观察来揣测对方的一举一动。

最后却再也无法将目光移开那名彷彿连不甘都带着光芒的人。

有种东西叫习惯成自然,就如同每年他的双胞胎弟弟都会锲而不捨的喊他回家,他也有着一些无法轻易改变的习惯。

像是打荣耀,像是抽烟,像是关注联盟的比赛,像是──他喜欢张佳乐。

会发现这件事其实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退役后成为国家队领队的叶修带着一群大神们坐上飞机,那时他临座的苏沐橙 突然笑咪咪地问他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喜欢?

对啊,喜欢,恋爱的那种喜欢。

搭飞机的时候也没什么要...

【叶橙】背对背拥抱

*把全职写的第一篇BG献给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小伙伴们我交啦!


叶修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苏沐橙自从和自家哥哥在网吧裡遇见他之后就一直是这样想的。


「我回来了。」

刚从学校回到家的女孩换上脱鞋,一抬头就见到苏沐秋和叶修坐在两台电脑前正噼哩啪啦的在打荣耀。

「沐橙回来啦。」叶修抽空瞥了她一眼,又瞄了眼坐在他旁边正咬牙切齿着的苏沐秋。「你哥刚才抢BOSS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给阴了,正在副本裡虐小怪呢。」

苏沐橙把肩上背着的书包放到椅子上,歪了歪头。「今天的晚餐是不是哥哥负责的?还是我帮哥哥去买?」

他们租来的小...

【叶乐】囚笼 17(END)

闹钟响了好半天,还是觉得睏死了的张佳乐只是把自己往被窝裡缩了缩,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打算。

「吵死了。」待在床上的另一人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关掉闹钟,顺便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五点半?你调六点半的闹钟要干嘛?你订的飞机票不是明天吗?」

叶修硬把张佳乐摇醒,逼他面对那个在五点半扰人清梦的闹钟。

「你调五点半的闹钟要干嘛?」

「搭飞机......」

叶修放弃和没睡醒的人沟通,把人按回去之后又继续去睡回头觉。

林敬言的追杀令在张佳乐开枪后不久就被撤销,张新杰打电话来通知他的时候张佳乐正对着某个明显打偏了的弹孔发愣,回过神来才抱怨既然确定有说服上层撤销命令的把握为什麽不先告诉他,要是他真的把林敬言...

【叶乐】绑头髮

*百粉点文

@一期一會 GN的点文,有点短请希望不嫌弃ww


叶乐。

叶修帮张佳乐绑头髮,张佳乐趁他低头的时候拍了一张合照。


有时候张佳乐起床起得急了顾不上整理那头睡乱的头髮,连梳子也没用随便拉扒个两下就拿着橡皮圈把散乱在颈后的头髮束起来。

有次被吵醒的叶修睡眼矇矓的看着张佳乐顶着毛毛躁躁的头髮出门,跩住了正要往外冲的恋人,让他坐下来好好把头髮打理好再出去。

「要来不及去上工了!」张佳乐急得跳脚,「你不知道这回合作的老闆凶得很,迟到一分钟他能站在那裡骂你半小时词儿都带不重複的!」

「你怎麽不说说你为什麽不早点起来准备。」叶修把他拉回来按在椅子上,去找了把梳子开...

【叶乐】囚笼 16

身为霸图重要干部的张佳乐正窝在他自己的房间裡思索着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

先是莫名其妙被兴欣抓了,然后发现从认识以来就吵嘴到现在的人似乎喜欢自己,之后被救回来发现自己新的搭档疑似有背叛组织的倾向,看守的犯人在运送途中逃跑的半个月后就递出了辞呈。

林敬言在几天前前向霸图递出了辞呈,理由是看管没有看管好俘虏太失职,在尽到告知义务后,也不管上层批准了没人就消失了。

再之后,张佳乐直接从上层那裡接到了林敬言的追杀令。

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为什麽他从踏入这个圈子之后有一半的时间都被命令要追杀自己的搭档?

因为是上层直接发给他的,张佳乐不确定韩文清和张新杰知不知道这件事,犹豫再三后...

【叶乐】囚笼 15

张佳乐的养伤生活其实有点无聊,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就是看书散步。从他回来霸图的第二天起餐厅就特别给他做了养伤专用的营养餐,张新杰还没收了他所有的游戏,每天晚上他自己睡觉前还会专门来查房,确认他没有太晚睡影响伤势恢復。

「这是把我当猪养吗?」他鬱闷的拿起汤匙戳了戳眼前的食物。

「前辈,能清閒一点是是好事啊。」坐在他对面的白言飞感慨,「你看我们昨天跑蓝雨,今天下午还要跑去微草那边帮忙交换东西的事情,累死人了。」

「交换东西?」

「拿方锐去跟兴欣把我们的东西换回来啊,副首领怕会出什麽问题,还特地多找好几个人去帮忙。」

「是今天啊?几点去,我去送送你们。」

「两点,不过副首领说一点半就要集合完...

【叶乐】囚笼 14

兴欣。监控室。

「前辈,你还好吗?」

「啊?」顶着黑眼圈的叶修纳闷的回望。

「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

乔一帆默默把视线转回通讯台上,开始思考起魏琛之前告诉他叶修喜欢张佳乐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收到微草的通讯要求了。」

「嗯,接通吧。」

他按下通话钮,把无线麦克风递给叶修。

「喂喂?王大眼?」

「你们那边发生的事都处理好了?」对面的声音顿了顿,「你确定你还有把握能找霸图麻烦?」

「当然能,只是要找麻烦又不是要把他们整个打垮。」

「那开出你们的条件吧。」

「三次委託任务费用全免。」

「五次,我派两个人过去帮你们。」

叶修考虑了几秒,「可以,不...

【叶乐】囚笼 13

虽然迟早要把张佳乐还回霸图去,叶修也早就想过霸图肯定准备了其他把张佳乐救回去的方法,但义斩採取的方法实在是太简单粗暴到让他们吃惊。

不过比起基地门口被炸出一个大坑的处境,兴欣现在更担心的是方锐的安危。

「没事没事,叶修之前不是说了吗?霸图从军火生意上轨道之后就很少杀人了,方锐一定会平安回来!」陈果站出来安慰脸色或多或少都不大好看的同伴们,「我去联络人来修理门口,你们该忙什麽的继续去忙吧!」

既然老闆都这样说了,跑出来看情况的兴欣成员们也就三三两两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前辈,外面还好吗?」在听见爆炸声响后被留在监控室裡继续等微草回应的乔一帆看见叶修回来了,立刻担心的开口询问。门口装设的...

【叶乐】囚笼 12

>因为写文的习惯加第一次写长篇,可能有些地方没有解释的很清楚,有什麽觉得奇怪的地方都可以问的ORZ


兴欣的门口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可以直接看到被炸落的土石全都掉进了底下的空间裡。

原本正要跳下去救人的孙哲平回过头看着负责扔炸弹的文客北,质疑如果张佳乐真的在底下现在还活着的可能性。

「呃,太兴奋了不小心扔太多下去。」

等爆炸和崩落掀起的尘土散得差不多后,大坑下总算能看出裡面有间牢房。

孙哲平衡量了下高度,觉得直接跳下去没什麽太大的问题,和文客北打了声招呼后就一跃而下。

灯被炸坏了,他只能凭藉着坑洞上照进来的阳光隐约判断出地牢裡有个疑似是张佳乐的东西裹着被子窝在床上,随手找了一...

【叶乐】囚笼 11

>总有种没把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的感觉(艸

>叶神真心不好写啊


张佳乐偷偷观察了乔一帆和安文逸来地牢的时间,幸好这两个小辈虽然单纯了点,但时间观念还不错,过来地牢的时间都很固定,误差不会超过五分钟。

如果他要逃跑,下午乔一帆来把他吃完的餐盘回收之后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外头那个监视器是个大问题。

为了延长逃跑被发现的时间,从拿到髮夹后他就以养伤的名义一直缩在被子裡装睡,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能拖延多久。

脚步声、开锁的声音、开门声,最后是餐盘被收走的声响。

窝在被子裡的张佳乐数着秒数,在乔一帆刚踏上楼梯后不久翻身下床,把枕头塞进棉被裡弄出他还在睡觉的假象,三步併作两步的跑...

【叶乐】囚笼 10

>这篇大概到十七完结吧


隔天叶修准备好要和霸图谈判的时候,先确认了方锐的生死。

「他还活得好好的,没伤没病。」张新杰的声音停顿了下,「霸图不会拿已经没有价值的东西做交换。」

「口说无凭。谁知道你们上层那群老头会不会突然觉得他没价值了,要你们立刻把人处理掉。」

另一端的张新杰沉默,对于叶修把霸图正值壮年的高层们形容成老头不予置评,至于他所说的情形的确是霸图高层极有可能会做的事,如果不是还需要拿方锐来和兴欣把张佳乐换回来,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开口保证方锐能安然活到现在。

「你把方锐叫来让他自己跟我说他没事。」叶修提了要求。

「可以。」通讯台裡隐约传来张新杰让后辈去把方锐...

【叶乐】囚笼 09

>边写这篇边想着好想开新坑啊

>终于写到我一开始开的脑洞了!感动!


监控室裡的工作其实挺无聊,魏琛老实的待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后下午就找了个藉口出去外面晃晃,路上遇见陈果时还被警告不准在走廊上抽菸,下次再犯就扣工资。

绕着整个兴欣随便走了一圈,魏琛回到监控室裡就看到乔一帆正对着监控萤幕发愣。

「小乔你看啥呢?萤幕上长花了?」

乔一帆回过神,小声的回答着他是在看地牢裡的监控影像。

魏琛探过头去瞥了一眼,哼哼两声。「这还算是轻的,你没见过早些时候那个乱七八糟的时期,几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连个共识也没有,杀人放火想干啥就干啥,抓到敌对成员直接做了连查证都懒。」他重新点了根...

【叶乐】囚笼 08

>伤在乐乐身,痛在我心

>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了(艸


那是他十分熟悉的碰触方式。

带着薄茧手掌在他身上游走,滑过脖颈的双手总是会让他产生下一秒就会被那人掐死的错觉。然后会往下,抚过腹部来到双腿间,尽其所能的将他的欲望挑动起来。

他咬紧牙关,拒绝像是屈服般的呻吟声从嘴裡流出,鼻息却在对方带来的快感中逐渐加重。

在快到达顶点时他醒了,睁开眼后张佳乐茫然的盯着牢房的天花板发呆了好几分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敌营裡作了春梦。

一定是因为叶修那个没下限的前天直接在这裡把他办了的关係!

他苦恼的瞄了眼下半身已经支起来的小帐篷,努力的深呼吸等着自然产生的生理反应消下去。...

【叶乐】囚笼 07

>五六月的行程根本满到想吐

>拉灯了,呃,写完了如果可以的话会补有肉的番外


张佳乐一直都觉得自己与叶修是各取所需。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纾解欲望,有舒服到其实他也不是太介意上下问题,更何况他原本就是有求于人的一方。

可是这一切应该只到他离开百花为止。

张佳乐隐约记得自己作了一个很长的梦,睁开眼之后看见的仍然是兴欣地牢灰扑扑的天花板,对梦境残存的印象就像堆在潮间带上的沙堡,潮水涨退后就了无痕迹。

叶修不在,身体已经被好好清理过了。

张佳乐仔细想了想,其实撇开叶修那张欠揍的嘴或他偶尔会露出欠揍的表情,外加上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敌对立场不谈,以叶修的表现而言其实算是个蛮称职的床伴...

【叶乐】囚笼 06

>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写稿速度

>我还是继续拉灯好了


又过了一天。

牢房裡的张佳乐算着时间,每隔几分钟就往外头的时钟上投去一眼,其馀的时候就琢磨着单靠自己还有没有办法逃出去。

从他醒了之后兴欣就没有再派人看着他,三餐会有个他没见过的年轻人送来给他,不管是哪一餐都是白粥和水,没饿着他却也吃不饱。

年轻人只告诉过张佳乐自己叫乔一帆,其馀的事不论张佳乐怎麽问他,他全都闭口不答。

脚上的铁鍊哗啦哗啦作响,他有些焦躁的按住晃动的铁鍊,视线又不小心瞄到了摆放在角落的箱子。

不得不说叶修的心思即使是用在牢房裡也是十分缜密,张佳乐脚上的铁鍊是固定在牢房的角落,和箱子在完全的对角...

【叶乐】囚笼 05

>祝我生日快乐,虽然没有贺文也祝李轩大大生日快乐

>因为帮看文的小伙伴说一章一千字太少,就试试看一章两千字?


张佳乐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是清晨,地牢裡当然没有窗,他用来判断时间的是牢房门外传来的轻微鼾声还有挂在外头散发着萤光的时钟。

等了一会儿让眼睛适应现在的亮度,张佳乐坐起身,脚上沉甸甸的感觉让他皱起了眉,他没忘记自己被兴欣的人抓了,但还是很讨厌这种似乎将会任人宰割的处境。

尤其是在身上的衣服和装备全都被不知道哪个谁换掉的情况下。

「喂喂!那边那个还在睡的!兴欣是没人了吗?竟然派你来看牢房。」他拿起刚才还躺着的枕头往铁栏杆的方向丢去。

方锐睡归睡,基本的警觉性当然不可...

【叶乐】囚笼 04

>没有什麽医务室play这种东西

>大概下章乐乐就醒了


「别拿你那没下限的想法套在我身上。」帮张佳乐扣完扣子的叶修一脸严肃地反驳,「对没意识的人动手不就和姦尸一样吗?」

「少说的你好像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敢说你连半点豆腐都没吃进嘴裡?」魏琛上下瞄着叶修还放在张佳乐身上的手。

「说正事。」叶修打断了魏琛的垃圾话,拿出菸盒想敲出根菸来,却突然鬱闷的想起医务室禁烟。

其实兴欣基地裡大部分地方都有禁菸规定,包括叶修最常待的监控室或战术室,但那几个地方他是老大,他要干啥没人管。医务室就不行,逞一时之快抽了菸让负责医务的安文逸知道了,下回受伤的时候少打个麻醉或忘了给止痛药都还是轻的...

【韩叶】问候



>去唱K唱到十年跟小伙伴说好的产物

>很短我知道,因为拉灯啦

>坑好多还一直开新坑的我(远


若是问韩文清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叶修,说实在话,他也答不大上来。

他与叶修的确是认识很久了,做为对手,他们在荣耀的赛场上争斗了十几年,做为朋友,这十几年来私底下也没有少聚过,许多人看到的只是嘉世或兴欣与霸图的势不两立,却没看见场下的他们也不过是有着共同兴趣的普通人而已。

韩文清和叶修都不是会把情爱挂在嘴边的男人,就算做过几次他们对这种行为的定义也只是单纯的替彼此抒解欲望。

性跟爱原本就是能毫无关联的事物。

最开始,是他们谁也没有意料到的擦枪走火。

那是在某一年的夏休...

【叶乐】囚笼 03

>拖延症真的好可怕啊

>脱衣服那莫名温馨了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叶修对乐乐这样又那样呢......


人抓到了。

叶修的意思是要将人活捉回来好好拷问,怕包荣兴那一下真的把张佳乐打死了,确认过他还有基本的生命迹象后,方锐连忙指使着包荣兴和莫凡把人抬到医务室裡去。

人抓到了。明显开始懒散起来的叶修继续在控制台上敲下指令,屏幕上的画面被分成了两大区块,一区是兴欣各处的监视器画面,另一区是不停在跑动的通讯资料。

他盯着不断闪动的通讯资料看了几秒,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拍了拍乔一帆的肩。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是的,前辈,我会尽力。」

尽全力────阻止霸图的人...

【叶乐】囚笼 02

>原本想日更不过好像做不到

>战斗叙述苦手

>感谢群内的小伙伴愿意让我烦躁


兴欣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张佳乐粗喘着气,边在心裡咒骂边飞快的绕过前方的转角贴在牆面上凝神细听着远方的动静。

就算再不想承认,张佳乐也不得不得坦承他这次会落到这样的境地裡的确是有些运气差的成分在。原本只是因为想要绕过前方的监视系统而踏上一旁的草地,谁知道会有人在草地上做了个捕兽的陷阱,害他一脚踏空直接掉到这该死的地下通道裡。

不知道是拿来抓老鼠还是抓猫抓狗的陷阱似乎还没来得及把网子拉上,张佳乐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的时候还想着这样也好说不准能不小心打进兴欣内部盗取些机密资料啥的,结果...

【叶乐】囚笼 01

>就是个架空

>发了尽量定时更

>按照渣攻的标准写叶神


01


这就是所谓的猫捉老鼠吧。

兴欣的监控室裡,叶修坐在控制台前,嘴裡叼着菸饶富兴致的打量着萤幕裡正谨慎地在移动的敌人。

那是从霸图被派来兴欣侦查敌情的张佳乐。

乔一帆在加入兴欣之前就听说过了有关张佳乐的事,是圈内数一数二的用枪好手,对手雷等各式武器的认识也不浅,加入霸图之后对霸图的军火生意有不少助益。

不,说是猫捉老鼠,或许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更适合现在的情况。他想。

被叶修点为助手的乔一帆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在张佳乐刚踏进兴欣的地盘后就开始进行抓人的佈置,看着对前方陷阱浑然不知的张佳乐一步一...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