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文清生日贺,感冒

>因为想不出来韩队生日要怎么让霸图庆祝,就把这个当贺文吧(?

>韩队生日快乐!

>算是有一点点的张韩......?


对荣耀的职业选手来说,健康管理绝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咳咳……」

喉咙裡涌现出的爬痒感已经不是用忍耐的就能将想咳嗽的欲望忍下去,韩文清皱起眉头,终于开始思索起自己被传染感冒的可能性。

年假的时候他当然也回了一趟老家,看看挤满屋子裡的各路亲戚拉着自家小孩一个一个的认人,偶尔几句谁家又生了娃谁家今年又要办喜事的消息传入耳裡,韩文清口袋裡放着一大迭的红包,等着有人带小孩过来喊人就递出去。

鲜少四处走亲戚的韩文清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得,索性继续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一角听着几个长辈们天南地北的聊着。

吃过年夜饭,一大群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到外头玩鞭炮去了,几个还不会走的被母亲抱在怀裡待在屋子裡继续听长辈们閒嗑牙,正好有一对母子就坐在韩文清旁边,似乎是他要称作表嫂的女子和他搭了几句话后,她怀中的孩子突然盯着韩文清的脸大哭了起来。

「哎呀,这孩子怎么……」女子慌张的拍拍孩子的背试图安抚他,屋外却有人喊着她说是有事情要找她帮忙。

女子为难的望望怀裡的孩子又望了望屋外,最后满脸歉意的拜託韩文清帮她照看一下孩子,一等他答应了就立刻把小孩塞到他腿上。

还在哇哇大哭的孩子就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也不忘要紧抓着韩文清身上的衬衫防止自己掉下去,韩文清僵着身体笨拙的学着刚才女子拍背的动作,努力回想着以前见过的哄小孩画面。

不远处还在聊天的长辈们因为觉得这样的情况很有趣果断的选择了袖手旁观,没过多久哭累了的孩子趴在韩文清身上像是要研究什么般突然盯着他的脸瞧了好半晌。

看习惯了就不怕了。当韩文清脑内闪过这句话时,一双小手正好摸了上来用力的扯了扯他的脸。

平常看起来挺严肃的脸被扯出了奇怪的表情,被逗乐的孩子咯咯的笑了出来,甚至还主动爬上来亲了韩文清好几口。

他记得那时候那孩子的确是打过喷嚏也咳了几声……

确认了感染来源,几天后迅速从出现咳嗽症状到发烧的霸图队长被自家副队严肃的压回床上休息,顺便交代了队员们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被传染了。

温度计上的温度在吃过药之后就渐渐降了下去,床头柜上放着的白粥也刚好是适合入口的温度。张新杰盯着人再一次把药跟粥都吃了,看着韩文清闭上眼睛准备休息,才放心的端着空了的碗盘去餐厅和其他人报告队长的復原进度。

「不过跟老韩认识了这么久我好像还没见过他生病。」张佳乐啃着从外头买回来的鸡排,转过头找林敬言聊着这件事。「老林你见过没?」

林敬言摇摇头,虽然他们都和韩文清认识好几年了,不过之前没在同一队,就算他生病过他们也不一定会知道。

「不过老韩生病的样子还挺难想像的,待会一块过去瞧瞧?」

「不要去骚扰病人比较好吧?」

张佳乐义正严词的将骚扰行为安上探病的名义,直到听见他们对话的宋英奇提醒前辈们刚刚张副队才强调过病人需要静养。

而病癒之后的韩文清又是怎么被张新杰盯着不要再染上感冒,那又是更之后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