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張佳樂蘇力十五題:01.腦後束起的小辮


床頭櫃上的鬧鐘響了,窩在床上的棉被小山掙扎的動了動,好半晌才伸出一隻手攀上去把鬧鐘關掉。

早上七點半,再不起來準備早上的訓練就要遲到了。

張佳樂打著呵欠爬下床,往浴室走去的時候眼皮還是忍不住一直往下掉。

沁涼的水流滑過手中,稍微清醒過來的他好好的洗了眼刷了牙,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又發了會呆,才用力拍了拍臉頰走出浴室。

半長不短的頭髮在經過一夜的折騰後散亂在腦袋上,張佳樂隨手拿了個髮圈咬在嘴上,抄起梳子隨便梳了下就將髮絲束起。

替換的衣物在前一晚就已經準備好放在書桌前的椅子上,他脫下身上的睡衣換上運動服,打開抽屜將帳號卡放進口袋裡。

換好衣服的張佳樂走出房間往俱樂部的餐廳走去,正好在餐廳門口遇見了也要進餐廳的宋奇英。

「前輩早。」

「小宋早啊,你今天是不是起晚啦?」

「是的,鬧鐘好像沒電了,時間不大準。」

打過招呼後,張佳樂率先走進了餐廳,腦後束起的小辮搖啊搖。

今天的早餐是起司火腿三明治還有溫牛奶,張佳樂才剛拿起三明治啃了一口,就看見在對面空位拉開椅子坐下的是剛才他才在門口打過招呼的人。

就像堅持著食不言的張新潔總是自己一個人坐一桌一樣,霸圖的成員們平時吃飯也會有自己習慣聊天的對象,像是小一輩的會自己湊一圈聊些他們自己的話題,老將們偶爾也會湊成一桌討論事情。

小宋今天怎麼沒和小秦坐一塊?他納悶的瞄了眼坐在隔隔壁桌的秦牧云,想著這兩個後輩該不會是吵架了在鬧彆扭吧。

「小宋你和小秦吵架了?」當事人就坐在自己面前,覺得若是真的吵了架他也許可以幫忙調解的張佳樂乾脆直接開口詢問。

宋奇英露出了錯愕的表情,隨即很認真的搖搖頭。「沒有,只是有個問題想問前輩,就坐過來了。」

「你想問啥?」

「前輩為什麼會想要把頭髮留長呢?」

「好問題。」張佳樂笑了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連我自己也記不大清楚了。」

只是隱約記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第一次束起小辮時,有個人對他說,很適合你。


後記

我對不起樂樂太短了ORZ





评论

热度(12)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