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張佳樂生日賀,慶生

張佳樂最近總覺得霸圖俱樂部的氛圍有些不對勁。

這樣的不對勁其實挺細微,許多人看著張佳樂平時做事有些毛躁,事實上很多事他都有放在心上,只是有沒有特別去在意的區別罷了。

有疑問藏在心裡頭不問不是張佳樂的風格,隔天中午的午飯時間就找了最好套話的宋奇英下手。

「小宋啊,不介意和我一桌吃吧?」張佳樂直接將盛著午飯的托盤放在宋奇英對面的位置上。

宋奇英愣愣的望著他,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張佳樂會突然跑過來找自己吃飯,但還是點了點頭。

「小宋,我問你點事情,你可得老實跟我說啊。」

「前輩想問什麼?」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在偷偷計畫啥事?」

宋奇英放下餐具,很認真思考了幾分鐘,很肯定的告訴張佳樂是他想多了,根本沒有這回事。

難不成是錯覺?

做完下午的訓練,張佳樂又特意留意了一下每個人的神情,偶爾有幾個與他對上視線的都是頓了頓,然後迅速的移開了目光。唯一持續與他對視的張新傑在他們對視了幾秒後,立刻走過來問是不是對剛才的訓練有什麼疑問。

他隨口扯了幾句打發掉張新傑的提問,在走到外頭去買晚餐的時候又仔細的再將這幾天發現的異樣仔細想了想。

果然有問題。

隔幾天是二月二十四,張佳樂的生日。

一大清早還在被窩裡的他就被間隔相同的敲門聲吵醒,他邊嘟嚷著這時間是誰來擾人清夢邊打開房門,在看到門外站著的人時整個人都清醒了。

「早。」帶著眼鏡的霸圖戰隊副隊長站在門外,身上已經換好了外出的運動服。

「……早。」張佳樂正試圖用剛睡醒的腦袋思考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會讓張新傑還要特地在出去運動前來找他。

「生日快樂。」

張佳樂呆滯的接過了張新傑遞過來的生日賀卡,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對方就已經向他點了點頭朝大門口走去。

直到昨天設定的鬧鐘開始響起,張佳樂才想通張新傑可能只是想要給他一個生日祝福。

對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訓練和比賽的日子交替太久,都過到差點忘了自己的生日要到了。

今日的壽星在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接下來還有很多的驚喜或驚嚇在等著他。

依舊是和往常差不了多少的訓練日,專注做完最後一個訓練項目的張佳樂停下動作,看看時間也差不多是午休時段了,準備關掉電腦的同時也在考慮著晚上要不要去吃點好的來替自己慶祝生日。

驚嚇是在他拿了餐點後邊聽其他人閒聊邊吃午飯時出現的。

似乎是先一步吃完飯的韓文清收拾完餐具後筆直的走到張佳樂面前,在對方滿臉莫名奇妙的神情中拿出了一個包裝得還算精美的禮物袋,放在餐桌上。

「這啥?粉絲塞給你吃不完的零食?」

「生日禮物。」

「啊?」

「……生日快樂。」說完這句話的霸圖隊長大概覺得已經將該解釋的事都解釋完了,拋下一句生日祝福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餐廳。

這是在鬧哪樣?飯吃到一半的張佳樂死死盯著韓文清丟下的禮物袋,覺得自己胃口差點被嚇沒了。雖然隊裡平時大家感情都還不錯,但也不至於特別記了誰的生日特別特別幫他慶祝吧。

下午的訓練時間裡受到驚嚇的張佳樂有點心不在焉,雖然拖慢了進度但最後還是確實的完成了所有的訓練項目,讓他覺得比較奇怪的是其他已經完成訓練的隊員們並沒有先離開訓練室,而是在關掉電腦後繼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什麼。

張佳樂面前的電腦主機電源閃示燈終於暗了下去,等得已經有些坐立不安的隊員們紛紛鬆了一口氣後然後全圍了上來。

這是啥要圍毆的節奏?他算了算圍住他的人,除了韓文清、張新傑和林敬言不在之外,其它的隊員們全都在這了。

「張佳樂前輩,生日快樂!」

被推為代表的宋奇英走上前,遞給張佳樂一張超大張的生日卡片。「這是大家一起寫給前輩的,祝前輩生日快樂。」

晚餐時間,終於從訓練室裡逃出來的張佳樂掏出手機打過去確認過林敬言還在寢室裡,立刻殺過去要林敬言解釋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

「喔,經理怕你會消沉,想說你生日快到了,就找大家過去說要幫你慶生。」林敬言轉過身去拿起放在桌上的禮物盒,「這個是我給你的,生日快樂啊。」


後記


樂樂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