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雙花段子,淚水


孫哲平自從認識張佳樂之後,曾有幾次不小心撞見過他哭得唏哩嘩啦的模樣。

「這次又是怎麼了?」他問。

張佳樂偏過頭不想在搭檔面前露出這麼狼狽的樣子,隨便用袖口擦了擦眼淚,小聲嘟嚷了幾句。

「什麼東西死了?」

「……仙人掌。」

「你養在桌子上那一小盆綠色的那個?」看張佳樂的眼淚一時半會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孫哲平從口袋裡掏出了條乾淨的手帕塞進他手裡。「不過是個小盆栽,再買一個不就成了?」

張佳樂毫不客氣的把眼淚鼻涕全抹在孫哲平的手帕上,人一下子精神了起來,碎碎念著就算只是一株植物養這麼久也是會有感情的,不小心澆水澆太多養死了當然會難過。

「那你還買不買新的?」

「買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張佳樂把已經髒了的手帕隨便摺了摺,放進自己口袋裡,打算之後洗乾淨了再還回去。「我看你桌上也空的很,要不要也買個小盆栽在桌上放著?」

「都行。」

那之後他們挑了個假日一起去花市各自挑了幾個喜歡的小盆栽回來放著,後來張佳樂還是不小心養死了幾盆,卻沒有再像最初那樣哭得像是個孩子。

孫哲平不大理解為什麼張佳樂能為了養死植物或是看個動畫就眼淚流個不停,但這不妨礙他空出時間來陪張佳樂再去買盆花花草草或在他不小心又撞見某人哭了的時候遞上條手帕或紙巾。

第五賽季過半,當孫哲平手傷爆發直到確定要退役的時候,張佳樂都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為什麼?」他問。

「沒有為什麼。」孫哲平回望著他,纏著繃帶的左手低低垂在身旁。「你該考慮的是別的事。」

「手真的好不了了?」

「對。」

第五賽季結束,早就將行囊收拾好的孫哲平走到百花俱樂部門口,不意外看到張佳樂帶著百花的其他人就站在門口準備送他。

「保重。」

在他離開前,他的搭檔只和他說了這兩個字。眼眶連紅都沒紅,臉上只有恰到好處的遺憾。

孫哲平點點頭,轉過頭和那些說話已經開始哽咽的後輩們告別。作為隊長的張佳樂只是靜靜站在一旁看著,直到送別結束。

「我走了。」

『老孫你這混帳!』

孫哲平在離開百花俱樂部大門口五分鐘後,收到了張佳樂的簡訊,卻只能無奈一笑。

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在他走後,百花戰隊的隊長將自己關在宿舍房間裡整整三天,誰也不讓進。


後記

對不起我只是想讓樂樂哭(?



评论

热度(8)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