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雙葉,清晨時分一起賴床

 

葉修和葉秋是一對雙胞胎。 

就像所有的雙胞胎一樣,他們也很喜歡和周遭的人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卻又不喜歡身邊的人總是喊錯他們的名字。

某一年的耶誕節,曾經發生了這樣的事。

為了公平起見,每年耶誕節葉家父母買給兒子們的禮物都是相同的。許多年下來,越發越聰明的兩個孩子不滿了。

「雖然我們長得一樣,可是又不代表我們喜歡的東西一樣。」小葉秋憤憤的向即將出門的父親抗議著,「今年我不要和哥哥拿一樣的禮物!」

唆使弟弟去向父母表達不滿的兄長卻淡然的坐在桌子上喝湯,眼角偶爾瞄了瞄弟弟氣鼓鼓的臉龐。

被兒子們纏得煩了,最後葉家父母答應了今年的禮物讓他們自個兒挑,看喜歡上什麼就買,別買太貴的就行了。

於是葉修和葉秋兩個人各拉著保姆的一隻手,興奮的往商場出發。

為了保持禮物的神祕性──雖然由送禮對象親自挑的禮物也沒有什麼神秘可言──葉家父母還是照著往年的習慣將兒子們的禮物分別包好,在他們睡前才交給他們。

乖巧的聽著父母要他們拆完禮物就早點睡覺的訓話,葉家兄弟一等房門關上就立刻衝到各自的上用最快的速度扯開外層包裝紙。

葉修手上的是最新型的掌上型電玩,葉秋手上的是一本如何在野外生存的書本還有本市地圖。

「我上次就想問了。」葉修眼睛揪著自家弟弟喜孜孜的捧著書本猛看的傻樣。「你買那個是要幹嘛?」

「以後要用的。」葉秋點點頭,肯定的回答。「以後肯定用得到,先買起來。」

翻了幾頁書本後的葉秋開始對葉修手上的電玩產生興趣,索性窩到葉修的被窩裡看他怎麼玩。

原本就在外頭瘋了一天的葉秋看著看著漸漸覺得睏了,他硬睜著眼想了解最親近的哥哥為什麼會覺得這樣的東西好玩,在他看來不過就是操作著幾個小小人走來走去罷了。

抵擋不過睏意的葉秋終究還是倒在葉修的被窩裡,葉修手中正玩著的遊戲因為突然倒在肩膀上的重量而宣布角色死亡,他邊慶幸著自己有記得存檔邊關掉電玩關掉電燈,才鑽回被窩面對面打量著與自己簡直像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雙生兄弟,值到睏意湧上他也睡著了為止。

隔天是耶誕節,比平時還晚睡了好些時候的葉家兄弟無視於保母在門外把門敲得震耳欲聾,掀起被子蓋在頭上試圖抵擋那腦人的敲門聲。

被敲門聲吵醒的葉秋迷迷糊糊的張開眼。「要起來了嗎……?」

「沒事,繼續睡。」葉修把弟弟抬起來的腦袋瓜又壓回枕頭上,明顯沒睡飽的葉秋很順從的又躺了回去。

打定主意賴床的兩兄弟沒多久就被破門而入的保母拎起來準備梳洗換衣服,平時疼愛他們的保母邊盯著手腕上的錶邊催促兄弟倆動作再快一點。

畢竟這耶誕節小孩子過得再怎麼高興,耶誕節當天學校是不放假的。


後記

人生第一篇全職同人獻給我最喜歡的弟弟君葉秋。

第一次寫超慌恐,因為葉家(除了葉修)的戲份都超少的,只設定了葉家應該很有錢所以應該有保母這樣。

明明差不到一歲卻很明顯有哥哥弟弟之分的雙胞胎兄弟真是太可愛了,每次看新年那段葉秋被葉修吃得死死的樣子就覺得好想蹭蹭他啊。

聖誕快樂!


评论

热度(12)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