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安清】骤雨



下雨了。

虽然审神者在心血来潮时能够依照心意改变本丸中的气候,但大部分的时候,本丸裡的天气还是照着它自我运行的规则走。

就像是此时这突如其来的大雨。

乌云将原本明亮的天色遮住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正和山伏国广一起整理晒过太阳的棉被们。

晒过阳光的棉被有种柔软又温暖的触感,他们所需要做的是将这些棉被们摺叠好,再一一送去它们的主人的房间裡。

等到他们意识到照射进室内的光线变得有些黯淡时,湛蓝的晴空已经被深浅不一的灰色云层所取代。

「好像要下雨了啊。」山伏国广探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他才刚说完这句话,自天而降的大雨就倾盆而下。

雨水打在泥土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大和守安定看着屋外的雨景,心裡想着的是今日出阵的队伍还没有回来。

前几日的战斗中,大和守安定因为受了重伤的缘故,被审神者勒令在手入房修復完毕后必须待在本丸中休养几日才能再次出阵。

于是今天被排入出阵队伍的,只有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加州清光。

棉被已经堆叠得差不多,大和守安定和山伏国广抱起摺好的棉被,准备送到其他人的房间去。

风吹了过来,自开始下雨后明显下降的气温化为凉意沾染在身上。

有点冷。

即使是抱着棉被仍旧能感觉到寒冷的大和守安定,思绪忍不住又飘到了出阵的队伍身上。

待在本丸中就已经觉得有点冷了,如果出阵归来的队伍碰上了像这样的大雨,会觉得更冷吧。

这种时候还真不知道身为付丧神的他们,拥有人身之后能感觉到冷热变化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你们送完被子之后就没事了吧?」路经他们身边的压切长谷部突然叫住了他们。

山伏国广爽朗地应了一声对,反问他是不是还有什麽事情需要帮忙。

「主上说出阵归来的队伍遇到了暴雨,要我们准备好东西去迎接。」

压切长谷部最后安排了一部分的人拿着毛巾等物品到玄关去迎接出阵归来的队伍,另一部分的人则被派去了大浴堂裡放热水或准备取暖用的炭盆。

大和守安定手上捧着一小叠毛巾,和其他刀剑们一起站在玄关处等着再过不久就会回来的出阵队伍。

「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被派去城门处等人的乱藤四郎撑着伞,一路小跑着从城门的方向往这裡靠近,身上还沾着走动时溅起来的一些污泥,语气欢快地向他们报信。

在乱藤四郎回来后没多久,出阵的队伍也回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被任命为队长的一期一振,后面跟着步履蹒跚的加州清光、石切丸、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广与蜂须贺虎彻。

雨下得太大,从屋子裡望过去他们像是穿越过重重水幕才终于踏进玄关。

「我们回来了。」领队的一期一振因为寒冷而显得特别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如往常那般朝等在玄关的众人打了声招呼。

下一秒,出阵的队伍被围拥起来,每个人身边至少都有一两个人拿着毛巾在帮他们擦乾头髮或身体。

大和守安定凑到加州清光面前,在他还在试图拨开黏在脸颊上的湿髮时,将手中的大毛巾往他头上一盖。

「唔哇。」被吓到的加州清光发出了类似小动物般的鸣叫声,红色的眼从毛巾的缝隙看出去,发现站在他前方的是大和守安定后,紧绷起来的身体立刻就放鬆了。「什麽嘛,是安定啊。」

大和守安定压在毛巾上的手更用力了些,使劲搓揉着加州清光的头髮,觉得可以了才把大毛巾拿开,改去擦加州清光身上还不断在向下滴落的水渍。

「好了,把外衣脱下来,去洗热水澡。」

微妙地察觉到大和守安定有些不高兴,加州清光一边听话地脱掉外套开始解外衣的釦子,一边困惑着大和守安定在生什麽气。

他们脱下来的外衣和由乾变湿的毛巾被统一收进了篮子裡,会有人负责清洗。

一大群人从玄关浩浩荡荡地往大澡堂移动,即使已经脱去鞋袜,沿途还是留下了不少水渍。

虽然没有像外衣那样稍微一拧就能拧出水来,加州清光身上穿的白衬衫仍是被雨水浸成了半透明状,紧紧贴着身体,能很明显地看见腰线。

大和守安定只在最开始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下,确认他身上的血迹大多都是别人的,身上并没有什麽大伤口,之后就直接抓着他的手往大澡堂的方向走。

更换衣物的隔间已经有不少人在,加州清光随便找了一格空的柜子,将身上的衬衫和裤子脱下来。

溼透的衣物从皮肤上被剥离时,有种奇异的黏腻感。

加州清光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随即制止了自己脑中的联想,脱完衣服,一转过身就看到大和守安定正站在不远处往这裡看。

「好了没?」大和守安定开口询问,等着加州清光将所有会用到的东西拿好,然后和他一起走到隔开澡池与更衣间的拉门前。

拉开拉门,飘散在空中的水蒸气从裡面散逸了一些出来,他们快步走了进去,关上拉门,先到了冲洗身体的地方。

加州清光随便找了一个空的小板凳,才刚坐下就觉得鼻子发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几乎是在喷嚏声结束的那一秒,一盆热水兜头浇了下来。

被吓了一跳的加州清光反射性地站起身做出防御动作却差点滑倒,还是被大和守安定扶住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的热水就是他泼的。

「你泼我干嘛?」虽然身体的确因此而温暖了许多,但因为事出突然,有不少水流进了眼睛和耳朵裡,加州清光只好一边困惑地开口问大和守安定,一边摸索着拿过刚才放在旁边的毛巾来擦脸。

「不快点让身体温暖起来的话,会感冒。」想了想,大和守安定补充了一句。「主上说的。」

加州清光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审神者在下令让压切长谷部找人去做迎接出阵队伍的准备后,还特地抽空来查看一下他们准备东西,随口说了一句不快点让身体温暖起来的话会感冒,之后又喃喃自语了一些不知道薑汤有没有用之类的话语。

那时有刀剑疑惑地问了感冒是什麽,审神者略微思考了下,回答感冒是生病的一种。

虽然知道加州清光没听懂,大和守安定也没有想要再跟他解释感冒是什麽,只是又催促他快点洗好泡进去澡池裡。

擦乾了湿漉漉的脸,加州清光喔了一声,坐回了小板凳上,拿起木盆裡自己的肥皂搓起泡沫。

大浴池的方向传来了聊天的声音,几把已经泡在大浴池裡的刀剑正靠着浴池边缘聊着最近出阵所遇到的敌人。

加州清光想起了前一阵子似乎是有些焦躁的审神者,据说是因为上面派下来了很有难度的任务,审神者才会轮番派本丸中武力足够的刀剑出阵,手入房基本上就没有空下来的时候。

但这样疯狂的出阵维持了好一段时间,他们仍旧没有任何队伍找寻到了那把名为日本号的枪。

之后终于意识到刀剑们太过疲惫的审神者更改了命令,让他们全部都待在本丸中好好休息,直到昨日才又组成了新的队伍前去寻找日本号。

从旁边探过来一隻手摸上了他的额头,加州清光回过神,顺着手伸来的方向与大和守安定对上视线。

「你在发什麽呆?」大和守安定打量着他。

「没事。」加州清光将满是泡沫的手放上头顶,专心洗起了头髮。

将身体清洗乾淨后,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移动到了大浴池裡,温热的池水在他们踏进池子裡并坐下的其间不断向外溢出,加州清光趴在浴池边缘,将浸了冷水的湿毛巾摺叠起来,放到额头上。

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洗了热水澡又泡了热水而变得泛红的皮肤,终于鬆了口气。

刀剑们对于生病这件事大多是没有概念的。

他们往往会先用漫长的时间产生意识,有了意识后,附身在刀中的他们无法动弹,只能随着主人的意思或征战、或收藏、会被供奉、或流离失所,

偶尔他们会零星地知道一些有关人类的事情,但也就这麽一些些而已。

对大和守安定而言,生病简直就是与死亡画上等号般可怕的事情。

越来越多的刀剑泡进了浴池裡,一隻黄色的塑胶小鸭顺着池水的波动飘了过来,加州清光歪着头,伸手把那隻小鸭子捞起来。

用力一捏,扁掉的黄色小鸭发出了噗叽的声音。

「这是什麽?」像是玩出了兴趣,加州清光不断地捏扁小鸭又放鬆力道,噗叽噗叽的,吸引了不少刀剑的目光。

「主上说那是在泡澡的时候,可以拿来玩耍的玩具。」听见声音而凑过来的鹤丸国永笑咪咪地解释,手中拿着另一隻塑胶小黄鸭。「这个还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喔。」

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看着鹤丸国永脸上过分灿烂的笑容,心裡不约而同地升起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喜欢恶作剧的太刀用力捏扁自己手中的塑胶小鸭,有什麽东西从小鸭嘴巴裡随着鹤丸国永晃动的动作喷到了他们的脸上。

「这是什麽?」被吓到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各自用手抹了抹脸,没在手上看到奇怪的污渍。

「只是水而已。」鹤丸国永摊了摊手,手中的小鸭已经恢復了圆滚滚的形状。「弄点别的东西还要打扫澡堂,太麻烦了。」

似乎是觉得他们的反应太平淡,鹤丸国永解释完后又抓着那隻小黄鸭跑到别地方去捉弄人,没过多久浴池的另一边就传来了不知道是谁的惊叫声。

泡完澡,刀剑们三三两两地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或者是去大起居室打发晚饭前时间。

雨势变小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传进耳裡,加州清光靠着大起居室的牆涂着指甲油,偶尔瞄一眼正坐在电脑前,看似很认真但实际上根本是一脸困惑的大和守安定,然后再用手背蹭了蹭有些发痒的鼻子。

那臺电脑是审神者申请过后从现世带过来的,据说想知道什麽都可以从上面查到。

审神者向他们示范过一次怎麽使用后就撒手不管了,之后只有一些对电脑有兴趣的刀剑还会来用用看,不过大多也只是玩玩审神者放在桌面上的小游戏,或是随意乱点看看东西。

安定那傢伙是想知道什麽呢?加州清光思索着,晃了晃已经涂好指甲油的左手。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原本准备好的炭盆只点燃了几个维持室内温暖的温度,食堂的拉门则被打开了一半保持通风。

今日参与出阵的队伍成员被安排在食堂中最靠近裡面的位置,几乎感觉不到从屋外吹来的阵阵凉风,晚饭是审神者特别指定的热汤麵,吃完一大碗身体就会热呼呼的十分暖和。

但即使是把能想到的事情全都做了,加州清光还是又打了好几个喷嚏。

「哈啾!哈啾!」

已经吃完汤麵的加州清光揉揉鼻子,一抬头就看到审神者正往他这边的方向看过来。

「清光是着凉了吧。」审神者放下手中碗和筷子。「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闷一闷说不定就好了。」

审神者如此像是在叮嘱孩子的话语让加州清光觉得有点难为情,但又为了自己能单独得到审神者的关注而有些高兴。

加州清光平时的睡姿很端正,但自从和大和守安定因为恋人关係而同住到一间房间后,有时会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滚过去跟他一起睡。

先躺进被窝裡的加州清光仰头望着盘腿坐在旁边的大和守安定,鼻子有些红通通的,打了个呵欠就说自己要睡了。

「嗯,你先睡吧。」

大和守安定挑熄了用来照明的烛火,一直等到加州清光睡熟了、确认他应该不会乱踢被子之后,才亲了他一下,鑽进自己的被窝裡闭上眼睛。

但是隔天早上起来,加州清光还是发烧了。



评论

热度(19)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