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安清】关于还未说完的那些事情

*CWT40无料

*现代架空


冲田先生领养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的时候,他们已经七、八岁了,正好是要去上小学的年龄。

「你们可以不用叫我父亲没关係。」蹲下身来的冲田先生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我会对你们很好的。」

出于尊重他们原来的父母亲的缘故,冲田先生并没有更改她们的姓氏或名字,导致在他们开始上学后,班上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的父亲是同一个人,顶多以为他们是家裡住得很近,所以才会一起来上学。

在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的小学时期,他们的一天通常是这麽开始的。

最早起来的是冲田先生,为了要替两个孩子准备早餐,他会在他们该出门的一个多小时之前爬起来,先处理完食材后再叫他们起床。

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起睡可以培养感情的冲田先生,当初在布置房间的时候,替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各买了张单人床放在同一间房间裡。

礼貌性地敲了敲房门,冲田先生走进去时候大和守安定已经张开了眼睛,正准备按掉摆在他和加州清光的床之间、那座小柜子上的闹钟。

「早安。」冲田先生微笑着向他道早。

大和守安定揉了揉眼睛,睡眼迷濛地回他一声早,摇摇晃晃地爬下床。

冲田先生走到加州清光床边,看着仍抱着棉被呼呼大睡的孩子。「清光,该起来了。」

躺在床上的大型毛毛虫蠕动了下,勉强睁开了眼,然后又立刻闭上。

冲田先生一脸无奈,弯下腰把赖在床上不起床的小孩抱起来,走进浴室。

已经在浴室裡的大和守安定十分乖巧地搬了小凳子到洗手臺旁边,自己刷牙洗脸,而被冲田先生抱着的加州清光则一直到冲田先生帮他把脸洗乾淨了,才迷迷煳煳地接过已经沾好牙膏的牙刷,站在冲田先生替他拿过来的小凳子上边打呵欠边刷牙。

换好制服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前一后地走进饭厅,餐桌上已经放上了香喷喷的小饭糰和牛奶,冲田先生还在厨房裡帮他们准备要带去学校的便当。

在餐桌左右两侧各自坐下的孩子齐齐转头望向厨房的方向,异口同声地开口。「冲田君。」

「马上就好了。」他们的养父回过头应了一声。

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就读的小学离家裡不远,大约走个十多分钟就到了,除了刚开始的几天冲田先生会陪着他们走去学校,之后就全都是他们自己走路去上学。

穿戴整齐的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接过冲田先生递过来的书包,稳稳地揹在肩膀上,穿好外出鞋,乖巧地站在玄关处让冲田先生帮他们戴上帽子。

「我们出门了。」

「路上小心。」

加州清光打开了大门,回过头,不意外又看见了大和守安定正死死地抓着冲田先生长裤上的布料,一动也不动。

「冲田君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小小的大和守安定仰着头,眼中满是期盼。

冲田先生笑了笑,拉开大和守安定的手,让他快点出门,要不然就要迟到了。

走出家门后,因为冲田先生拒绝陪他们去上学,一路上大和守安定都板着脸生闷气,加州清光忍不住开口刺他。

「你都几岁了,去上学还要爸爸陪。」还附带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大和守安定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谁,都几岁了早上还赖床起不来。」

「羞羞脸!」

「赖床鬼!」

两个小孩就这样站在路边怒视着对方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他们再不快点去学校就要迟到了,如果迟到的话老师说不定会通知家长。

不行!不能迟到!

短暂达成了休战共识的两个孩子又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快步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他们放学回来的时候,冲田先生还没回到家。

大和守安定从书包的小隔袋裡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跟在他后面进门的加州清光动作慢吞吞的,苦恼着今天老师给的作业该怎麽写才好。

「你好慢。」回过头来看到加州清光还在玄关换鞋子的大和守安定嫌弃他。

「就算快一点,冲田君又不会比较早回来。」加州清光回嘴。

他们就这样边吵嘴边回到房间裡放下书包,咚咚咚地跑到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转到新闻台,边看新闻,边竖起耳朵听着门口有没有传来什麽动静。

没过多久,玄关处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大和守安定率先冲下沙发,跑到门口去迎接他们的养父,加州清光也跟着跑了过去。

「冲田君,你回来了!」

冲田先生摸了摸他们的头。「我现在就去准备晚餐。」

吃完晚餐后,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在冲田先生的监督下乖乖上楼去写作业,写完作业后不久他们又下楼跟冲田先生一起看了一下电视,就到了该洗澡睡觉的时间了。

同样出于想让两个孩子好好培养感情的原因,冲田先生通常都会让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起洗澡,虽然每次洗到后来都会变成一场灾难。

「把肥皂拿给我!」

「不给!」

「快点拿过来!」

「就说不给了......哇啊!」

浴室裡头传来两声像是掉进水裡的巨响,冲田先生叹了口气,走到浴室外敲了敲浴室的门,轻声询问裡面的两个孩子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此时的浴室裡特别安静,只有些微的水声迴盪。

过了好一会儿,裡面才传来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支支吾吾的声音。

「没、没什麽......」

「只是不小心跌倒了......」

之后他们匆匆忙忙的洗好澡,换上睡衣,顶着湿漉漉的头髮跑到客厅裡让冲田先生轮流帮他们吹头髮。

吹完头髮,冲田先生会唸个故事或唸书给他们听,或者跟他们聊聊天,谈谈最近发生的事情,然后才催他们上床睡觉。


等到他们长大成人,关係也从竹马变成恋人,鼓起勇气向养父坦白后,他们的养父总喜欢说些他们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来取笑他们。

「所以是不是我那个时候让你们一起洗澡,你们才培养出感情的?」冲田先生略微好奇地问着坐在他对面的两人。

加州清光默默瞥开了目光,大和守安定则是坚决否认这件事跟他们会成为恋人一点关係也没有。

「是吗?」已经有了年纪,却因为有张娃娃脸所以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男人有些惋惜地感叹。「不过你们的确从小的时候开始感情就很好呢。」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互看了一眼,发现彼此脸上都带着不以为然。

他们小时候那种相处模式哪裡看得出感情好了?根本是每天都在抢夺养父的关注,把对方当敌人啊!

「对了,我最近整理仓库的时候,找到了你们小学那时候写的作文,你们要看看吗?」

「我们等一下还有通告,该走了。」大和守安定忽然脸色一变,拉着加州清光站起身来,迅速地向冲田先生告别。「冲田君,我们下次再来看你。」

被遗落在书房桌上的两张作文纸上,是孩童特有的稚嫩笔迹,作文的题目是我的梦想,其中一张作文纸上信誓旦旦地写着自己的梦想就是长大后要把爸爸娶回去,另一张作文纸上则写着自己以后要当全世界最可爱的人。

冲田先生将自己的两个孩子送出门后,走到了书房,满眼都是笑意地拿起了那两张作文纸。

「他们都长大了呢......」


评论(2)

热度(2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