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鹤姥】再行

※亲友点的小段子

本丸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据说是又有了新的任务,审神者在这几天内已经轮番把所有的刀剑们都叫过去好好看了一轮。

山姥切国广刚从审神者那里回来,看见自家恋人已经晃着脚丫子,坐在自己房间前方的长廊边缘喝茶吃点心。

「我回来了。」原本没什么表情的面容在看见对方时露出了一丝笑意,山姥切国广接过鹤丸国永递过来的碟子,也跟着坐在了长廊边缘。

武力值在众多刀剑中早早达到满级的他们,在满级之后除了偶尔会被审神者派去远征外,几乎已经没有再出战过。

那之后的日子,身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只需要做好审神者指派下来的工作与烦恼该怎么跟恋人相处就好,没想到才没过多久竟然又接到了预备出战的命令。

「我听一期说,这次的任务完成之后可以把他的另一个弟弟带回来。」鹤丸国永喝了口茶水,兴致勃勃地八卦着。「不过把小短刀埋在地下城里这种事到底是谁做的啊,也太丧心病狂了。」

山姥切国广默默地听着,直到吃完了碟子里的糕点,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鹤丸国永已经没有再开口了。

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回应所以生气了吗?他不禁忐忑地这么想着,却完全不敢转过头去看沉默不语的恋人。

「沾到了。」随着略带笑意的声音,鹤丸国永修长的手指扳过山姥切国广的脸,伸出舌头舔去沾黏在他嘴角处的糕点碎屑。

被轻舔而过的唇边还能感觉到湿润的凉意,山姥切国广有些呆愣地看着鹤丸国永脸上笑得灿烂的表情,回过神来后立刻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

「好久没有一起出阵了,真期待!」感觉到恋人受到了小小的惊吓,鹤丸国永心情很好地往后一倒,上半身横躺在长廊上。

审神者前几日将本丸里的季节换成了春季,粉色的花朵从枝头上飘落后散落的花瓣随风飘逸,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又有喜欢的人陪在身旁,鹤丸国永躺着躺着觉得困意上来了就合上了眼睛。

温热的茶水变得微凉,山姥切国广侧过脸看了看似乎已经睡着了的鹤丸国永,将杯子放到一旁,伸长了手拿掉几瓣掉落在鹤丸国永脸上的花瓣。

「我也很期待......能一起出阵。」他喃喃地回应着对方刚才说过的话语。

山姥切国广犹豫了一下,四处张望着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过来这里后,才以面对鹤丸国永的姿势侧躺在对方身边。

细软的花瓣仍伴着微风飘来,落在两人脸与脸的空隙间,碧绿色的眼睛眨了眨,盯着面前那人熟睡的脸庞,然后慢慢地闭上眼,一同陷入梦乡。




评论

热度(15)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