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乐黄】雨中花慢 04

*看到有人催来更一发,开始工作之后空閒时间就少了,尽量更

*依旧圈圈 @梔子だよ(´▽`) 



「我说你!」某隻变回原形正载着张佳乐往前奔驰的黄狐狸口吐人言。「你要坐就好好坐好行不?这样扭来扭去又揪我的毛是要干嘛?话先说在前头,不准打我的毛的主意!妖狐的毛是很珍贵的!」

听他这么一说的张佳乐原本张嘴就要跟他吵起来,要开口之前却突然想到妖狐的毛的确是挺珍贵的,稍微想了想,将原本要说的话改了一下。「总会有换毛的时候掉下来的毛吧?」

「......你竟然真的在觊觎我的毛!」黄少天更激动了,恨不得现在大力一甩就能把坐在他背上的那隻妖甩下来,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反正掉下来的你们也没有用,给我一点会怎样?青丘之国的狐狸都这么小气吗?」

山路颠簸,就算黄少天再怎么想跑得稳一点,仍旧免不了那些在跑动中的起伏。抗议了几次后,张佳乐终于不再揪着黄少天背上的毛稳住身体,改趴在他背上用手环住他的脖子。

前百花谷之主侧着脸看着迅速掠过身旁的林木,偶尔会因某狐狸的毛搔过鼻头打几个喷嚏,然后继续和对方吵嘴。

越过好几座山头,正当黄少天觉得有点累了想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张佳乐才终于拍拍他的头,告诉他不远处就是人类住的地方,让他别靠得太近了,若是被人看到他们会有大麻烦。

「人在哪?」黄色的大狐狸在张佳乐从他身上跳下来后左右张望了下,甚至还用了点妖力尽量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却还是只看到一片光秃秃的山林与雪景。「张佳乐你不是在诓我吧?这裡连栋屋子都没有,哪来的人?你别骗我没看过人类啊!我师父和我师兄都跟我说过的!」

「谁有那个閒工夫骗你,是你看的方向错了!」张佳乐伸手指了指远处正在袅袅上升的炊烟们。「看那个。」

天色已近黄昏,橙黄色的天幕下一道道白烟缓缓飘升,黄少天怔怔地看着这样的景色,忽然想起有时魏琛向他们叙述自己在外游历时的事情时,会露出一种像是怀念又像是怅然的複杂神情。

那时的他完全无法理解,只觉得凡人住的地方哪有妖族群聚的地方好看,以往偶尔误闯或被邀请来青丘之国的人类都赞叹这裡彷彿人间仙境,他就一直认为凡间的景色不如妖界。

可现在的他顺着炊烟的方向凝望着远处的城镇,心裡好像多少明白了些自家师父为什么在提起凡间的时候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看到黄少天的反应,张佳乐没有多意外。在他很久很久之前离开百花谷到凡间游历时,见到日暮炊烟飘扬的景象时也曾怔愣了许久。

后来他才听某个凡人说过,对人类来说,日暮时的炊烟就表示该归家了,炊烟是家的方向,看见炊烟升起就会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你不会现在就想回青丘之国了吧?」某隻狐狸发呆的时间太久,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张佳乐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在黄少天的背上用力拍了一下。

「谁、谁说要回去了?」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反射性地回嘴,往旁边走了几步后化为人形。「我只是因为没有看过所以才想看久一点,那个烟啊、那个云啊什么的,看仔细一点我以后回去才可以跟那群小的炫耀!」

说到青丘之国裡那群年纪比他还小的小狐狸们,黄少天的精神就来了。「我跟你说,我们那裡年纪最小的......」

有了明确的目的地,他们就不需要再靠着自己的脚赶路,张佳乐一听黄少天颇有要大发议论的倾向,连忙掐了个手诀,妖力运转,把他们的位置移到靠近那座城镇的偏僻处。

突如其来的转移法术结束后,黄少天按了按有些发晕的头,原本想要说的话全吞回了肚子裡。

「在这裡待一下,等等再出去。」

张佳乐往四周看了看,伸手往身前抹出了个半个人高的水镜,混沌的镜面过没多久就照映出了人类城镇裡的某条街道。

融入凡间的重要守则之一,服装不能露出破绽。

张佳乐和黄少天凑在水镜前看了好半晌,在他们移动的这转瞬间,暮日已落,街道上昏昏暗暗的,少数几间店家在门外点起了灯龙,但更多的却是匆匆加快脚步准备回家的行人。

研究完了他们身上的服饰,两隻妖怪将自己身上或大红或明黄的衣服幻化成类似的模样,然后才大摇大摆地从藏身的地方走出去。

「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抓人方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黄少天很愉快地开口。「喂,张佳乐你说抓哪个好啊?我第一次出来没经验啊,要不你负责出主意我负责抓人?」

张佳乐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法力的凡人不能随便抓,要不然我们换衣服干嘛?随便找户人家进去抓人不是比较快?」

他们的目标是修行者,虽然抓个普通凡人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要是这裡有妖怪的传言流出,真惊动了哪方喜好斩妖除魔的大能过来就麻烦了。

他们是来探听消息的,又不是来拚命的。

外出经验为零的青丘之国少主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暂时闭嘴了。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张佳乐与黄少天边低声交谈着,边从街头往街尾走去,远远地就看见有一名穿着道袍的少年正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立着烛火的灯笼随着夜风轻轻晃动,和天上洒落的月光一起照映着前路。

稀薄的光源当然不会影响两隻妖怪目光所及的范围,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装作是因为天色太晚急着归家的行人,脚步越发匆忙地往街尾前进。

大约又走了几十步,身穿黑衣道袍的少年与他们擦肩而过,又相距了好一段距离后,自认为没有露出破绽的两名妖怪这才鬆了口气。

「先找个地方待着吧。」张佳乐带着黄少天随便选了一条小巷拐进去,准备找间没人住的空屋当作他们临时的落脚处。

而不远处,方才与他们擦身而过的道袍少年迟疑地停下了脚步,半转过身凝视着只剩下他一人的来路。

「......妖?」


评论

热度(14)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