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乐,礼物

※我一定是太久没写手感都死掉了,乐乐对不起(土下座

※迟来超久的乐乐生日快乐


邻近年假,霸图俱乐部的成员们虽都还是像往日一样努力工作,但在心态方面也免不了变得比较轻鬆起来。

除了一个人之外。

韩文清看着桌面上的月曆,二月的某个日期被用红笔画上了一个大红圈,红圈外还加了很多骚包的小图案,小花啊小星星啊,弄得不管是谁瞧见这个月曆,第一眼一定都是落在那个日期上。

这麽高调的注记当然不是韩文清自己画上的,而是某人晃到他房间来时自己画的,美其名提醒他不要忘了重要的日子。

想到了画上这注记的人,韩文清正在思考着问题的严肃面容变得稍稍温柔了点,但又随即恢復成苦恼的表情。

到底该送什麽好?

以往只在长辈们生日时直接包红包当礼物的霸图队长觉得自己遇上了难题。

而另一方面,生日将近的张佳乐倒是一派轻鬆。

再过几天俱乐部就会开始放年假,让辛苦了一整年的成员们能够返乡过年,有时在走廊上经过张佳乐身边时,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能听见他心情颇好地在哼歌。

对于这样的情况,略知详情的张新杰保持沉默,林敬言觉得只要他们开心就好,而辈分比较小的白言非、秦牧云与宋奇英则是有些似懂非懂,却又十分有一致性地认为前辈们的事情就让前辈们自己解决,他们不要插手就是帮忙了。

于是收假回来后,紧接着就是张佳乐的生日。

一整天的训练结束,队员们三三两两地往餐厅的方向走去准备吃晚餐,张佳乐特意走慢了几步落在最后面,等着跟锁上训练室的韩文清一起走。

「吃完饭之后跟我出去一下。」

听见韩文清这样说,张佳乐大概可以猜到对方是想帮他庆祝生日。不过一起出去?他还以为韩文清会像之前情人节的时候一样把礼物塞过来就算过节了。

吃完晚饭,跟着韩文清走的张佳乐随口问了一句。「要去哪裡?」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看电影。」

张佳乐反射性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在他的印象中像是特地约人去看电影这麽富有娱乐性的举动完全不像是韩文清会做的事。直到韩文清把他带到俱乐部附设的停车场,张佳乐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问韩文清他是不是脑子突然短路了。

不过再怎麽说老韩也是好意......

「上车。」韩文清走到某辆车旁边,催促。

「你从哪弄来的车?」

「借来的。」

张佳乐瞥了眼车头上的标誌,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辆车韩文清到底是跟经理借的还是跟老闆借的。

总之,韩文清规划的看电影行程就在张佳乐的极度困惑中顺利成行。

选的是战争片,等到照明的灯光一暗下来,张佳乐终于憋不住撇过头去仔细观察起韩文清是不是被外星人掉包了。

唯一的光源是大萤幕上透出的光,时明时暗,但就算是最明亮的时候他也只能勉强看清韩文清的脸,而对方正维持着严肃的表情盯着电影看。

看了老半天没看出什麽,张佳乐只好将视线转回萤幕上,认真看起电影来。

「接下来就回去了?」看着散场后鱼贯走出影厅的人群,张佳乐把爆米花桶裡剩下的爆米花塞进嘴裡,有些含煳不清地发问。

「不是。」韩文清的语气顿了顿,「还要再去一个地方。」

还要再去哪?纳闷归纳闷,张佳乐想着反正到地方就知道了,将吃喝完的垃圾扔掉,跟着韩文清坐上车。

途中韩文清下车去买了点东西,坐在车裡等他的张佳乐閒着无聊在车裡四处瞄了一下,发现驾驶座上有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的竟然是满满的约会行程跟建议。

这该不会是老韩掉的吧?等等,连繫一下他今天奇怪的举动倒是挺像这麽回事的......

趁韩文清还没回来,张佳乐迅速把纸条上写的字都看了一遍,然后将纸条塞进自己的口袋裡。

之后韩文清将张佳乐载到了一处几乎不见什麽灯光的海边,今日的寿星想起了纸条上被圈起来的「看夜景」三个字,凝重地思考着自家队长对于夜景的认知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劲。

虽然光害少了,繁星点点的星空很漂亮就是了。

「生日快乐。」

张佳乐偏过头,看见韩文清递过来的手裡有着一个小巧的礼物盒。

该不会又是戒指吧?情人节才刚被吓过一回的某人有些纠结地把礼物接了过来,然后在对方的示意下将盒子打开。

躺在盒子裡的是一把钥匙,看形状应该是用来打开房子或房间大门之类的那种。

想起了之前韩文清跟他说过的那些有关退役后的规划,张佳乐愣了愣。

「生日快乐。」

身旁的男人又说了一次生日祝福,抬起头的那瞬间,他似乎看见了自家恋人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


评论(2)

热度(31)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