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乐黄】雨中花慢 03

*卡文卡得太销魂,离上次更新多久了(苦思)

*暗搓搓在底下加了篇名的tag,大概是写很慢这篇又比之前写过的都长的应对措施,是说真的有人在等吗

*继续圈圈 @梔子だよ(´▽`) 



对两隻妖力都不低的妖怪来说,跨越湖面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张佳乐带着黄少天走到湖中央的小岛上,低下头来似乎很认真的在寻找着什么。

「你在干么?」黄少天也跟着把脑袋凑过去,看见张佳乐是在拨弄树下的一大片苜蓿草。

「找我徒弟。」张佳乐随口答道,又拨弄了几下之后才停下动作。

「......等等、你刚才说你在找什么?你徒弟?你徒弟是一颗草?还没化形的草?」

「当然不是!我的徒弟怎么可能还没化形!」张佳乐激动的反驳,话才刚说完就看见不远处有个少年一脸複杂的朝着他们走来。

「谷主,下次不要用这种方法找我了,我的眷属们都很困扰。」邹远脸上透露出为难。

张佳乐的徒弟邹远是株苜蓿草,在妖界像他这样的小草很难化形,顶多成为有意识的灵草,所以百花谷裡的住民们都觉得邹远非常幸运,不只能顺利化形,甚至还成了百花谷谷主唯一的一个徒弟。

就像是修道者可以用传音符找到彼此,妖怪也有着自己的联络方法,记下对方的转属符文就能用妖力隔空向对方传递讯息。可是张佳乐每次要找邹远的时候都喜欢来拨弄苜蓿草,惹得邹远的眷属们被张佳乐强大的妖力所惊,慌乱地透过土壤找寻可能在百花谷任何一个角落裡的邹远。

「来得正好。」张佳乐交互拍着手掌将手上沾到的尘土拍掉,「以后百花谷就交给你了!」

什么?邹远愣住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们的谷主偶尔会有一些神秘的突发奇想,可是像目前这么严重的决定却还从来都没有过。

「谷主.....」还没等邹远苦苦思索到让张佳乐打消这个念头的方法,抛下职责的前任谷主就已经抓着外来的客人风风火火地往出谷的方向冲出去了。

「喂喂,这样没问题吗?」任由人拖着走的黄少天回头看了看满脸震惊的邹远,突然觉得这孩子有点可怜,怎么摊上个这么随兴的师父。「你的小徒弟看起来道行还没有很深啊。」

「要不然你自己一隻妖去找能让那些花花草草恢復的方法?」

黄少天乾笑了几声,开始乱扯一些其他的事情。

「对了你跟叶修是怎么认识的?我认识他怎么久都没听过你这号人物啊。他还说他被禁止出入百花谷了才没办法亲自过来问你问题,是你禁止他出入百花谷的?他做了啥?」

他的问题正好戳中张佳乐最不愿回想的几个过往之一,百花谷前谷主立刻露出愤怒的表情。「因为那混帐把百花谷的镇谷之宝拿走了!」

张佳乐和叶修的相识是在张佳乐第一次从百花谷到谷外乱晃的时候,作为天上最喜欢跑来凡间晃荡的神仙,发现张佳乐资质不错的叶修坐在路边悠悠哉哉的喊住他,问他要不要切磋一下。

那时的张佳乐还没遇见孙哲平,想着打打看知道自己的程度在哪也好,却在几息之间就被叶修打趴在地上。

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从那之后他和叶修渐渐熟络了起来,后来张佳乐遇见了孙哲平,两个人合作打叶修一个,竟然还是打不嬴他。

再后来,叶修不知道爲什么闯进了百花谷裡砍掉了位于中心处的那株凤凰木,将大半的木材带走。

百花谷中心处的那株凤凰木其实是保护着百花谷的阵法的阵眼,张佳乐不相信以叶修那么高深的修为与见略会不知道这件事,可他还是砍走了凤凰木,于是几乎耗尽妖力重新将阵眼培养出来的前谷主才会气到直接对百花谷所有生灵下令不准叶修再进入百花谷。

黄少天听了张佳乐简略的叙述完事情经过,露出了同情的表情。「那跟你们比起来我们青丘之国的损失还算小的,只不过是道行有过千年的狐狸都被他拔过毛而已。」

拔毛?彷彿能感觉到被拔毛的那种痛楚,张佳乐愣了愣后追问。「被拔了多少?」

「还满多的,前前后后加起来说不定已经能装满一箩筐了。」

下意识的回答之后,黄少天才察觉到有什么事情不大对劲,他原本以为叶修拔狐狸毛只是因为觉得有趣或是想捉弄他们,可若是在其他地方叶修也拿走了什么东西......

叶修是想做什么?

张佳乐与黄少天的旅途暂时还没有方向,虽然说微草的王杰希那裡可能会有恢復灵植的办法,但张佳乐上回出外游历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谁知道王杰希现在人在哪裡。

「难不成我们要这样随便乱走碰运气?」黄少天随手摘了一根路旁的枯枝胡乱挥舞。

「怎么可能。」张佳乐把有些散乱的头髮重新束起,瞥了他一眼。「总之先找个有人的地方随便抓一个有修仙或修魔的人类来问吧,微草是修仙大派,只要是修道者就一定会知道他们的据点在哪裡,到时候我们再找过去。」

「离这裡最近的人类城镇大概还有多远?」对初次出门的黄少天来说只要看到他没见过的东西他都很感兴趣,比起四季如春的青丘之国或四季流转异常的百花谷,一踏进人间就迎面扑来的冬日气息让他觉得很有趣,虽然他一出来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出了百花谷不远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峰,普通人类上下山大概要花几十天,但妖有妖的赶路方式,能花更短的时间横越山间。

因是冬日,大约在半山腰的地方就开始有白雪堆积,黄少天才正想着那雪嚐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味道,就看到张佳乐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双手搭上他的肩。

「干麻干麻?你露出这种表情是怎么回事?你要做什么?」迅速拉回思绪的青丘之国少主立刻警觉起来,想往后退个几步却被搭在肩上的那双手牢牢固定住。

「我们接下来要赶路。」张佳乐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快变回原形吧!记得要变大一点,要不然我坐不上去。」



评论

热度(16)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