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双叶】写作文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亲情兄弟向。我相信就算是大神,在小时候还是会有非常幼稚的一面。



叶修和叶秋是同卵双胞胎,上小学的时候他们上得是同一间学校,为了不让老师们每天都有辨识谁是谁的困扰,学校将他们分在了不同的班级裡。

这天,叶秋的语文老师给他们布置了一篇作文当回家功课,于是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十的小班长叶秋难得苦着一张脸站在校门口等着自家哥哥一起回家。

「你被欺负了?」晚他一点才到校门口的叶修上下打量着自家弟弟,发现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没有什麽异样,有些纳闷的开口询问。

叶秋摇摇头,闷不吭声的跟叶修一起走回家。

那天晚上吃完晚饭后,叶秋拿出了老师发下来的作文纸,皱着眉在最前头写下了老师给的题目。

我的家人。

爸妈还算好写,他们家是典型的慈母严父,挑些发生过的事情,好好描述一下自己对他们的感激就行了。

可是他还有一个哥哥。

一个从小就喜欢捉弄他,但是又非常照顾他的哥哥。

叶秋没办法说明白自己对这个双胞胎哥哥抱持的感情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就像每个有兄弟姊妹的孩子一样,觉得哥哥好烦,但若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又会感到寂寞。

虽然很想跳过哥哥的部分不写,可是叶修和他读的是同一所学校,老师同学们也都知道他有个双胞胎哥哥,如果不写的话老师一定会觉得很奇怪。

挣扎了很久,他的作文进度还是一直停在写完爸妈的那个段落。

叶修很少看到自家弟弟在被他欺负以外的时候露出苦恼的模样,课业对他们兄弟俩来说不是什麽大问题,叶家的孩子头脑都还不错,平时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他们班老师到底是发下了多难的课题?

起了好奇心,叶修立刻凑过去看叶秋摊在桌上的那张纸是在写些什麽,发现那竟然是以我的家人为题的作文纸后忍不住偷笑。

「看什麽看!」发现叶修在偷看的叶秋恼羞成怒地推开他的脸。

「看你为什麽要对着一张纸发呆。」叶修指着桌上的作文纸。「想不出要怎麽称赞我的话没关係,你可以只写我很照顾你就好了。」

「你什麽时候照顾过我了?」

「上回你被巷子口那条大黄狗追......」

叶秋没把叶修的话听完,迅速收起桌上的作文纸塞进书包裡,爬到自己的床上鑽进被窝裡,拉着棉被高举过头,自己生着闷气。

可是老师布置下来的功课总不能就这样只写一半,到了半夜,心裡挂了件事的叶秋睡不着,索性偷偷爬起来开了檯灯把作文写完了。

他想起了曾经听过双胞胎是彼此的半身这样的说法,犹豫着写下了第一句。

专注在功课上的叶秋没发现,被光亮吵醒的叶修正躺在他自己的床上侧过头看着他,一直到他写完功课、关了灯,重新爬回床上他才跟着闭上眼睛。

那时候的叶秋以为他们兄弟会这样一直过下去,唸书、升学,然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直到他们十五岁那一年。


评论(4)

热度(21)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