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乐】再续‧第一次感到心动的时候

*暂时告一段落,终于炖好端上来了!

*湾家12月的CWT38打算来弄个韩乐原着向R18的无料或小料,会收这篇加一些还想写的OOXX场面,有谁有兴趣吗?



他们谁也没对谁说过喜欢,就这样搞在了一起。

张佳乐被韩文清按在饭店裡的房门上亲,比赛刚结束后没多久,双手控制着帐号卡在场上战斗的兴奋感还没完全退去,两腿间的东西互蹭个几下立刻就有了反应。

喘着气,他们有些急躁地拉扯着彼此的衣物,张佳乐攀住韩文清的肩,任由他把自己的裤子全都拉下,稍嫌粗暴地圈弄着已经挺立起来的地方。

他们都还穿着队服呢。他看了看韩文清胸前的霸图队徽,忍不住笑了下,手往下面伸过去,张佳乐没把韩文清的裤子脱了,手伸进去在内裤和身体有限的空间内套弄,脸也凑过去在对方的唇上不重不轻地吻着。

摸了好一阵子,原本只是半硬的东西都被摸硬了,他们才转战到床上去。

衣物散落了一地,赤裸裸的两人在床上纠缠着,亲吻没多久就变成了啃咬,被韩文清压在床上的张佳乐仰着头,在韩文清吻着他的脖子时有种自己变成猎物的错觉。

他歪过头,懒洋洋的看着韩文清去拿放在行李袋裡面的润滑液,重新回到床上的霸图队长露出一副想将他吞吃入腹的模样。

吻再度落了下来,伴随着对方往股间探去的手,手指进到身体裡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努力放鬆身体让自己尽快适应被外物入侵的感觉。

随着手指数的增加,润滑液在他的身体与对方的手指间摩擦,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张佳乐举起脚顶了顶韩文清,让他要上就快上,别磨磨蹭蹭的,那声音他听了都快脸红了。

韩文清拿了预先准备好的套子套上,挺进了他刚才扩张过的地方,缓缓的抽动着等张佳乐僵硬着的身体习惯。

最开始的时候,张佳乐很不喜欢用这样面对面的姿势做,那会让他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身体被扳开、被戳刺,脸还非得面对着这个正在佔有他的男人不可。

现在他倒是觉得这样的姿势也不错,可以让他很清楚的看见韩文清脸上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表情。

韩文清抓住张佳乐腰侧的手移到跨分在他身体两旁的腿上,鲜少见到阳光的大腿内侧白皙的很,用力一捏似乎就会出现被蹂躏过的青紫痕迹。

他将张佳乐的双腿高举,原先缓慢的进出变为快速有力的挺动,啪啪啪肉体相碰的声音不绝于耳。

被他吓到的张佳乐原本想开口抗议,只是一张口先从嘴裡冒出的却是一连串的呻吟。

「老韩你太不厚道了!」张佳乐粗喘着气,忍耐着下半身传来的汹涌快感。「要加快速度好歹先说一声啊!」

韩文清没回话,只是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几滴汗从脸庞经过颈项再滑落至胸口,张佳乐闭起嘴,只偶尔在韩文清顶得狠了的时候从鼻腔裡哼个两声表示他有爽到。

又抽插了好一阵子,张佳乐伸出手想去抚弄在被进入时有些疲软的慾望,却被韩文清一手按住。

「换个姿势。」

韩文清自从发现自己对张佳乐的想法不单纯后,趁着训练的空閒时间做了一些研究,而那些研究全都无一不缺的全落实到他们俩的实战中。

张佳乐从仰躺的姿势爬起,韩文清跪坐着,让张佳乐主动坐到自己身上来,把刚才抽出来的东西又重新塞进去。

肌肤因为情慾而起了似乎是滚烫的温度,张佳乐把手放在韩文清的肩膀上扶着,脚掌顶住床面慢慢的上下律动起来。

这样的速度对韩文清来说无疑是种折磨,没过多久他就让张佳乐微微抬起腰身,将跪坐的姿势改成盘坐,用力的往上冲撞。

扶住韩文清的手变成环抱,在张佳乐喊着让韩文清慢一点的时候那人没听,于是他一口咬上了韩文清的肩膀,没敢咬太狠,只留下了个浅浅的牙印,大约两天就会消掉。

前方没被抚慰到的慾望顶着韩文清的腹部,随着上上下下的动作磨蹭着,太过舒服的感觉不断累积至极限,最后全化为喷洒在韩文清身上的白色浊液。

张佳乐愣了愣,看着那点点白色在韩文清的皮肤上缓缓滑落,异常情色。

他将口中过度分泌的口水嚥进喉咙裡,移动着视线直到与韩文清对上眼,还没释放过的男人眼中带着满满的侵略性,像是想剥开他的皮肉,细细用眼描绘他的每一寸内裡,用眼神将他整个人都吞掉。

最后的冲刺过后,韩文清终于停下动作,紧紧的搂住张佳乐好几秒,才放开他,把慾望从他体内抽出。

完事后的舒爽与慵懒感瀰漫,张佳乐从床上爬下来说他要先去好好冲个澡,累死了。

轮流进去浴室清洗过身体,等韩文清结束冲澡边走出浴室边用饭店放在浴室裡的大浴巾擦拭身体时,看见张佳乐已经埋在被子裡睡得正香。

俱乐部替他们订的房间都是有两张单人床的双人房,韩文清走到床边,盯着张佳乐的睡脸看了好一会儿,掀起被子硬挤进去。

睡眠空间被严重压缩的张佳乐不安的动了动,勉强睁开昏昏欲睡的眼,嘟嚷了几句让韩文清去睡他自己的床上。

韩文清没听他的,伸过手搂住又再度闭起眼的张佳乐,亲了亲他的髮顶。

晚安。




隔天,霸图全队在饭店楼下集合之后就按照平时的日程去逛一逛买买特产。

年纪最小的宋奇英走在队伍最后面,听着白言飞和秦牧云的聊天内容,视线却落在走路似乎有点一拐一拐的张佳乐身上。

他观察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走快了几步上前去和张佳乐搭话。

「张佳乐前辈。」宋奇英很认真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张佳乐原本要对后辈露出的亲切笑容僵了僵,乾咳一声。「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前辈有时候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大自然,是腰扭到了吗?」

「不是。」张佳乐立刻反驳,他的腰好着呢,怎么可能会动不动就扭到,可他又不能跟小宋说实话。

纠结了好半晌,他才一脸为难的低声告诉宋奇英他是昨晚睡太熟掉下床去了,让他别告诉其他人,太丢脸。

宋奇英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表示他绝对不会说出去,放慢脚步又回到了队伍的最后方。

张佳乐不着痕迹的瞥了韩文清一眼,震惊的发现霸图一向以面容严肃凶狠为代表特色的队长,竟然偷偷勾起了嘴角──

在偷笑!


评论(9)

热度(45)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