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纯阳雪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听完歌之后深深觉得这就是个BE的题材,我说这其实不小心变成了个脑洞你们信吗



 叶修在主帅帐中听着前线传来的报告,半撑着脸,脸上看不出喜怒。

「情势的确挺严峻。」他说。「对我们不利。」

底下的将军副将们没人敢说话,全都低垂着头等待叶修发下命令。

「监军去哪了?」叶修突然问了个和现在战况毫不相干的问题。

「监军大人去了伙房。」回答他的是他手下最近风头正盛的小将邱非。

伙房?那傢伙去伙房干嘛?

叶修把自己的困惑先放到一边,对着底下的将领们开口。「我有个想法,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是最适合的。」

被封为战神的男人微微勾起嘴角,带点自傲,又带了点苦涩。

「以命换命。」



叶修找到张佳乐的时候他还在伙房裡,堂堂的监军就这样站在旁边盯着小兵们搬粮草,像是隻小猫盯着在窜动着的老鼠一样,似乎对方一有动静就会迅速地扑过去。

「你站在这,只会让他们更紧张。」穿着战袍的张佳乐突然转过头来朝叶修抱怨了一句。

「紧张才好,这种时候粮草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们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这场仗他们已经与敌军打了好几年,输赢各半,战情胶着太久,兵士们的疲劳不断累积,后方的朝廷裡主和反战的声音从来就没停过,就连敌军都看准了他们上下并不是一条心,安排了好几次奸细作乱,火烧大营。

就算叶修再厉害,也不可能带领着不听他号令的士兵打出胜仗。

幸好守在北疆的韩文清不管之后可能会有的惩戒,私下派来援兵,否则这场仗兴许在一年前就会以他们败北的结果作结。

「有我盯着能出什么差错?比较有可能出问题的是之后来的押粮官吧?」

「这次负责押粮是林敬言,应该不会有问题。」

张佳乐喔了一声,想着老林这押粮官的位置大概也和他当初当监军的时候一样,让整个朝堂吵成一锅粥之后才得来的──真不知道那些老傢伙大敌当前了都还在想什么。

谈和?把公主送去敌国和亲?别人都打到家门口前来了,又不是没反抗的能力,谈个屁和亲!

虽然已经有过心理准备,但当粮车被劫的消息传来时,帅帐裡叶修和张佳乐还是同时沉下了脸色。

粮草被劫,若被底下的兵士们得知了,定会军心不稳,叶修先是让方锐去压下粮草被劫的消息,随即转过头望向张佳乐。

「不知道监军大人这回往京中的战报打算写些什么呢?」

张佳乐撇撇嘴,对他这突然一本正经的语气嗤之以鼻。「我就算照实写了,帝座大概也只会信一半。」

朝廷上各方势力的联盟分分合合是很正常的事,唯一始终处于敌对位置的只有左相与右相一派。

叶修投靠了左相,韩文清投靠了右相,韩家军一系的张佳乐自然看起来和叶修也是敌对的一方,所以当今圣上才会将监军一职交入他手中,希望他能因着敌对的立场死死盯住叶修。

那是帝王的制衡之术,叶修手中握着的可是这国家四分之一的兵权。

可那不过都是表面上的事,私底下他们几个的交情可好着呢,只是为了营造出敌对的假象总是得装出一副互看不顺眼模样。

但自从这场仗打起来后,他送回京中的战报裡除了军情外,写得都是些不大不小的事,就算是挑错处也顶多写了叶修管理底下人的方式太过严苛,帝座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会觉得满意。

京城裡甚至传来了帝座想要换个监军过来的传言。

「那你不如写点帝座喜欢看的。」叶修看见他的表情脸上反倒放鬆了下来,调侃。

「写了好让他把你从将军的位置上拉下来?你脑袋被马踢了?」

「粮草没到,接下来我们也只能背水一战,你写了什么送回去又有什么差别?」

张佳乐瞪着眼,握成双拳的手紧了紧,终究还是没把憋着的话一股脑儿的全扔给叶修。

大敌当前,他还没真的傻成那样。



大军出征前的晚上,叶修拎了一壶小酒鑽进张佳乐的营帐中。

「你不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帅帐裡休息,跑来我这干啥?」拧着眉正思索着该在战报上写些什么的张佳乐看了他一眼。

叶修将酒壶与两盏酒杯放到张佳乐面前的桌上,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来找你喝酒。」

啪搭。他们两人愣愣地看着张佳乐手中的笔一个没拿稳,一道浓厚的墨迹就这样画在了战报上。

「幸好你什么都还没写。」叶修在酒盏裡斟上酒。

「这个不重要!」张佳乐拍了下桌子,震得砚台裡的墨和酒盏裡的酒都溅出了几滴在桌上。「你说你要喝酒?明天就要出征了你要跟我喝酒?」

叶修的酒量在京城的权贵圈子裡是有名的差,基本上是一杯倒,淡一点的酒也许还能撑个三杯,再多却是不行了,多喝一点他立刻倒头就睡。

「喝一些的话没关係。」叶修把斟好的酒盏往张佳乐的方向推。「不都说酒可以壮胆?明天我们几乎可以说是要送死去了。」

张佳乐搁下笔,举起桌上的酒盏闻了闻。「是烈酒。」

「嗯,所以这壶都是你的,我只喝两口嚐嚐味道。」叶修漫不经心的晃了晃他手中原本就没什么酒的酒盏。

忍住想在出征前痛揍主帅的冲动,张佳乐一连灌下三杯酒才好不容易能心平气和的和叶修谈话。

「我问你,明天的......」

一句话才说了六个字,他发现自己的视线突然模糊了起来,想说话却用不出力气。

「叶、修!」他嘴裡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但因为声音小的关係本该气势十足的话语变得像是在呢喃。「你在酒裡加了......什么?」

「一点安神的东西。」原本就没打算沾酒的主帅站起身,走到张佳乐那侧的桌旁。「这也算是战术的一种,我想想该叫什么......监军留后?」

张佳乐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叶修朝他伸过来,修长的很好看的双手。



隔日大军出征,即便战鼓响彻云霄,张佳乐也没醒。

直到数个时辰后,他宁愿自己从未醒来。



停在这裡的话就是BE结局。

设定还没想仔细,等我想好了再补个HE给他们。


评论(8)

热度(12)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