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视线

*给温顾顾的生贺! @沒媽孩子像塊寶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习惯性的去注视着,通过观察来揣测对方的一举一动。

最后却再也无法将目光移开那名彷彿连不甘都带着光芒的人。

有种东西叫习惯成自然,就如同每年他的双胞胎弟弟都会锲而不捨的喊他回家,他也有着一些无法轻易改变的习惯。

像是打荣耀,像是抽烟,像是关注联盟的比赛,像是──他喜欢张佳乐。

会发现这件事其实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退役后成为国家队领队的叶修带着一群大神们坐上飞机,那时他临座的苏沐橙 突然笑咪咪地问他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喜欢?

对啊,喜欢,恋爱的那种喜欢。

搭飞机的时候也没什么要紧事,叶修难得认真的思考了下这个和荣耀没什么关係的问题。

「想到了没有?」苏沐橙推推他。

「在想了在想了。」叶修仰着头,把脑袋裡浮现出来的条件一个一个念出来。「不行比我高,人最好长得精神些,但不能太吵。遇到挫折能自己站起来,成天哭哭啼啼的话我可没那时间去安慰他,最好......」脑袋后还能有个小马尾,晃啊晃的。

苏沐橙听叶修突然住了口,纳闷的开口问着。「最好什么?话别只说一半啊。」

叶修瞄了眼坐在他们前排最右边,歪着头睡得正香的张佳乐,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他喜欢张佳乐?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为了适应时差,国家队的选手们早在比赛前的一个礼拜就到达了苏黎世。

他们大约会花半天在训练和讨论战术上,剩下的时间就让大家自己分配,毕竟难得到国外来,总会有很多地方想逛逛。

饭店是两人一间,为了公平起见,队长喻文州提议要用抽籤的方法来分配房间,除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不用抽籤之外,其他的人都各自从喻文州手裡抽了一隻上头写着房号的纸籤。

叶修懒,打开纸条后就等着他未来的室友喊房号主动找他,眼神才刚在每个人身上扫过一圈就听见张佳乐的声音喊着他手中拿着的号码。

他举高了手把纸条写着号码的那面对着张佳乐晃了晃,看见号码的那人立刻走了过来。

「我们俩一间啊。」张佳乐凑了过来确认叶修手上那张纸上的号码的确和他手上那张纸的号码是一样的。「也不错,原本我还以为要先照战队分什么的......新杰那作息我实在是跟不上。」

「你该不会还每天被查房吧?小孩子吗?」

「吵死了,你自己又多早睡?」

叶修和张佳乐待一起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拿话戳他,一方面是他本身槽点多,另一方面大概是他觉得张佳乐戳起来的感觉特别有趣。

现在回头想想倒有点喜欢他就要欺负他的意思在。

喻文州把房间的磁卡交给他们,让他们拎着行李先到房间去再下来大厅集合。

队裡唯二的姑娘提议要去附近逛街,体验当地方风俗,有几个人跟着她们出去了,也有几个人说要留在饭店裡休息或熟悉环境。

叶修与张佳乐都选了后者,叶修想先去饭店裡的网吧熟悉一下环境,毕竟他们这段时间的训练裡都是在哪裡,而张佳乐是还觉得睏,打算再回房间睡一下再起来。

喻文州确定了每个人的行程,想了想,拜託叶修一个小时之后把张佳乐叫起来,现在睡太多之后要调时差不好调。

叶修在饭店的网吧裡逛了一圈,在划给他们队伍裡的区块选了台电脑坐下来刷帐号卡登入荣耀,拿的是刚才从张佳乐那裡借来的百花缭乱。

滑鼠和键盘不是熟悉的配置,打起来不大习惯,叶修操作着百花缭乱跑到竞技场去,翻着他的好友列表看有没有谁在。

还没等他翻出个所以然来,百花缭乱就收到了来自大漠孤烟的私讯。

「张佳乐?」

「呵,非本人。」

「......叶修?」

「猜得还真准。」

「到苏黎世了?」

「刚到不久。我说老韩你这时间怎么会在线上?帮公会抢BOSS啊?」

「不干你的事。」

「那来竞技场打一场?」

「可以,房号?」

叶修随手打了一串号码过去,在竞技场裡和韩文卿打了几场,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他传了讯息告诉韩文清他现在是他们家队员的专属保姆,得去喊人起床要下了,没等对方回复就下线关了荣耀。

回到房裡的时候张佳乐果然还在睡,叶修看了好一会儿就没想明白他是怎么睡成这样,弄得饭店给的被子像条大蛇似的缠在他身上,纠结的很。

他想到在飞机上得出的那个结论,觉得还是应该要验证一下,坐到床沿,俯下身想亲亲看张佳乐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谁知道嘴巴才刚碰上,张佳乐就正好醒了,他一脸茫然的睁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脸,以为自己还在作梦。

犯行被抓个正着的叶修很冷静的把嘴挪开,拍拍张佳乐的头。「你在作梦,继续睡。」

「哦,果然是作梦,叶修那傢伙怎么可能......」翻个身正准备继续睡的那人意识到不对劲,立刻又翻了回来,大吼。「叶修你偷亲我?!」

「你睡糊涂了吧。」某人说谎不打草稿,迳自从怀裡掏了一根菸含着过过乾瘾。

「我看见你偷亲我了。」张佳乐从床上爬起来,不管叶修的狡辩直盯着他不放。「你干啥偷亲我?」

叶修从没想过他也有一天会被张佳乐堵得说不出话来,虽然说这回的确是他心虚。

「就是你睡糊涂了。」他坚持,随即又开口说他菸瘾上来了要去楼下抽菸,让张佳乐别再睡回去,之后不好调时差。




晚上全队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张佳乐左边坐着张新杰,右边坐着周泽楷,听着其他地方聊得火热朝天,自己则跟着身旁的两个人一起食不言。

他还在想叶修偷亲他的那件事。

翻来复去的想。

吃饭不专心的结果是其他人都吃得差不多了,他的盘子裡还有大半盘食物,对上喻文州看过来的眼神,张佳乐尴尬的笑了笑,加快速度消灭还剩很多的晚餐。

饭后,喻文州简单的宣布了明天的行程就让他们各自活动去。在饭店待了一天的张佳乐决定出去走走,顺便吹个风看能不能吹醒混乱的思绪。

虽然他那时说得笃定,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那时嘴上的温度到底是叶修主动凑过来的,还是他自己睡迷糊了醒前抬头自己凑上去的。

不过亲了就是亲了,唇上的触感不管怎样都骗不了人。

意外的没有讨厌或噁心的感觉。张佳乐活了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开始质疑自己的性向问题,顺便哀叹一下自己的初吻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消失了。

不过叶修吻他干啥?该不会叶修喜欢他想趁他睡着的时候偷袭一下吧啊哈哈哈哈......

张佳乐被自己的突发奇想惊着了,才刚踏出饭店的脚步停了下来,惊恐的往回冲。

房间门被碰一声打开的时候,叶修正用饭店房间裡配置的电脑研究对手的比赛视频,听见这么粗暴的开门声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过头看向门口。

然后是一夜长谈。




都是职业的,比赛当前他们当然也不会把心思都花在这些儿女情长上,叶修和张佳乐原本关係就熟,更何况那天也只不过碰了一下嘴又没真发生什么,把话说开了心裡也不用这么纠结。

可是等比赛结束,那点说不大出口的小心思又全都浮了出来。

国家队在比赛结束后决定先在苏黎世办个小型的庆功宴,回国后还有一场大的在等他们。从比赛的紧绷状态下放鬆下来的选手们都还挺放得开,饭店方面甚至还准备了一些酒精浓度不高的酒让他们饮用。

知道自己酒量不行的叶修只意思意思的抿了几口,之后就窝到一边和王杰希探讨荣耀今后的发展和一些其他的东西,不过他的视线偶尔会不着痕迹的瞥到正在与黄少天拚饮料的张佳乐那边去。

「所以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王杰希问他。

「还是先回家吧,上回才回去没多久就被赶出来了,好歹也该多留一阵子尽尽孝道。」

这话从一个离家出走十几年的人嘴裡说出口可信度实在是颇可疑,王杰希听了他的回答后勾起嘴角,又问了另一个问题。「还会在荣耀?」

「当然。其他的没办法,偶尔去网游裡混混倒是还行。」

虽然有张新杰帮忙盯着,不过等庆功宴结束,张佳乐还是有些醉了,路都走不稳,身为室友的叶修只好无奈的负起把他扛回房间的责任。

淡淡的酒香从搭着他肩的那人身上传来,叶修边把张佳乐拖回房间边想着要不要把他扔进浴室裡逼他洗个澡。

幸好回到房间没过多久,张佳乐就自己嘟嚷着要去把身上的酒味洗掉,叶修坐在自己床上看着他翻出衣服走进浴室,突然有种这样的情景有点像那个啥啥啥的想法。

......他大概是被刚才的酒香给醺醉了。

叶修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张佳乐进了浴室后就没出来。不会是洗澡洗晕了吧?深深觉得自己果真身兼保姆一职的叶修试探性的先敲了敲门。

没回应,裡头只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出来。

他转了转门把,没锁,直接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某人靠在牆上睡得正香,架在高处的花洒不断将温热的水洒在他身上,皮肤已经被温水蒸得有些泛红。

叶修走进去蹲在张佳乐旁边,伸手摇了摇他,似乎已经睡死了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他只好帮张佳乐把花洒关了,擦乾身体穿上衣服,再把人扔到床上去,换自己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

他洗完的时候张佳乐还在睡,叶修边想着他大概会一路睡到明天早上,边爬到他床上俯视着张佳乐看起来很满足的睡脸。

像是第一天他们刚来到苏黎世那样,他又把嘴凑了过去,这次没了顾虑,他吻得深了点,用舌头抵开张佳乐的唇缝探进去。

后天他们就要回国了。

各奔东西。




后来他们说好了要试着处处看,远距离恋爱,在这样科技发达又方便的时代不算太困难。

「喂?」

「喂?叶修我跟你说我今天又......咦?你那怎么会有狗叫声?」

「哦,没事,不要紧。那是我家养的狗。」

「你家有养狗?」

「嗯,是养了一隻。」

「有名字没有?」

「有,叫小点。......下次你来找我的时候再让你看看牠。」


Fin.


评论(2)

热度(3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