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乐】第一次感到心动的时候

*群作业,继续圈圈小伙伴们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严格来说是韩→乐,我最近怎么好像有点喜欢上了单箭头。其实我只是想看韩队自、咳,自己来才这样写,两情相悦前我就不相信没有......(ry


霸图的选手宿舍裡都是男人,有时候天气热了,性格比较洒脱的人穿着就会跟着随便了起来。

虽然副队长张新杰只要看到了都会皱起眉头,但只要没有裸露的太过,他也就勉强睁一隻眼闭一隻眼,毕竟天气真的是太热了。

韩文清在走廊上正要回房间的时候,看见了张佳乐只穿着条内裤就匆匆忙忙地从他的房间裡跑出来。

经过韩文清身边时他停下脚步,一脸鬆了口气的模样。「老韩,你回来得正好,帮我个忙!」

韩文清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滑过张佳乐身上裸露出来的地方,一想到这个人竟然只穿着条内裤就在公共区域裡跑来跑去,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我刚在阳台上晒衣服,不小心让整篮衣服都掉到一楼去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捡回来?」

「你没其他的衣服了吗?」

「啥?」张佳乐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花内裤,明白了韩文清是想说什么。「这不是天气热嘛,衣服我全丢去洗啦。」

张佳乐其实也只有在自己房间裡会这样穿,平常他要出门至少都还会在外头套上上衣和短裤,今天是特殊情况,在韩文清回来前他已经敲遍了这层楼的房门,没一个人在,他又不死心地回房间裡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衣服,结果还是只能穿着内裤跑出来。

「冬天的衣服呢?」

「穿着太热了。」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韩文清的脸色没有因为他的解释变得缓和,但还是答应了要帮他捡衣服。「我去帮你把衣服捡回来,你回房间裡待着。」

韩文清第一次对张佳乐感到心动的时候,是第九赛季结束之后。

那个赛季他们有幸成为最晚开始放夏休的队伍,却没能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得到冠军的荣耀。

他忘不了他在走出比赛席时那声轻描淡写的我没事,也依旧记得在赛后记者会上那句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

他觉得张佳乐真的很矛盾,却又觉得他似乎能够理解他的想法。

韩文清走到宿舍外头绕了绕,没过多久就看见张佳乐散落一地的衣物跟原本装着那些衣物的篮子。

他先挑出几件没沾到尘土的衣服,再把剩下的衣服全装回篮子裡。

拿在手上的衣服有着熟悉的味道,选手宿舍裡的洗衣机是公用的,洗衣精或柔软精之类的物品俱乐部会帮他们准备,但也有些人会自己买了喜欢的用。

韩文清知道张佳乐就是会再另外买洗衣精的那种人,自己买的洗衣精和公用的洗衣精换着用,照他的说法就是换着用心情比较好。

韩文清倒是感觉不出换着用洗衣精对心情会有什么影响,只是一联想到对方身上穿的衣服和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会有同一种味道,有些想法便无法抑止的在脑海中奔腾了起来,身体也起了反应。

一定是因为最近太久没纾解的关係。

霸图的队长有些懊恼,加快脚步回到宿舍内,敲开张佳乐的房门,把乾淨的衣服塞进张佳乐怀裡,然后再将装着衣服的篮子放进他房间。

「下次不要不穿衣服就在外面乱晃。」

张佳乐抓着自己的衣服,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家队长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落荒而逃?老韩吗?张佳乐揉了揉眼睛,开始思考自己还没睡醒的可能性。




荣耀联盟裡的职业选手,除了少数已经结婚或死会的,大部分都还是单身。

而对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大多都需要自己想办法处理平日的慾望,适当的发洩有益身心健康,比较不同的地方大概只在于每个人幻想的物件都不大一样。

此时回到自己房间裡的韩文清,正靠在门板上粗喘着气。

已经抬头的慾望将内裤绷得死紧,他伸手将所有裤子都脱下,裸着下半身坐到床上,右手放到挺立的慾望上,来回抚弄。

闭上眼,脑中浮现的是张佳乐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身影。因为大多待在室内而略显白皙的皮肤加上劲瘦的腰身,只维持着最低限度运动量的身体没有太多肌肉,但又不会显得太纤细。平常包裹在长裤底下的修长双腿裸露在内裤下,没什么腿毛,走动的时候晃啊晃的,让人颇有想偷摸一把的冲动。

将一同奋战的队友当成幻想的对象会产生一种别样的刺激感,韩文清加大了手中动作的力道和频率,没过多久宣洩而出的白浊液体沾满了右手,他睁开眼看了看,起身走进房间裡的浴室冲澡。





虽然有点想打TBC,可是我觉得我应该不会补完......所以还是END吧。



评论(16)

热度(25)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