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乐】森林之主与小花仙

*脑洞来自 @風不語 


*BE注意


韩文清喜欢在一天之中的两个时段在森林裡散步,清晨万物甦醒的时候,还有夜晚万物都沉睡的时候。

身为森林之主的他总觉得应该让自己多点威严才能好好管理森林中的生物们,脸板着板着就像戴了张拿不下来的面具般总维持着同样严肃的表情,害得刚搬进森林裡的小动物看见他总是会怕得瑟瑟发抖,待久了才发现韩文清其实是个面恶心善的主。

夜晚的森林是安静又令人畏惧的,韩文清走在他惯有的散步路线上,几隻出来觅食的夜行性小动物远远望见他走过来,慌忙窜进草丛中闪躲,被蹭得摇晃的枝叶中只见到一双双闪着幽光的眼睛。

韩文清停下脚步,朝他们招了招手,懵懂的小动物虽然隐约感觉到了很强大的气息却也感觉到了善意,最后终于有一隻小动物从草丛裡跌跌撞撞的跑出来,蹭了蹭韩文清表示亲暱。

结束了和森林居民友好交流的任务,韩文清继续按照预定的路线前进着,视线一角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微亮光芒,他再度停下脚步,在远处观察了一阵子之后才踏步往发出光芒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朵很漂亮的小花儿,正处于含苞待放的时候,花苞顶端坐着一隻小花仙,正挥动着双手将不知名的光点发散到花朵周围。

发现他的小花仙仰起头他,半是困惑半是讶异,不明白这座森林的森林之主为什么要来找他。

「找我有事?」小花仙纳闷的问他。

「叫什么名字?」鬼使神差地,韩文清伸出手把小花仙拎了起来。

被捏住衣领的小花仙在半空中晃了晃,冰凉的翅膀拍了几下碰到了韩文清温热的手,有点不高兴。「别抓着我。」

拎起来之后韩文清才看见小花仙的脑袋后面还绑着条小马尾,随着他挣扎的动作一摆一摆的,小小的脸蛋上满是对无法自主行动的不悦。

「抱歉。」韩文清将小花仙放回花瓣上,蹲下来坐在小花儿面前,对自己的一时冲动表示歉意。「你叫什么名字?」他又问了一次。

「张佳乐。」小花仙飞到韩文清面前,说着自己的名字时带了点自傲。「我叫张佳乐。」

张佳乐告诉韩文清自己才住在森林裡不久,但是已经从左邻右舍那裡知道了他就是伟大的森林之主,也顺便从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棵树的嘴裡问出了他的名字。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棵树?韩文清将这饶口的词语放在脑子裡想了想,大概猜到张佳乐去问的树是哪一棵。


韩文清觉得小花仙张佳乐还挺有趣的。

早晨阳光刚照进森林不久,韩文清照着以往的习惯从自己的住所走出,当他按照固定的散步路线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了昨天才刚见过的、不怕他的那隻小花仙。

对了,在去找他之前可以先找林敬言问问有关他的事。

林敬言早在阳光照射到他的枝叶上的那一刻就醒了过来,时间太早,森林裡大部分的生物都还在沉睡,他呆愣愣地看着正大步向他走来的韩文清,无法理解森林之主为什么会放弃他的散步行程专程跑过来找他。

他们互相道了早。

「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敬言问。

林敬言是一棵树,是在才去年被人类「搬」到这座森林裡来的。

原本他是待在城市裡某个比较偏僻清静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一天突然来了一群人说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他们用一台颇大的机器把他从原本的地方连根挖起,花了不少时间把他移到这座森林中。

因为待过大城市,林敬言很荣幸成为了森林裡少数不怕韩文清的森林成员之一,偶尔森林裡发生了什么事,韩文清还会来问问他意见。

韩文清向他问起了刚变成森林居民的小花仙,林敬言想了想,只告诉他森林裡多了张佳乐应该会变得很热闹。

什么意思?韩文清皱起眉,应该是困惑的表情搭上他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是像在生气。

林敬言默默瞥开目光,建议韩文清如果还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去找张新杰,第一个发现张佳乐的就是他。


韩文清认着方向走到昨天和张佳乐相遇的花海,当森林之主运用自己的能力找到躲在花朵裡的张佳乐时,睡得正熟的小花仙正好翻了个身,拿屁股面对伟大的森林之主。

「……张佳乐。」他喊了声。

听见叫喊声的小花仙心不甘情不愿的坐起身,打了个大呵欠,等到他看清楚眼前的庞然大物到底是谁后,睡意立刻消失无踪。

「你怎么会在这?」张佳乐记得张新杰曾经和他提过韩文清的散步路线,应该不会经过这裡才对。

韩文清想了想,勉强找出一个彼此应该都能接受的理由。「我来关心森林新居民的居住品质。」

张佳乐笑到直接从他在的那朵花上掉了下去。

从那天以后,韩文清几乎每天都会来找张佳乐,有时候聊聊天,有时候只是闭目养神。

他喜欢张佳乐在说话时生动的表情,就算是在抱怨有动物偷偷把花海里的花朵吃掉了,眼神却明亮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张新杰对他这样过度对小花仙产生关注的状态感到有些担忧,虽然说森林裡能产生花仙是森林十分繁盛的象徵,但他最近听路过的飞禽们说过森林的边缘似乎有点异状。

「没事,我会处理好。」韩文清知道张新杰在担心什么。

人类要来了。

「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好这座森林。」


张佳乐坐在花瓣的边缘,小巧的翅膀微微拍动着,让自己维持在快要掉下去但又不会掉下去的状态。

韩文清已经很久都没有来找他了。

一开始张佳乐只是以为韩文清有其他的事要忙,不是很在意,森林之主身为整座森林的统治者当然不可能只是在森林裡走来走去而已,一定有许多的事要处理。

可是之后他开始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不管是在和老林那棵树聊森林裡的八卦的时候,或者是去听张新杰那棵石头讲着森林裡发生过的事的时候,甚至是在被叶修那隻狐狸捉弄的时候,都没有人能回答他韩文清到底去了哪裡。

「乐乐要不要移居啊?哥能保你。」森林中最狡猾的狐狸叶修迴避了张佳乐的问题,反而是说出了这句话。

「我在这待得好好的干啥要移居。」张佳乐瞪他。

叶修晃了晃尾巴,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在叶修说了那句话过后的几天,张佳乐终于见到了韩文清。

一向威严的森林之主伤痕累累的拖着步伐朝他走来,小花仙睁大了眼,诧异的飞到他面前故作镇定的问他要不要紧。

「你跟叶修走吧。」他说。

「为什么?」

「这座森林很快就会消失了。」韩文清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望向了远方。「人类要来了,他们会毁掉所有的一切,虽然我一直在尽力阻止他们进入森林,可是还是没办法真正的把他们赶走。」

张佳乐看见韩文清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他捉住韩文清轻轻点着他的头的手指,直视着他。「我不走!」

韩文清捧起坚持要留下来的小花仙,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

「你还是走吧,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到底是哪裡不一样!

一觉醒来发现他竟然已经不在森林裡的张佳乐气得咬住叶修的耳朵,狡猾的狐狸用力把他从身上甩下来,抱怨着自己只不过是受人所託竟然还要遭这种罪。

「谁拜託你了?还有,这裡是哪裡?」

「老韩拜託我把你偷偷带出来。」叶修指了指不远处被放进花盆裡的几株花朵,「也顺便带了些花出来,这样你才能在森林以外的地方生存下去。这裡?当然是人类的地盘。」

「带我回去!」没办法离开花朵太远的小花仙气愤的要求。

「不行。」叶修一口回绝,「森林已经不在了。」

「不可能!我们才离开了一个晚上!」

「你以为我们为什么那么怕人类?要让森林消失,人类只要放一把火就有办法烧掉整座森林。」

「那、那他们……老林和新杰他们……」

叶修没有回答。

过了不久,叶修来向张佳乐告别,说是要去找一个新的地方生活,临走前给张佳乐指了个方向,告诉他那就是他们以前居住的那座森林。

叶修把张佳乐从森林裡带出来的时候特地寻了一栋比较高的人类楼房,他把张佳乐和那几朵花一起安置在楼房的最高处,从这裡远远的可以望见曾经繁茂的森林。

在那之后,小小的花仙总是对着森林的方向发呆。

张佳乐似乎有点懂得韩文清当初的那句不一样是什么意思,随着花季的过去,他的身体也逐渐的在衰弱下去。

他和他们是不一样的,花仙的生命最多就只到繁花盛放的这个季节结束为止。

小小的花仙日復一日的望着森林的方向,那裡不见一片翠绿,只剩下被烧得焦黑的土壤,再之后,人类慢慢的在那片土地上建起了楼房。

森林不在了,过往的同伴们都不在了。

谁都不在了。

张佳乐再也没有见过韩文清。


评论(9)

热度(20)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