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乐远】清晨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其实严格来说这篇是乐←远


睡不着。

邹远躺在自家床上,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上荣耀官方出的弹药专家海报,帅气的架式加上手中的自动手枪,他仍能记起第一次在朋友的耸恿下点开了荣耀比赛视频的时候,影片中那名弹药专家华丽的攻击带给他多大的震撼。

那场比赛最后是那名弹药专家的队伍赢了,他看着萤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立刻将视频拉回最开始的时候,介绍比赛选手和帐号卡的那几秒。

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操作者,张佳乐。

朋友听他说对这个有兴趣,想了想,让他去查百花战队的介绍,也可以试试看去参加他们的训练营。

从那之后,他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说服父母让他去百花战队的训练营试试看,他答应他们,如果俱乐部认定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他就不再提要去当职业选手的事,好好读书升学。

今天他刚收到了百花战队的通知,明天他就要正式到百花的训练营去。

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见到战队裡的大神呢?

揣着太过兴奋的情绪,依旧睡不着的邹远就这么盯着天花板上的海报直到清晨才陷入梦乡。

那时候的他,还只是百花战队的一名小粉丝。


第七赛季,百花战队和邹远、唐昊正式签约,他们都成了这一个赛季的新人。面对这个颇有傲气的同期,邹远倒是没有觉得他有多不好相处,反而有点羡幕他的冲劲。

身为这一赛季的新人,他们并没有太多上场比赛的机会,大多时后还是坐在位子上观摩着前辈们的比赛,在各方面继续学习,然后磨练自己等待下次能上场实践磨练的成果。

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邹远正和其他已经归队的百花战队队员们在俱乐部的餐厅裡吃饭。

上个赛季百花战队再次打进了总决赛,却也再次倒在离冠军荣耀只差一步的地方。

比赛结束后,看着自家队长平静的脸色,他们甚至不敢上前去问赛后的记者会要怎么办。

最后还是张佳乐主动点了几个人和他一起去参加总决赛最后的赛后记者会,看着队员们担心的眼神,他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邹远觉得他一定是听错了。退役?怎么会?队长明明还正值当打,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说要退役?

他想起了自己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张佳乐偶尔会在有空閒的情况下过来指导他,也想起了在百花打进季后赛时,张佳乐笑着和他们说这一次一定要让百花拿到冠军。

而现在,他们的队长说要退役?

他无法相信。


失眠真是一件令人困扰的事。

邹远苦笑着,翻了个身,视线从天花板转移到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百花缭乱手办上。

因为前队长张佳乐的突然退役,百花战队的高层在开了好几次会后终于决定不从其他的战队招揽使用弹药专家的选手,要直接让邹远接手神级帐号卡百花缭乱。

邹远上回的失眠是在张佳乐宣布退役的那一晚,这次则是因为俱乐部很慎重的问他愿不愿意接手百花缭乱。

选手的意愿也是很重要的。经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百花缭乱的帐号卡递给他。

怎么可能不愿意?邹远将脸埋进了自己的枕头裡。百花缭乱可是荣耀裡每个玩弹药专家的玩家最憧憬的帐号卡。

他也曾经想过在许多年后,张佳乐终于到了该退役的年纪,而同样也是用弹药专家的他会在张佳乐的指导下渐渐成为百花战队的主力,接手百花缭乱。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接任张佳乐的位置,能不能带领着百花战队继续在比赛中再创辉煌。

邹远太清楚以现在自己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像张佳乐一样将百花缭乱操作得这么好,将百花式打法使用得这么精确。

无论如何,百花战队目前都是以弹药专家为中心的队伍。

你愿不愿意接手百花缭乱?

回答的选项中根本就没有拒绝。


邹远几乎不知道自己这一年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接手了百花缭乱,浑浑噩噩的打过了整个赛季,看着同期的唐昊表现突出,却因为条件的限制无法有更好的发挥。

然后赛季结束后的夏季转会窗,唐昊转会去了呼啸,再之后俱乐部方面通知他,他们已经和霸图谈好要将百花缭乱转会到霸图去。

「百花缭乱?」邹远怔了怔。

「对,就是百花缭乱。」经理肯定了他的疑问,「等等你把百花缭乱的帐号卡交给我,俱乐部这边会再帮你打造一隻新的角色。」

邹远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间裡,将一直贴身带着的帐号卡拿出来,他能猜知道霸图会收购百花缭乱是因为张佳乐选择要在霸图復出,可是这样的结果却让他有点难受。

就像是许许多多的百花粉丝一样,他觉得如果张佳乐要復出重回联盟的话,应该要回到他效力了六年的百花战队才对。

可是已经成为职业选手的他又清楚的知道,冠军才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得过三次亚军的张佳乐,对冠军的渴求几乎已经转变成了一种超乎一切的执念。

第八赛季结束后的夏季转会期百花战队做出了重大的改变,唐昊去了呼啸,百花缭乱去了霸图,转入了蓝雨的狂剑士选手于锋接任战队队长。

拿到新角色花繁似锦的邹远总算能鬆了一口气,将带领战队的职责交给于锋,在多少做出了点成绩后,他也对自己多了一些信心。

虽然有粉丝呼喊着要他们重现繁花血景的盛况,但他知道张佳乐只有一个,孙哲平也只有一个,如果不断的模彷他们只会变得更不伦不类,他要找出属于自己的打法。

就算他和于锋能打出繁花血景,也已经不是孙哲平和张佳乐那时候打出的繁花血景了。

一放鬆下来后,那些被死死压在心底的心思突然像出现裂缝的水坝般,累积到最后终于勐然溃堤。

邹远喜欢张佳乐。

这是他对谁都不敢诉说的秘密。


荣耀第十赛季结束后,夏休期期间多了一个让荣耀玩家们无比关注的荣耀世界邀请赛。

联盟的职业选手们当然也十分关注,有时候甚至会直接在选手群裡讨论起来。

毕竟参赛的都是各国最顶尖的选手,趁这个机会可以见到其他不同的战术或打法,还能顺便看看集结了国内众多大神的中国队会不会研究出什么新的配合。

算算日子,今天已经是世界邀请赛的最后一天。

邹远有看到之前黄少天在选手群裡说过他们自己在全部的比赛结束后会先在苏黎世办一次庆功宴,回国之后还会再办一次。

打开QQ,好友列表裡属于张佳乐的名字头像果然是暗的。

邹远点开和张佳乐的小窗,忽然有些想不起来不算上比赛时客套的招呼,自己上次和张佳乐单独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他的手放上键盘。

前辈,我其实一直非常的、一直非常的......

喜欢你。

邹远盯着自己打出来的最后那三个字,犹豫着要不要把喜欢改成尊敬。对前辈来说,自己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后辈吧,就算在百花的时候曾经被单独指导过,那也不算什么。

滑鼠的鼠标在确认送出的按钮上游移,还没等他想出个结果他就突然看见张佳乐的头像亮了起来。

在受到惊吓的情况下他按下了滑鼠右键,已经发送出去的那句话清楚明白地出现在对话框中。


不敢等张佳乐回答的邹远迅速地下了线,不只关了电脑连一向开着的手机也逃避般的立刻关机。

他觉得自己今晚可能又要失眠到清晨了。








第一次写小远来说点话。

写下去之后才发现如果要从这方面写小远的话,其实应该写成长一点的篇幅会比较好,拉长一点细节就能写更多,应该更可以写出我想描写的小远,有点可惜。

其实说到全职裡的小天使的话,比起小高或小乔,我更喜欢小远。

邹远很幸运,他在一个意外的情况下被俱乐部推上主力的位置,之后战队甚至帮他重新打造了花繁似锦,这是很多选手可能一直努力到退役都没办法得到的重视。

但我觉得他也是不幸的,虽然因为没有提过不大确定,不过如果小远当时是被做为乐乐的接班人来培养,那他大概是当时豪门战队中最悲惨的接班人了。

拿其他战队举例,在之后的比赛裡不管是蓝雨、霸图还是微草,他们都针对了接班人的个性和战队的状况採取了不同的方法让他们去适应残酷的比赛......嘉世那边的情况又更特殊了一点,邱非就暂且不算在内。

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像小远这样,这么毫无准备的就被扔了上去,如果他的个性是像唐昊那样希望有个机会一展长才就罢了,但又偏偏不是这样。

我喜欢他在被匆忙推上主力时,即使压力很大也咬牙撑起的努力,也心疼他在全明星赛时往后退在百花缭乱之后的那一步,更佩服他能走出不断模彷乐乐的迴圈裡,打出自己的风格。




评论(2)

热度(8)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