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林乐】阳台

*群作业

*反省一下写得好零落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霸图俱乐部分配给选手们的宿舍,每间都附有一个小阳台,可以让选手晒衣服、抽菸、放杂物,或者是做一些别的事情。

但应该不包括无视于可能会掉下去的危险,从自己的阳台爬到隔壁邻居的阳台上这种事。林敬言瞄了眼蹲在他阳台上摆弄花草的张佳乐,心情有些複杂的想着。

林敬言还记得刚搬进霸图宿舍不久的时候,他第一次看见张佳乐爬阳台吓得赶紧跑到外面去确认他们住的楼层就算摔下去大概也不会摔死人,回过头来才发现惊吓的源头正兴致勃勃的开始参观起自己的房间。

同为第二赛季出道的选手,林敬言和张佳乐彼此之间还算是熟悉,当初张佳乐突然宣佈退役的那阵子他还感慨了几天,却没想过才过了一年多他们就成了队友。

之后林敬言还是忍不住问了张佳乐为什麽要爬阳台过来,绑着小马尾的那人回过头喔了一声,告诉他其实只是觉得他们两个房间阳台距离挺近想要爬爬看而已。

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怎麽办?林敬言无言了好半晌。

喊人救我啊!张佳乐回答的理所当然。

「好了,这样就行了。」张佳乐拍着手掌蹭掉沾黏在手上的泥土,借了林敬言房间裡的浴室洗了手。

「我原本以为你之前访谈那时说认得一百种花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对这些花花草草还挺有研究。」林敬言递了瓶饮料过去,当作是张佳乐帮他救活花草的谢礼。

张佳乐耸耸肩,扭开瓶盖喝了一大口。「以前被问的多了,就去找些资料顺便学一学,也不是多难的事。」

事实上那几盆摆在阳台上的花草还是刚来霸图那几天张佳乐多买送他的,美其名曰莳花弄草可以陶冶性情,结果没过几分钟张佳乐就向他坦承他只是不小心多买了几盆。

好歹也算是一种心意,偶尔浇浇水洒洒肥料,林敬言就这麽一直养到现在。

「老林,待会要不要一起去超市逛逛?」还剩半瓶的饮料在张佳乐手中晃啊晃的,「上回买的蜂蜜吃完了,打算再去买点。」

林敬言想他或许能明白张佳乐对百花那种複杂的情感,他们都同样为了冠军加入霸图,不同的是张佳乐离开百花是出于他自己的选择,而他离开呼啸则是单纯的新旧交替。

就像张佳乐连看到百花牌蜂蜜都会唏嘘不已,他在空閒时间裡也忍不住会关注着有关呼啸的任何消息。

林敬言陪着张佳乐在超市的货架间走动,随意看着货架上陈列的商品。

摆放蜂蜜的地方似乎是换了,张佳乐拖着林敬言在超市裡走了几趟都没找着,最后还是抓了一个店员询问才找到了张佳乐心心念念的百花牌蜂蜜。

张佳乐不知道是从哪听来了睡前喝一匙蜂蜜可以助眠的小知识,在回到宿舍后硬塞了一瓶给林敬言,告诉他觉得太甜也可以用蜂蜜调蜂蜜水,对身体好,张新杰平常都喝的。

林敬言看了看张佳乐兴致勃勃的神情,又低头看了看被硬塞进手裡的那蜂蜜,突然凑过去亲了亲张佳乐。

也许喜欢对他来说就是这样的东西,水到渠成之后就是情不自禁。


林敬言打开自家大门,看见玄关多了双不属于他的鞋子,愣了几秒,怎麽也想不到握有另外一支钥匙的人会在这种时候跑过来这裡。

他往客厅的方向走没几步就看见熟悉的背影蹲在他家阳台上拿着水杯往花盆裡浇水,绑在颈后的小马尾在他们分开的期间似乎又更长了一点,随着主人移动的动作左右微微晃动着。

「国家队昨天不是才刚下飞机?」林敬言把刚买回来的菜都放到桌子上,走过去开口问道。

「嗯,刚下飞机我就先回了老家一趟。」张佳乐苦着脸,似乎是想起了什麽不好的回忆。「我爸妈最近在帮人带孩子,嫌我在家打游戏太吵了又不会帮忙照顾孩子,就把我赶出来了。说是难得放假让我去别的地方走走,反正整年都在做训练或打比赛,整天闷在屋子裡头对身体不好。」

那次的亲吻事件最后是林敬言打着哈哈说是开玩笑的只是像看看张佳乐的反应作为结束,在那以后不论是比赛训练或是日常相处张佳乐的态度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林敬言在鬆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沮丧的想着他和张佳乐之间果然不可能,才在纠结要不要让这份刚萌发的情感随着时间慢慢淡去,另一个当事人却果断的爬了阳台过来问如果他是真的喜欢他的话要不要试着处处看。

处着处着,处到了后来林敬言退役后买了一栋房子,打的第一份备用钥匙就是交给张佳乐。

「打算待几天?」他接着问,下意识算起了现在的日期离大部分选手的归队日还有多少日子。

「大概待个三、四天就准备回俱乐部了,早点开始调整状态……今年的冠军肯定是霸图的!老林你会来看比赛吧?」

「季后赛的时候会去看,机票钱也不便宜啊。」休息了一段时间,最近正打算开始找工作的男人感叹。

短暂的相聚后又是长久的离别,张佳乐不改往日的习惯,看见什麽有趣的东西就打电话或发讯息和林敬言分享,偶尔还会和他抱怨像是雨下太大差点把他养的花淹死之类的日常琐事。

「下个星期你们的比赛是在呼啸主场吧?」林敬言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操作着滑鼠在确认下个星期的比赛资讯。「见个面?」

「行啊!要不我打完比赛那天过去住你那?不过要怎麽和老韩他们提倒是个问题……总不能每次都用参观你家当藉口。」

他们之间的关係目前还没有公开的打算,毕竟就算时代在进步,现阶段对某些事物的容忍度依旧不高。

林敬言忍住笑。「我最近养了宠物。」

「宠物?什麽宠物?」

「两隻小兔子,在阳台上圈了个地方养。」

「那你那些花……」

「另外组了架子放起来了,我还没丧心病狂到拿养这麽久的花去喂兔子。」

和张佳乐说好以后来他这裡就用来看兔子看藉口后,他们又叨叨絮絮了些最近发生的事,然后才挂断电话。



评论(2)

热度(20)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