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乐黄】雨中花慢 01

*来开新坑啦!算是东方玄幻架空。是給 @梔子だよ(´▽`) 的生賀!

*开坑前来说说一些关于这篇的设定,主线乐黄,在主线裡会遇到很多其他角色,然后其他角色们各自的故事会另外开篇写。像是之前发过的那篇韩张的如梦令就算是支线之一,总而言之这篇应该会比我上个写的长篇长很多......

*最后,最重要的是更新大概会很慢。


「痛痛痛痛痛!魏老大你放开我的耳朵啊!耳朵对一隻狐狸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你怎么可以这么粗暴的对待狐狸的耳朵!」

一连串的痛呼从被一名褐衣男子拎着的黄色狐狸口中吐出,拎着牠的男子似乎是被吵得烦了,换隻手抓着他的时候改抓住他后颈上的毛皮,却仍旧换来黄狐狸满口抱怨。

「吵死了!」魏琛晃了晃拎着黄狐狸的那隻手,「再吵老夫就把你扔进水裡让你好好冷静一下。」

感受到真切的威胁之意,黄狐狸恹恹的垂下耳朵和尾巴任由对方把自己拎向青丘之国的出入口,眼皮下的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想要伺机逃跑,看见站在交界处的熟悉身影,眼睛一亮。

「师兄师兄!你快让魏老大放开我!」

「少天,要叫师父。」喻文州往前走了几步揉了揉黄少天头顶,朝魏琛微微一笑。「师父,叶修在外面已经等很久了。」

「要不是因为这小子弄坏了我的紫玉烟管心虚了到处乱躲,哪需要花这么多时间找他。」魏琛领着喻文州穿过青丘之国与人间的交界,把手中的黄狐狸远远丢到听说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的叶修面前。

没有了禁锢着他的法术,黄狐狸在落地之前就化形为一名黄衣青年,气呼呼的谴责自家师父与师兄联手把他推入火坑的行为。

「滚去外面好好历练,顺便去找个能和紫玉烟管相比的替代品回来将功赎罪!」

「让我去历练和叶修有什么关係?」该不会是专门让他盯着我吧?黄少天突然产生了无比深刻的危机感。叶修原本就是上边随便找了个藉口贬下来的谪仙,能力有多神通广大就不用提了,虽然这几百年来叶修来青丘之国作客的时候他没少和对方打打闹闹,可这不代表叶修就会循私放他欢乐的去人间投奔自由。

天知道他作为青丘之国的少主,每天都被抓着要做这做那的烦都烦死了。

魏琛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后者自动自发的接下安抚师弟的任务。「咳,少天,叶修会在这裡是因为他有些事情需要青丘之国帮忙。」

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你要出去历练,叶修又有事情需要青丘之国的妖狐帮忙,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

一直在旁边做壁上观的叶修听到这裡才慢悠悠的点起他手上的烟管,「不是什么难事。还是说,你怕了?」

「谁怕了!本少可是青丘之国的少主打遍青丘之国无敌手!」

「那不就行了,都能打遍青丘之国,还会怕凡间的那些小妖怪?」叶修挥了挥手,施了个小法术把黄少天又变回狐狸抓在手上。「这隻我就带走了。」

「少天就拜託你了。」

「臭小子回来的时候别缺胳膊缺腿的,自己在外头别逞强。」

被迫变回原形的黄狐狸呜呜的叫着想和自家师父师兄告别,发现自己被禁人言了之后愤怒的试图用后脚踢开叶修抓着他尾巴的手。

「别乱动,等会儿你要是掉下去了要再把你找回来多麻烦。」

青丘之国的出入口外接着一大片森林,森林外又连着一座大湖泊,初次离开青丘之国的黄少天知道挣扎无效后就开始兴致勃勃的打量周遭景色,一路上呜呜个不停努力表达他的激动之情。

「你就不能安静点?」被他吵得头痛,叶修停下脚步,看见黄少天挑衅的眼神认真考虑着要不要乾脆让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算了。

四肢悬空的黄狐狸朝他龇牙裂嘴,威胁他快点解开法术。

叶修瞄了眼波光粼粼的大湖泊,拿出一把看似普通的纸伞,又挥了挥手,妥协了。「解开也行,正好和你说说要让你帮什么忙。」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那个你的好友帮你炼出来的仙器?」黄少天恢復人身后立刻蹦到叶修面前盯着他手上的纸伞瞧,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把素淨到近乎穷酸的纸伞竟然是斩落过数千妖魔的千机伞。

「这不是他帮我炼的,这把伞原本就是他的。」叶修纠正,将伞撑开,没有支撑的千机伞飘浮在半空中慢慢变大,直到变成两人可以乘坐的大小才停止变化。

千机伞的主人率先跳到伞面上朝黄少天招手,跟着跳上去的青丘之国少主惊异的望着脚下的伞面,忍不住开口问道:「千机伞不是武器吗?怎么还能拿来当飞行法宝?」

「谁告诉你千机伞只能当武器?」叶修反问,驱动变大的千机伞悬空飞行。

山脉河流,平原屋舍,伞面下掠过的景色让黄少天看花了眼,直到叶修开始跟他解释要让他帮忙的内容,他才将探出伞面外的头缩回来。

「我现在要送你去百花谷。」

百花谷,嗯,他听过,魏老大在介绍青丘之国外的妖怪聚集地时有提到过。

「你帮我去找百花谷的主人打探一些事情就行了,就问问他百花谷近三百年来发生过什么大事没有。」

百花谷的主人是谁?黄少天皱着眉头回忆,好像叫张、张……张什么来着?

「就这样。」

「只是找百花谷的主人打探事情你干嘛不自己去还要拉上我?」黄少天困惑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神情变得促狭起来。「我说老叶你该不会对人家姑娘始乱终弃,所以现在才不敢去百花谷跟她见面?」

拿着烟管狠狠抽了一口的叶修差点被他这句话呛死,「咳、咳咳咳,胡说什么呢,我只是和张佳乐有点过节,被禁止出入百花谷。哪有你说的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

「对对对,张佳乐,就是这个名字!你没说我还一直没想起来,之前魏老大有和我们提过他挺厉害的!多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你和他打过没?」

「等你见到他不就知道了。喏,下面那个就是百花谷。」

黄少天觉得这一定是他一路飞过来看过最豔丽的景色,密密麻麻的植物长满山谷,每一株花每一棵树都尽力维持着自己最盛放的模样,红的紫的黄的绿的各种颜色交错在山谷裡,就像是一条巨大的五颜六色的绒毛毯子,那是完全属于植物的领地。

「就像是你们青丘之国是四季如春,这地方的四季规律也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

叶修让千机伞飞得低一点,然后很淡然的举起脚把看得入迷的黄少天从伞面上踢下去。

「叶修你这混帐!!!!!」

坐在千机伞上的谪仙迅速飞离百花谷的范围,将黄少天的咒骂声抛至身后。


评论(4)

热度(19)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