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林方】瘀青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小伙伴们我交啦


见过林敬言却又和他不熟识的人总认为他是个斯文的好人,待人接物挺温和的,感觉是个很适合去当老师的人物。

对此方锐的反应是无比痛心疾首大呼这根本是诈欺,你们是没看见老林流氓起来那劲,去当老师那是祸害国家未来幼苗。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林敬言和方锐都没入选,先不管报章杂誌或网路上是如何对这对前搭档的一同落选大书特书,所有选手坐在一起看比赛的时候倒是没看出他们有什麽特别失落的情绪。

休息时间职业选手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閒聊,方锐跑去找林敬言交换了下近况,忽然说想要去参观一下林敬言的宿舍。

林敬言想了想说好,转过头朝正在交谈的韩文清和张新杰报备他会带人回去,刚跑去别的地方串门子回来的张佳乐听见方锐会跟着他们回去,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霸图食堂做得点心特别好吃,甜的咸的都有,饿了可以支使林敬言去翻食堂冰箱。

接近结束的时候林敬言传了简讯就带着方锐先熘了,走的是选手们专用的通道,还没到散场时间走道裡空荡荡的,方锐正大光明的牵住林敬言的手,偏过头问他霸图食堂做得点心是不是像张佳乐说的那样好吃。

嘴馋了?林敬言笑了笑。看个人口味吧,我是觉得挺好吃的。

那待会记得拿几个给我嚐嚐。方锐咂咂嘴,跟着林敬言走进霸图俱乐部。

在去宿舍前,林敬言领着方锐在一些比较无关紧要的地方晃了两圈,最后从食堂冰箱裡顺走了好几个点心。

霸图身为荣耀联盟裡数一数二财大气粗历史悠久的俱乐部,分配给选手们的宿舍都是单人房,附卫浴又颇宽敞,方锐坐在椅子上把点心吃了,吃着吃着,就这麽吃到了床上去。

隔天林敬言醒来时人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上地板起来后腰痠背痛的,他搥了槌肩膀,看着呈大字型霸佔了他整张床的方锐。

就算是加大的单人床塞两个人还是太挤了点。他想。瞥见因为昨晚太激动掐在方锐腰上的瘀痕,又觉得如果不是枕边人睡熟了以后睡相太差,这样的大小其实刚刚好,挨在一起多方便。


方锐睡醒时觉得有种特别餍足的感觉,像是为了省钱三餐都只吃吐司加开水的人总算能好好吃上一顿肉,他闭着眼偷偷在床上摸索着想要给林敬言来个惊喜,摸了老半天才发现原来只有他一个人还待在床上。

等等。从林敬言床上爬起来的方锐严肃地开始思考着昨晚他俩是怎麽睡着的。

方锐的睡眠习惯一直都不大好,严重的时候还曾经出现过半个身体在床上半个身体悬在半空中的姿势,连他父母都曾经感叹过这孩子不知道是怎麽睡成这样,最难以解释的是他竟然从来没有一次摔下床过。

自己一个人睡时还好,睡相再怎麽差劲只要不会滚下床去都没什麽大问题,但要是跟人一起睡那问题可就大了。

方锐和林敬言好上之后也曾经嚐试过要睡在同一张床上,在林敬言不知道第几次被方锐踹下床后,他终于想出了能让两个人好好在床上睡到天亮的法子。

简单来说就是用他的手脚把方锐的手脚缠起来,让方锐就算睡着了也没办法乱动,虽然这样的睡姿不是太舒服,不过总算能一起睡到天亮的两人都对这样的方法很满意。

昨天晚上大概是他们太久没一起睡,又加上做完之后他们都睏得要死,没人记得方锐睡相差这回事就直接睡了。

所以他昨晚是又把老林踢下床了吗?方锐反省了几秒,反省结束时正好林敬言从浴室裡走了出来。

新的毛巾和牙刷都帮你准备好了。林敬言戴上他的平光眼镜,看方锐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忍不住弯下腰在他脸上捏出个红印子。快去洗脸刷牙,弄好带你去食堂吃早餐。

方锐的回答是两手并用的在林敬言脸上回扯了两个红印,趁林敬言还愣在原地时悠悠哉哉的晃进浴室裡梳洗。


晚上的全明星赛依旧精彩,总算等到人归队的陈果兴致勃勃问着方锐霸图俱乐部裡长什麽样,方锐沉吟好半晌才告诉她就长得和其他俱乐部差不多。

你这不是说了和没说一样吗!陈果瞪他。

嘉世还没拆之前老闆娘你不是去过吗?就和那差不多啊,部门配置的地方不大一样而已。方锐连忙在陈果准备要行凶前解释,末了还举起手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身体。

对他的解释不是很满意的陈果哼了声,眼尖的看见方锐随着动作拉起的衣服底下露出了泛着青紫色痕迹的腰间。

那是什麽?瘀青?她问,方才的不满立刻转为八卦般的好奇。

方锐僵了僵,笑得特别灿烂,特别自然的把手放下来,让衣襬重新遮住被捏出瘀痕的腰。老闆娘,不带你这样戳人痛处的。他沉痛的指控。

啊?陈果茫然了。

我这痕迹是睡相不好掉床下去撞的。方锐继续沉痛。你说我这麽大一个人了,要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因为睡相差掉到床下去是多麽丢脸的事情。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专心看比赛吧。

被哄骗成功的陈果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台上的比赛,方锐则是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讯息给林敬言。

六个字,简单明瞭。

下回不准掐腰!


评论(2)

热度(2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