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双花】内裤

*群作业

*孙哲平生日贺!大孙生日快乐对不起我还是迟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裤子扯下来的时候,看见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三角紧身内裤。

就算他们已经四五年没见过面了,孙哲平也不认为张佳乐对衣物的品味会突然产生这麽大的变化,更何况张佳乐身上唯一格格不入的衣物只有藏在裤子底下的那件条内裤。

「这是你自己买的?」他用了点力道拉开内裤边缘,鬆开手,带有弹性的布料立刻因为惯性作用弹了回去。

轻微的痛处从布料弹回来的地方传来,张佳乐下意识往后挪了挪,撇着嘴回答这是在霸图团购的。

孙哲平愣了愣,似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答案。「团购?」

「前一阵子张新杰找到了家店说是买多点能打折,训练结束问我们要不要一起买,要的就把尺寸报给他。」

「他挺有眼光。」孙哲平真诚的称赞了一句,低下头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个被内裤包裹住的部位。

温热湿润的舌头在那样敏感的地方扫过带来的刺激让张佳乐倒抽了一口气,水渍在深色的布料上晕开,逐渐硬挺起来的器官被包复在被弄湿的内裤裡,不大舒服的感觉让他立刻推开孙哲平的头三两下自己把内裤脱了扔到床下去。

床底下除了张佳乐刚丢下去的内裤,还散落着刚才他们随手脱下的衣物,伸手去抽屉裡拿润滑液的孙哲平手一个没拿稳,掉进了衣服堆裡。

张佳乐手快的把润滑液捡起来塞进孙哲平手裡,边用眼神催促他快点动作,边撕开保险套帮孙哲平套上。

孙哲平进来的时候,张佳乐咬了咬他的肩膀,留下一个牙印。

「有这麽痛?」觉得自己前戏已经做得很足够的孙哲平纳闷了。

「留个记号让你长点记性。」张佳乐喘着气,主动上下晃着腰,笑着在孙哲平嘴上亲了一大口。「下回别再跑了就不……唔!」

嫌他动得太慢的男人开始主动挺起腰将自己送进对方的身体裡,噗哧噗哧的水声从他们相连接的地方传来,不用再自己使力的张佳乐索性直接趴在孙哲平身上,偶尔被顶得狠了才闷哼出声。

就这样做了一阵子之后孙哲平停下动作,把张佳乐按倒在床上,换了个姿势进入他。

张佳乐想起了在孙哲平退役之前,他们才刚在一起不久,正是容易冲动的年纪,偶尔的亲热都是在比赛后的饭店裡,趁着打比赛时高涨的情绪还未消失,边啃在一块边扯着对方的衣服试图把它们全都脱下来。

那时候被按在床上做满鼻子都是漂白剂的味道,仰躺着看见的就是饭店的天花板,每当张佳乐情不自禁走神了孙哲平就会凑过去吻住他,把自己硬塞进对方的视线裡。

就像现在这样。

一吻结束张佳乐还处于有些茫然的状态,孙哲平拉着他的手往下握住他自己的欲望来回磨蹭,前后同时传来的快感终于让他忍不住释放出来,白浊的液体喷洒在腹部,还有一些从顶端顺着柱体滑落到他的手上。

孙哲平又抽动了几下后射进了保险套裡,被压在底下的那人勾住脖子又来了一次深吻。

「生日快乐。」张佳乐放开他,「礼物想要什麽?」

孙哲平眯起眼想了想,决定还是向恋人讨要实际一点的东西。

「那就再来一次好了。」


评论

热度(46)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