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16

身为霸图重要干部的张佳乐正窝在他自己的房间裡思索着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

先是莫名其妙被兴欣抓了,然后发现从认识以来就吵嘴到现在的人似乎喜欢自己,之后被救回来发现自己新的搭档疑似有背叛组织的倾向,看守的犯人在运送途中逃跑的半个月后就递出了辞呈。

林敬言在几天前前向霸图递出了辞呈,理由是看管没有看管好俘虏太失职,在尽到告知义务后,也不管上层批准了没人就消失了。

再之后,张佳乐直接从上层那裡接到了林敬言的追杀令。

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为什麽他从踏入这个圈子之后有一半的时间都被命令要追杀自己的搭档?

因为是上层直接发给他的,张佳乐不确定韩文清和张新杰知不知道这件事,犹豫再三后他还是跑到办公室去向霸图的正副首领报备了这次的任务。

韩文清没有说什麽却黑着一张脸,张新杰则是皱起眉头明白的表示有关叛徒的调查还没有结果,上层不该这麽草率的发出命令。

命令就是命令。讨论了许久,他们的结论还是先依照命令执行。

「所以如果在命令撤销之前我就找到老林,还是要杀了他?」

「你下不了手?」

「怎麽会。」张佳乐笑了笑,「认识再久,也不过是一条命而已。」

「我会让情报部门帮忙你查出林敬言的行踪。」张新杰承诺。

走出办公室前,张佳乐背对着霸图的两位领导者,低声的补了一句。

「不过能让我选的话,我还是不想拿枪口对着搭档啊。」


霸图对林敬言颁布追杀令的事情,没过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圈子,而正在被追杀的某个人正坐在H市的某栋房子裡接待他的客人。

「老林你听见没有?霸图前几天对你发了追杀令!」

「我耳朵好的很当然听见了。」在厨房裡忙碌的男人探出头,「你们要吃什麽水果?」

「有梨子吗?」

「有,我昨天去市场刚好有买几颗,听说很甜。」

方锐听着前任搭档和现任老大的家常对话,默默觉得自己刚才急到跳脚的语气有点傻。

「我离开霸图的时候大概就猜到会被发追杀令了。」端着水果盘放到客厅桌上,林敬言拍了拍方锐的肩让他不要太担心。

「霸图上层的那群老头疑心病本来就重,虽然很信任老韩,不过对于你们这些后加入的成员就没啥信任感。」叶修随手拿起一片梨子扔进嘴裡。

「你们这麽淡定是已经想好后招了?」

「你觉得霸图会派谁来追杀老林?」没有否认,叶修把梨子吞下后反问。

方锐愣了愣,现在是霸图军火生意的旺季,韩文清和张新杰绝对是忙得不可开交没空出来,听说是有几个表现还不错的小辈也成为干部了不过还不成气候,那麽最有可能的人选......

「张佳乐?」


张佳乐在H市买了一栋房子。

手裡拿着买屋的契约翻来复去的看,他不得不承认或许买下这栋房子不是他的一时冲动。

张佳乐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在情报部门确定打探到林敬言有在H市出没过后就开始准备他的追杀任务。

原本张佳乐以为林敬言是躲到兴欣的基地裡去了,真的是那样的话光靠他一个人大概连兴欣的基地内都进不去,自从上次秦牧云的「警告」过后,兴欣的窗户全都换上了防弹玻璃。

可是在他某天到街上随处逛逛看到林敬言并且跟踪他回到他的住处,他才发现林敬言没有住兴欣的基地裡,而是像他一样在H市裡找了一栋房子,只是这栋房子几乎就在兴欣基地的隔壁而已。

 「喂,我找到老林了。」张佳乐拨了一通电话回去霸图。「让我追杀老林的命令撤销了没?」

「首领和副首领正在为了这件事情和上层开会。」代接电话的宋奇英回答。

还在开会也就是命令还没被撤销的意思。

张佳乐挂掉电话,拿出他从Q市带来的狙击枪。

找到林敬言的住处之后,张佳乐没少在周围走动过,观察了几天才找好他认为最适合的狙击点。

然后等待。

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林敬言从屋子裡走出来,连窗户都是早晚不分的拉上窗帘,让他连想射一发子弹试探看看的机会也没有,张佳乐忍不住怀疑起他已经被发现的可能性。

再多等几天看看。他又打了一通电话回霸图报告进展,得到了原地待命的指示。

脚步声突兀的响起,张佳乐立刻放掉手中的狙击枪改拿出放在枪套中的手枪,背对着牆警戒的看着楼梯的方向。

他选的狙击点是一栋废弃已久的大楼,不管是因为什麽原因,都不该有人会从楼梯上来这裡才对。

「叶修?」

被喊出姓名的来人瞥了眼架在窗边的狙击枪,「霸图果然是派你来杀老林。」

「你来这裡做什麽?我们霸图清理叛徒和你没关係!」

「林敬言现在是兴欣的家眷,怎麽会没关係。」叶修无视于张佳乐拿着枪对着他,向前走了几步,直至抵住了枪口。「开枪吧。」

张佳乐的手几不可查的抖了抖。

「你该不会是在拖延时间等援兵吧?」

「那你怎麽不开枪?捨不得?」

──你喜欢叶修吗?

与叶修对视的张佳乐又想起了当初在地牢裡苏沐橙的那句话。

「我的任务是杀了林敬言,不计阻碍。」

他扣下扳机。

碰。


评论(5)

热度(16)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