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14

兴欣。监控室。

「前辈,你还好吗?」

「啊?」顶着黑眼圈的叶修纳闷的回望。

「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

乔一帆默默把视线转回通讯台上,开始思考起魏琛之前告诉他叶修喜欢张佳乐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收到微草的通讯要求了。」

「嗯,接通吧。」

他按下通话钮,把无线麦克风递给叶修。

「喂喂?王大眼?」

「你们那边发生的事都处理好了?」对面的声音顿了顿,「你确定你还有把握能找霸图麻烦?」

「当然能,只是要找麻烦又不是要把他们整个打垮。」

「那开出你们的条件吧。」

「三次委託任务费用全免。」

「五次,我派两个人过去帮你们。」

叶修考虑了几秒,「可以,不过这五次任务裡的药品损失你们负责。」

「好,就这样。时间地点和要做什麽之后用讯息过来就好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眼前的房间如果不是别人告诉他这裡就是关着方锐的地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间监禁室。

不过霸图似乎原本就没有留着俘虏的习惯。张佳乐想了想,按下门边的密码锁。

门开了。张佳乐抬起手想先打个招呼,看见门裡的场景时却默默后退了一步。

几秒后自动关上的门又从裡面被打了开来,林敬言看着眼前好几天不见的同僚,略带疲倦的一笑。「换个地方说话?」

他们走到平常没什麽人经过的逃生出口旁,安静了几分钟后张佳乐忍不住先开口。「老林,你跟方锐这几天处得还好吧?」

「我只是负责看守他,处得好不好不重要。」

「不重要的话那你刚才是在干啥?哄小孩睡觉?」

林敬言尴尬的咳了几声,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说这个,我听说你在兴欣那边受伤了,严不严重?」

「医务室的人让我养伤养两个礼拜,只要之后还能拿枪就不严重。」

「那你还是好好休息,我回去工作了,离开太久不好。」

总觉得有哪裡不大对劲。张佳乐看着林敬言渐渐走远的背影皱起眉,忍不住开始做起做糟糕的打算。如果林敬言真的做出背叛霸图的行为,如果他故意放走了方锐。

那等着他的将会是霸图的全面追杀。


张新杰让宋奇英挂掉和兴欣相联的通讯,陷入沉思。

这次的重新谈判是霸图主动要求的,既然他们都已经把张佳乐救回来了,没道理三天后在微草的交易内容还是维持原样。

最后兴欣同意用微型炸弹换回方锐,没有再提其他交易条件。

有点反常。张新杰思考着。以他这几年和叶修教手的经验来说,兴欣在这次谈判裡的要求低得让他讶异。用微型炸弹换回方锐,也就等于是他们费劲心思抓走张佳乐之后毫无收穫,他相信这麽短的时间内还不足以让兴欣的研究部门把微型炸弹做完全的拆解研究。

叶修这麽精明的人怎麽可能会这麽乾脆的放弃到手的利益,兴欣可不像是其他几个发展已久的势力就算吃亏也有其他经营的项目能填补,少一份就是确确实实的少一份。

「三天后的交易,再多派几个人负责安全维护,等一下帮我联络微草,确认我们三天后过去没有问题。」

「好的。」宋奇英点点头。

「然后再联络百花,跟他们买最近兴欣所有的情报。」

「但是之前百花拒绝贩卖情报给我们。」宋奇英对这样的命令有些疑惑。虽然百花是目前最大的情报组织,但是他们霸图自己也有设立情报部门,之前向百花购买情报的时候他们曾用霸图帮忙藏匿张佳乐为理由拒绝了,他不懂为什麽副首领不直接使用自家的情报部门而是要求助于百花。

「他们这次不会拒绝。」张新杰摘下头上的耳机,拍拍宋奇英的肩膀。「和兴欣有过节的不是只有霸图而已。」


他承认他提出抓捕张佳乐的计画的确是带有私心,却从没想过要把兴欣的任何一个人赔进去。

叶修结束了和微草的再一次通话,把监控室交给乔一帆管理,慢慢走回自己房间去补眠。

──你干嘛老盯着我不放?

──没有啊。

──你是想说每次我出来遇到你都是巧合?

──嗯,是巧合。

──还要脸吗你!

──任务就这麽多,还都是上面派下来的,你以为我很想和你抢东西?

──滚滚滚!

叶修觉得张佳乐气急败坏的模样很有趣,每次遇见他时总是忍不住戳他几句。

开始的前几次的确是巧合,同样也建立不久的嘉世对像百花这样的新兴组织很是在意,他接过几次去探查获阻饶百花发展的任务,除了会遇见张佳乐之外,和孙哲平他也没少打过交道。

不过后几次的见面就不能算是巧合了。

嘉世的任务的确有一些是上层派下来的,但更多的是由身为首领的他决定,就像现在的兴欣一样。

然后是孙哲平被百花追杀,他看着来到嘉世向他求助的张佳乐,荒谬的要求脱口而出。

他其实没有想过张佳乐会答应那麽荒谬的交换条件,就算没有张佳乐的求助,对于孙哲平被百花追杀的情况他也多少会帮一点忙,张佳乐提出的交易只是让他的帮忙更彻底,直到百花撤销了追杀令。

之后,自动脱离百花的张佳乐失踪。

从什麽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的在意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

大概是在张佳乐失踪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想结束交易的时候吧。

「叶修?叶修!你醒着吗?」

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的兴欣首领一步一拖的爬下床,打开房门。「老闆娘?」

站在叶修房门口的陈果看起来有些慌乱,「小乔说有方法把方锐救回来?」

「对,老林会和我们合作,我也找了微草帮忙。」

「你是不是让沐沐也过去微草那边埋伏了?」

「怎麽了?」叶修看到陈果越来越慌张的样子,直觉是又发生了什麽事。

「刚才柔柔说她已经很久没动过手,顶了沐沐的工作先跑去微草了。」


评论

热度(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