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13

虽然迟早要把张佳乐还回霸图去,叶修也早就想过霸图肯定准备了其他把张佳乐救回去的方法,但义斩採取的方法实在是太简单粗暴到让他们吃惊。

不过比起基地门口被炸出一个大坑的处境,兴欣现在更担心的是方锐的安危。

「没事没事,叶修之前不是说了吗?霸图从军火生意上轨道之后就很少杀人了,方锐一定会平安回来!」陈果站出来安慰脸色或多或少都不大好看的同伴们,「我去联络人来修理门口,你们该忙什麽的继续去忙吧!」

既然老闆都这样说了,跑出来看情况的兴欣成员们也就三三两两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前辈,外面还好吗?」在听见爆炸声响后被留在监控室裡继续等微草回应的乔一帆看见叶修回来了,立刻担心的开口询问。门口装设的监视器因为爆炸的关係不是坏了就是偏移了原本的位置,坐在监控室裡的他完全没办法知道外头的情况。

「张佳乐被带走了,门口被炸出了个大坑,不算是什麽大问题。微草那边怎麽说?」

「他们可以答应合作,但是要看我们这边可以开出什麽条件。」

「跟他们约个时间仔细谈谈,我去外面转转。」

「好的,前辈辛苦了。」

叶修离开监控室后先去确认放在技术部裡的炸弹和研究资料没有被早就熘出来的张佳乐摸走,然后又去其他地方看了看确定没有太大的损失才回来。

「前辈!」

「怎麽了?」

「是方锐前辈的事!」乔一帆把刚才意外接到的通讯内容一字不漏的告诉叶修,「他说他可以帮方锐前辈从霸图裡逃出来。」

「他有没有说他叫什麽名字?」

「有,他说他是霸图裡负责看守方锐前辈的人,叫林敬言。」


义斩的人把张佳乐送回霸图后就回去B市了,来接人的张新杰还和楼冠宁简单的商谈了之后的合作。

「咳、副首领......」

「先进去检查身体。」张新杰稍微查看了一下张佳乐身上的伤势,「其他的之后再说。」

张佳乐点点头,无精打采的到医疗部去报到,好一番折腾后得到了一个要休养两个礼拜的结果。

「休养两个礼拜?」

「是的,休养两个礼拜。详细的情况我们已经报告给副首领了,副首领让您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去首领的办公室讨论事情。」

「我知道了。」

张佳乐回到宿舍的途中遇到不少熟面孔,大多是和他随便聊个几句再关心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后就放他快点回去休息,但也有不少人简短的向他说明这几天发生的事。

兴欣方面能设陷阱抓他,不可能是心血来潮,一定是霸图内部有人透露了他们的行踪。即使会被抓也和他的冒然深入有很大的关係,之后的内部清洗也是难免的。

回到自己房间,除了被喝令要养伤两个礼拜之外心情还算不错的张佳乐冲进浴室裡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抛掉前几日在敌营裡无时无刻的戒备,脑袋裡也有了空档来想想这段时间裡发生的事情。

根据在飞机上和孙哲平探讨的结果,对于叶修一系列抽风行为和言论,大概、可能、也许叶修是真的喜欢他。

要不然要怎麽解释他都离开百花了对方还紧追不放,就算抓了他的确能带给兴欣利益,也不至于抓着当年的交易不放手。

──你喜欢叶修吗?

苏沐橙在地牢裡问过的话又从张佳乐脑子裡冒出来,可是比起那时候的茫然,他现在更多的感觉是头痛。

总之先把伤养好再说吧,反正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再碰到那傢伙了。

他任由温热的水流滑过身体,将脑袋放空。


张佳乐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他伸长了手把床头柜上响得震天的闹钟按掉,用脸颊蹭了蹭枕头捨不得起来。

被抓了之后还没睡过一场好觉的某霸图重要干部在起床和赖床之间挣扎了一分钟,还是勉强战胜睡意打着呵欠起床梳洗换衣服。

霸图的餐厅裡一如既往的热闹,张佳乐拿着自己的早饭随便选了一个空位坐下,边吃边想着他回来之后好像还没看见过林敬言,方锐被抓了,该不会就是让林敬言看着他吧。

他顺口向坐在他旁边吃早饭的人打听了一下方锐是被关在哪裡,打算去过首领办公室之后过去一趟。

敲门,被喊进去,站在旁边当人形柱子。

韩文清拿起手边的电话让张新杰过来一趟,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张佳乐。

「我这次去有记下来兴欣的内部地图,给我一隻笔和一张纸。」被盯着的人立刻表示自己能拿出将功赎罪的东西,伸手讨要纸笔。

于是当张新杰进来后看见的就是一个在认真批阅公文,另一个认真埋头画地图的同僚。

「兴欣要求重新谈判。」

「嗯,教给你全权负责。听说义斩炸了兴欣大门口?」

「赔偿金今天会汇过去。」张新杰将目光转向张佳乐,「技术部研发的微型炸弹还在兴欣手裡。」

「那就用方锐去把东西换回来。」

「还有关于之前调查有关叛徒的事......」

张佳乐替地图标上名称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叛徒?」

「只是猜测而已,是上层的怀疑。」

「新来的人不大安分。」韩文清冷着脸。

「地图我画得差不多了。」张佳乐把桌上的纸递给张新杰,对上层的勾心斗角没什麽兴趣。「对了,老林知不知道这件事?」

韩文清和张新杰同时沉默了。

「等等,不会吧?上层怀疑的人是老林?他不是比我还早进来吗?」

如果上层怀疑林敬言有背叛霸图的可能性,那派他去看守方锐就是一个让他澄清自己的机会。

想起之前林敬言曾和他说起那个总是喜欢待在他身边的少年,张佳乐的心沉了下去。


评论(7)

热度(9)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