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11

>总有种没把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的感觉(艸

>叶神真心不好写啊


张佳乐偷偷观察了乔一帆和安文逸来地牢的时间,幸好这两个小辈虽然单纯了点,但时间观念还不错,过来地牢的时间都很固定,误差不会超过五分钟。

如果他要逃跑,下午乔一帆来把他吃完的餐盘回收之后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外头那个监视器是个大问题。

为了延长逃跑被发现的时间,从拿到髮夹后他就以养伤的名义一直缩在被子裡装睡,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能拖延多久。

脚步声、开锁的声音、开门声,最后是餐盘被收走的声响。

窝在被子裡的张佳乐数着秒数,在乔一帆刚踏上楼梯后不久翻身下床,把枕头塞进棉被裡弄出他还在睡觉的假象,三步併作两步的跑到牢房门边拿着髮夹捣弄上面的锁,这边的锁比脚镣上的好开一点,没花太多时间就听到了熟悉的喀答声。

张佳乐打开门,快步走到牢房外,再把门锁锁回去,为了躲监视器贴着牆面慢慢的往一楼走过去。

兴欣因为总人数少的关係,相对起来对基地周遭的守卫比起其他势力弱上很多,目前几乎都是靠电子设备和陷阱才没有让基地本身被攻破。

知道这点的张佳乐盘算着在逃出去之前可以先在兴欣基地裡晃晃,只要没遇到人,说不定他可以顺利的把被搜走的东西拿回来。

兴欣一定有和霸图研究部差不多功能的部门,通常技术人员的武力值会比较低,就算是空手他应该也能全部摆平。

他边小心翼翼的避开兴欣内部的监视器,边记下他走过的所有路线开始找有可能是研究部门的地方。

「叶修又跑到哪去了?」

「在监控室裡,大概是在忙吧。」

「他还要忙什麽?昨天不是已经和霸图谈得差不多了?」

「等他弄完应该就会告诉我们了。」

「那我先去收发室看看下午的信件。」

「好,辛苦了。」

女子们的交谈声从转角处传来,张佳乐随便选了离自己最近的门躲进去,贴在门上迅速打量着他躲进来的房间是什麽地方。

白色的牆,白色的床,白色的桌椅帘子,还有弥漫在空气中隐约渗入身体裡的消毒药水味道。

「谁?」坐在电脑前整理药品资料的安文逸纳闷的回过头,对上张佳乐的目光,瞪大了眼。

张佳乐立刻冲上去捂住他的嘴,严肃的威胁他。「我没有要杀人,如果你不把我逃出来的消息通报出去,我就放开你。」

安文逸点点头,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赢张佳乐,不打算跟他硬碰硬。

「那我等一下把你绑起来你也能配合?」

安文逸沉默了好半晌,又点了点头。

张佳乐照着他说的话放开安文逸,拿起安文逸挂在椅子上的医师袍把他绑起来。

要不要顺便问问他兴欣的技术部门在哪?从口袋裡掏出乔一帆带给他的髮圈束起头髮,张佳乐思考着。还是算了,要是他不肯说也是白费功夫。既然已经被发现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逃出去。

张佳乐从柜子裡翻出医疗用的鬆紧带,把安文逸的脚也一起绑了才放心的离开医务室继续逃跑。


楼冠宁和义斩的几个正好没事的主事者跟在孙哲平身后来到兴欣的基地附近。

「兴欣的基地盖在这裡没问题吗?附近好多民宅啊。」文客北朝四周望了望,「要是不小心闹出什麽事,赔偿金应该不少。」

「我之前来的时候问过。」孙哲平继续走在最前面领路。「好像是他们老闆娘的老家在附近,捨不得搬太远。快到了,就在前面而已。」

「东西记得准备好,别忘了我们这次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和叶神他们联络感情的。」

「兴欣的人看到我们应该会吓到吧?」

「那也要有人在门口看到我们啊。」

「这个时间兴欣的老闆好像会在门口附近负责收件?」


放在监控室裡的烟灰缸已经半满,叶修瞥了眼,伸进口袋裡想再掏菸出来的手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差点把这玩意忘了。

「联络微草了没?」他问坐在监控台前的乔一帆。

「已经联络上了,那边表示要再过十分钟才能开始会谈。」

「嗯。」叶修把写着技术部三个字的小牌子从口袋裡拿出来,放在桌上。

上回去技术部的时候他看门上的牌子已经鬆到快掉了,想着先摘下来之后再贴回去,放着放着再加上最近一直在处理张佳乐的事不小心就给忘了。

「前辈,通话已经接上了。」

「知道了。」叶修走过去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麦克风。「喂喂,对面是王大眼吗?」

死一般的寂静维持了大约五秒。

乔一帆惊恐的望向叶修,不敢相信他竟然当着对方的面把这种称呼喊出来。

「这裡是王杰希。」微草的负责人听起来不是很介意叶修的称呼,「找我们有什麽事?」

「之前微草的那个委託是你发过来的吧?」

「对。」

「情报等等就发给你,报酬的话换另一种方法付如何?」

「......你先说说看。」

「放心,不是什麽难事,只是想跟你们借几个人找找霸图的麻烦。」

「让我们考虑一下。」

「好,我就坐在这等,你们慢慢想。」

在等待微草回复的时候,乔一帆注意到有另一个通讯要求传来。「前辈,陈姐发来了通讯要求。」

「老闆娘?她这个时候不是在收发室吗?」叶修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让乔一帆保留了微草的通话,接通陈果的通讯要求。

「叶修,你什麽时候约楼冠宁他们的怎麽没有先告诉我!现在人都快到门口了。」

楼冠宁?叶修怔了怔。他什麽时候约了义斩的人......

「老闆娘,先不要放他们进来。」

「不要放进来?可是我已经放进来啦。等等,他们站在门口干什麽?」

巨大的爆炸声响同时从通讯台裡和门外传来。

「老闆娘!老闆娘!听见没有?」

「咳咳。」另一头有什麽人代替陈果接过了通讯器。「叶神,抱歉了。」

「你们跑来兴欣做什麽?」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请把张佳乐交出来吧。」


评论(3)

热度(1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