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10

>这篇大概到十七完结吧


隔天叶修准备好要和霸图谈判的时候,先确认了方锐的生死。

「他还活得好好的,没伤没病。」张新杰的声音停顿了下,「霸图不会拿已经没有价值的东西做交换。」

「口说无凭。谁知道你们上层那群老头会不会突然觉得他没价值了,要你们立刻把人处理掉。」

另一端的张新杰沉默,对于叶修把霸图正值壮年的高层们形容成老头不予置评,至于他所说的情形的确是霸图高层极有可能会做的事,如果不是还需要拿方锐来和兴欣把张佳乐换回来,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开口保证方锐能安然活到现在。

「你把方锐叫来让他自己跟我说他没事。」叶修提了要求。

「可以。」通讯台裡隐约传来张新杰让后辈去把方锐带过来的吩咐,回过头来问起了张佳乐的安危。

叶修咳了两声,告诉他张佳乐在他们的地牢裡睡得正香,不过他们就不方便把人带出来了,怕他逃跑。

张新杰比较了一下兴欣和霸图的总武力值,勉强接受了这样的理由,但就算他知道兴欣除非是任务需要不会杀人,还是要求叶修要对等的拿出张佳乐人还安好的证据。

「要不你随便指定几句话,我让人去找张佳乐录给你听?」

「......就这样吧。」

坐在一旁旁观的乔一帆主动接下了去找张佳乐录音的工作,昨天晚上他去探望张佳乐时人还在昏睡,乔一帆找来安文逸来再帮张佳乐看看,吊完了一瓶药水之后他才离开。

熟门熟路的走下楼梯,乔一帆往牢房的方向走了几步就看见裡头搂着棉被在发呆的张佳乐,而他早上送来的早饭完全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你醒了。」乔一帆有些侷促的走进地牢,把张新杰提出的条件转告给他。

「你说张新杰要用方锐把我换回去?」

「是的。」

「哦,那要我录什麽?」

乔一帆把写着指定语句的字条递给他,打开手机的录音程式。

张佳乐维持着心不在焉的表情念完了句子,等乔一帆收起手机拿出答应要带给他的髮饰后才回过神来。

「谢谢。」他有注意到乔一帆似乎有点在意那盘没被动过的早饭,补了一句。「东西我等一下会吃掉。」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目送那道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张佳乐扬起嘴角,摩娑着刚到手的髮夹。

逃出去的钥匙到手了。


张新杰听了张佳乐的录音,确认张佳乐至少还能说话,示意把方锐押过来的林敬言拿掉塞在他嘴裡的布条,让他跟兴欣报平安。

方锐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喂喂,老叶听见没?」

「你在霸图过得还不错啊?声音听起来挺精神。」

「那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呢!」

「就别是把你养胖了之后好宰掉。」

「怎麽会。」方锐乾笑了几声,「这不是要交换人质了吗?」

「在回来之前你自己悠着点。」

「知道、知道。」

张新杰觉得这样的对话已经足够让叶修知道方锐还好好的活着,让林敬言再把布条塞回去,顺便把人也押回去关着他的囚室。

「可以了吧?」

「嗯,方锐还活着,张佳乐也还活着。你打算用什麽方法交换?」叶修问。

他知道张新杰既然会提出交换人质的要求,就一定仔细思考过各种可行方案,但也变相的代表他们能讨价还价的地方有限。

「五天后,选一个不在霸图也不在兴欣势力范围内的地方交换人。除了张佳乐以外,包括他身上带去的所有武器和物品全都要归还。」

「不行。」他一口回绝,「这样兴欣太亏了。」

「那些东西是霸图的研究结晶。」

「谁让你们的人不小心被我们抓了。」

「方锐也在我们手上。」

「至少他不会在身上带个什麽兴欣的秘密文件。」

张新杰皱起眉,「不管如何,那些东西都不能继续留在兴欣。霸图可以提供一部分资料作为补偿,当然不包括核心资料。」

「那种东西还用你给我们?要给就给核心资料!」

讨论了整个上午,最后确认下来的方案是兴欣依旧要照着先前的要求把东西都还回来,但是可以拿到霸图接下来几项武器的优先购买权。

「交换的内容是你们提的,那交换的地点应该换我们提了吧?」

「说说看。」

「就在微草如何?不在霸图也不在兴欣的势力范围内,也没有结盟问题。」

张新杰看了宋奇英一眼,接到指示的后辈立刻开始查找有关微草近来的所有资料。宋奇英迅速的浏览过电脑裡掉出来的资料后,向张新杰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微草可以,具体的地点和时间之后再讨论,今天先这样。」

注重时间的张副首领发觉已经快要中午,立刻果断的将谈判告一段落,按下取消通话的按钮。

「奇英。」

「是的?」

「吃完午饭后通知义斩,开始行动。」


兴欣的小辈们还要多点训练啊,这麽容易被骗一点都不像是叶修那傢伙教出来的。

张佳乐窝在被子裡捏着扳直的髮夹放进脚镣的锁孔裡戳弄,试着自力救济。

开玩笑,要是真的乖乖让霸图用方锐把自己换回去,再加上他拿了新开发的微型炸弹东西却落到兴欣手裡......光想想老韩生气的样子就觉得吓人。

他一直都知道地牢外兴欣特地安了一个监视器盯着这裡,因为他手腕上的伤,现在除了一日三餐乔一帆会送来之外,还会有个叫安文逸的小医生会来帮他换药,大大提高了他逃跑被发现的可能性。

唯一称得上幸运的也是因为手腕上的伤,为了避免伤上加上伤,安文逸报告过叶修以后让他不用再继续带着手铐,只要戴着脚镣就好,这样他要逃的时候倒是少了不少麻烦。

这东西也太难用。张佳乐鬱闷的继续往锁孔裡戳戳戳,无比怀念跟着其他东西一起被搜走的开锁工具。

喀喀。

啊、开了。


评论(4)

热度(22)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