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09


>边写这篇边想着好想开新坑啊

>终于写到我一开始开的脑洞了!感动!


监控室裡的工作其实挺无聊,魏琛老实的待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后下午就找了个藉口出去外面晃晃,路上遇见陈果时还被警告不准在走廊上抽菸,下次再犯就扣工资。

绕着整个兴欣随便走了一圈,魏琛回到监控室裡就看到乔一帆正对着监控萤幕发愣。

「小乔你看啥呢?萤幕上长花了?」

乔一帆回过神,小声的回答着他是在看地牢裡的监控影像。

魏琛探过头去瞥了一眼,哼哼两声。「这还算是轻的,你没见过早些时候那个乱七八糟的时期,几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连个共识也没有,杀人放火想干啥就干啥,抓到敌对成员直接做了连查证都懒。」他重新点了根菸,没讲太多事,蹲回后面沙发上自己回想当年去了。

乔一帆操作控制台,把地牢裡的监视画面调到角落,正在翻着各处的监视画面查看有没有异状的时候,另一边的机器上传来了通讯要求。

闪着红色光芒的指示灯看起来有些刺眼,乔一帆反复确认着通讯要求的发送者,转过头看向魏琛。「魏前辈。」

「干啥?」

「霸图发来了通讯要求。」


重複了几次把关节拆下来又装回去的过程,叶修抬起张佳乐的下巴,发现人已经痛晕了过去,立刻走到地牢边拿起刚才让人送来的水盆,哧啦一声把裡头的冰水全往张佳乐的头上倒,顺便把他嘴裡的手帕抽出来。

「醒了没?」

被冻醒的张佳乐勉强睁开了眼,用力往叶修的方向呸了一声。「要杀要剐......」

「哪来这么便宜的事。」叶修笑了,躲过张佳乐吐过来的那口唾沫。「死很容易,难的是好好活着。」

张佳乐瞪着眼看了叶修好半晌,「你到底想干啥?不会说就是不会说,要是这么点痛我就把霸图事情全倒给你哪能活到现在!」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说不准你疼晕了就说了。」

被冰水淋湿的衣服和裤子紧贴着身体,张佳乐不自在的动了动,看见叶修又靠过来,就算脚上铐着的脚镣重得要死,他还是用仅剩的力气抬起右脚狠狠的往叶修身上踢过去。

叶修往后退了几步躲开张佳乐的偷袭,看着张佳乐把力气用尽而变得更苍白的脸色,再度走近伸手摸摸他的脸。

很冷,冷得像是死人一样的温度。

地牢裡原本就不暖和,加上叶修刚才倒上的那盆冰水,就算张佳乐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揍叶修,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贴上来的手很温暖。

被冻得发紫的唇在手指的磨蹭下终于回復了一点温度,嘴对嘴用力紧紧贴着,没有深入,只是带着点亲暱的吻。

张佳乐愣了愣,任由叶修亲了好几秒才张嘴咬下。

叶修喜欢看张佳乐像这样即使处在困境中仍然生机勃勃的样子,他躲开了张佳乐又一次的袭击,勾起嘴角,将手伸进张佳乐的衬衫裡,感觉着同时受到寒冷与屈辱侵袭的身体正微微的颤抖着。

正当叶修想再继续做点什么的时候,有个人敲响了牢笼的铁栏杆。

叮叮叮。魏琛站在地牢外,脸上没了平时惯有的戏谑。

「方锐失手了。」


安文逸接到呼叫,匆匆赶到地牢裡时正好在走廊上和叶修魏琛擦肩而过。叶修简短的向他解释方锐被霸图抓了,让他帮张佳乐检查过后就到会议室集合。

地牢的门半开着,滴答滴答细小的水珠从囚犯身上滴进地板聚起的小水洼裡,垂下的头隐约能见到白得不太正常的脸色。

安文逸提着医药箱走进去,先测了一下张佳乐的呼吸心跳。

依旧被铐在牆上的人看见他身上的白大褂,没太大挣扎就让他检查身体,确认了没什么大问题,安文逸拿着叶修刚才塞给他的钥匙解开锁死在牆上的手铐,把张佳乐搬到床上去先用棉被包着。

有鑑于叶修老是忘了带呼叫器的习惯,他选择发简讯告诉乔一帆请他传达他会晚点到会议室的消息,他要先去拿新的衣服和棉被来给张佳乐替换,要不然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多一名因为发烧需要照顾的俘虏。

手腕上被手铐蹭下层皮的伤口看起来颇狰狞,上了药做了简单的包扎,从头到尾张佳乐都没发出任何声音。

药膏直接接触到肌肉甚至是神经上非常痛,没喊出来应该是刻意在忍耐。习惯性推测着然后合上医药箱,安文逸清楚的知道他负责的只有治疗,就算张佳乐在他面前突然崩溃,他需要做的也只有将情况报告上去。

安顿好张佳乐的安文逸推开会议室大门,正在分析霸图意图的叶修看向他,安文逸朝他点点头。

「我刚才说到哪?」叶修转回头看着兴欣的成员们,「嗯,对,霸图没提要求。以张新杰的个性不大可能知道张佳乐在我们手上,却没提出要用方锐来把张佳乐换回去的条件。」

「会不会是他们想拿方锐交换点别的东西?」

「也有可能,不过霸图那群人向来护短的很,不会就放着张佳乐一直在我们这。」

方锐在霸图手上,讨论会议上大部分都是叶修和魏琛在说话,偶尔其他人会插个一两句意见,等讨论终于有个确定的结果,也差不多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

「小乔。」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张佳乐那裡这几天盯紧一点。」

乔一帆就像以往一样将叶修派给他的任务答应了下来,边收拾着会议后其他人留下来的水杯边想着的却是还放在他口袋裡,他答应要带给张佳乐的东西。

──魏前辈,叶修前辈好像特别在意张佳乐?

──我就说叶修那傢伙表现得太明显,还以为自己掩饰的挺好。

──叶修前辈......喜欢他?那为什么......

──做我们这行的,谁知道隔天醒来身边躺的人会不会就拿把枪抵着你。敌对立场懂不懂?你别看叶修一副啥都很行的样子,遇上感情他就是个傻逼,蠢死了。

乔一帆把会议室整理乾淨,决定在去吃晚饭前先去地牢裡看看张佳乐现在的情况。


评论(7)

热度(20)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