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周翔】瘾

@暮不夜歸 来还债了,对不起拖了好久呃呃呃

>百粉感谢,之后会开个点文


孙翔原本以为以他的实力,就算没办法重伤轮迴的首领,至少也能将轮迴的参谋伤到无法再开口说话。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屈辱的戴上手铐脚铐,让守卫一步一拖的拉到轮迴的总部裡。

江波涛接到报告的时正在和周泽楷下棋,身为副手的他望着喊出将军后就沉默不语的首领,仔细考虑过后让他们直接把孙翔带过来,首领要亲自看看。

就算被俘虏了,站在他们面前的孙翔依旧是高傲的扬着头,直到被守卫踢了踢膝盖外加按着肩,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下。

这就是嘉世的孙翔?江波涛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随口问了几个问题,跪在地上的人连哼也没哼一声,更不用说是开口回答。

「那就先把他押到……」

还未说完的话被周泽楷拦了下来,江波涛诧异的看着自家首领横过来的手臂,转过头望见的是他比平常更深沉的眼眸。

「……房间。」

「先把他押到首领的房间去。」江波涛立刻将原本要说的地牢改口成房间,虽然不大明白周泽楷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既然首领都开口了,办好首领交代的事情就是做下属的义务。

周泽楷看着孙翔被押离大厅,没有再做出什么异于往常的反应,甚至还跟江波涛一起品尝了厨师新研究出来的甜点,才拒绝了其它人的陪同,独自走回自己房间。

推开房门,往内走几步后往左看是一张可以容纳四个人的大床。孙翔就被绑在那张管家特地为他选出来的柔软大床上。

周泽楷走向前去摸了摸孙翔的脸,虽然差点被咬了一口,但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仍能明显看出他现在心情十分不错。

他第一次注意到孙翔,是在和嘉世交手的时候。

那名少年虽然被推为嘉世的新首领,却冲在嘉世突袭队伍的最前方,像一隻精神奕奕初至战场的小狼,将满嘴的利牙和用不完的力气全化为攻击迎向敌方。

而现在这头小狼就被綑在他的床上,那些曾经只能在梦中出现的想像……

「周泽楷!你他妈的还是男人就解开绳子好好的跟我干一架!」

轮迴现任首领端着那张俊秀的脸庞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会跑掉。」周泽楷弯下腰,在孙翔的眼珠子裡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的由下往上掀起了孙翔的上衣,肆意抚摸着微微发凉的肌肤,周泽楷不顾孙翔一副要吃人的眼神,将唇凑近了他的脖颈啃下了几个印记。

孙翔的骂人大业还在继续,周泽楷捏着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比较粗暴的吻后,他才暂时安静了下来。

唇舌交缠的触感太清晰,孙翔紧闭紧嘴瞪着周泽楷,坚持从尾椎爬升起的麻痒感一定是因为跟对方交换口水太噁心,而不是什么见鬼了的快感。

周泽楷有些意外脾气向来不大好的孙翔刚才被他亲了竟然没有试图咬断他的舌头,犹豫的一边思考着孙翔是不是也对他有好感,一边没有停歇的扒下他的裤子和内裤。

下半身接触到冷空气的瞬间身下的人下意识绷紧了身体,周泽楷专注的盯着孙翔赤裸双腿间疲软着的器官,过了好几分钟才伸出手掌握住。

要害被握住孙翔当然不可能没有反应,虽然曲起膝盖想要反抗,弯起的弧度却立刻被半俯在身上的人压了回去。

「不喜欢?」他将拇指抵在顶端,磨蹭了几下。

接受到刺激的器官很诚实的做出反应,感觉到自己的东西在对方的手中渐渐挺立起来,羞愧耻辱等等的情绪在孙翔脑裡掠过,最后只剩下想要把周泽楷杀了洩愤的念头。

周泽楷看了看身体反应良好的孙翔,爬下床去拿柜子裡定期有人帮他更换的润滑剂。

倒在掌心裡的液体冰凉冰凉的,周泽楷用手指沾了一点润滑液,想要伸进去替孙翔扩张却被对方紧紧併拢的双腿阻挡。

正当孙翔忿忿不平的想着自己为什么要沦落到像个小姑娘一样夹着腿,为了顺利达成扩张目的的轮迴首领就直接把他的腿抬起来架在自己的大腿上,沾着润滑液的手指在阻碍消失后非常顺利的开始攻城掠地。

柔软的地方被入侵,孙翔皱起了眉扭动着身体想逃开,但冰凉的液体依旧顺着手指继续侵入他的体内。

随着手指数目增加还有周泽楷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孙翔不得不面对一个他原本想要忽视的事实。

他要被周泽楷上了。

觉得扩张得差不多了,周泽楷脱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贴近孙翔的身体就要直捣黄龙。

「周泽楷!」

正要进入的动作因为孙翔的大吼声而停了下来,周泽楷将视线从下方的入口移开,望着孙翔咬牙切齿的表情。

「你要是真的敢进来我之后一定会找机会把你那根东西切掉!」

周泽楷勾起嘴角,既高兴着孙翔在这种时候还是这么有精神,也为自己即将得到渴求已久的这人欣喜。

完全没有理会孙翔的威胁,周泽楷直接挺身进入,虽然已经做了扩张,在周泽楷进来后还是觉得痛得要命的孙翔直骂髒话。

「很痛?」周泽楷担心的抚弄着孙翔又软下来的地方,想要再度挑起他的情欲。

感觉到孙翔的身体没有像刚才那么紧绷,他试探性的抽动了几下,换来孙翔几声闷哼。

嚐到甜头的男人这种时候也顾不上分辨身下的人有什么反应,使劲反复挺动着腰身想要和对方更加亲近,弄得孙翔不断的被顶向床头,被綑住的手脚上磨出了红痕。

粗重的喘息伴随着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孙翔咬紧牙关忍耐着周泽楷的东西在他体内摩擦抽送,就算被顶到有点舒服不小心失神了一下也很快就会回过神来再次坚定自己要干掉周泽楷的决心。

周泽楷弯下腰来想再亲亲孙翔,对上他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的眼神,仅是安抚的亲了亲他的眼角,身下的动作反倒越来越凶勐,像是想整个人撞进他的身体裡,每一次抽出后都是迫不急待的进入。

最后一阵频率更快的顶弄让周泽楷在孙翔体内释放出来,他看着孙翔还挺立着的部位,伸出手。

「你又要干嘛!」原本以为对方射出来后就结束的孙翔警惕的看着周泽楷的动作。

轮迴首领瞥了他一眼,又凑过去亲了亲他。「留在轮迴。」

「什么......呃!」

白色的浊液散落在孙翔的腹部和周泽楷的手上。

周泽楷在孙翔释放后走进浴室清洗自己,顺便拿了毛巾和水要帮孙翔清洗身体,等到他走出浴室时,被折腾了半天的某人已经忍不住闭上眼陷入梦乡。



评论(8)

热度(45)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