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08

>伤在乐乐身,痛在我心

>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了(艸


那是他十分熟悉的碰触方式。

带着薄茧手掌在他身上游走,滑过脖颈的双手总是会让他产生下一秒就会被那人掐死的错觉。然后会往下,抚过腹部来到双腿间,尽其所能的将他的欲望挑动起来。

他咬紧牙关,拒绝像是屈服般的呻吟声从嘴裡流出,鼻息却在对方带来的快感中逐渐加重。

在快到达顶点时他醒了,睁开眼后张佳乐茫然的盯着牢房的天花板发呆了好几分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敌营裡作了春梦。

一定是因为叶修那个没下限的前天直接在这裡把他办了的关係!

他苦恼的瞄了眼下半身已经支起来的小帐篷,努力的深呼吸等着自然产生的生理反应消下去。

离这几天以来乔一帆替他送早餐过来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已经清醒的张佳乐乾脆就坐起来等早餐,百无聊赖的让视线跟着牢房外时钟上的秒针滴滴答答的转。

水泥地上响起的脚步声比平时还要轻巧,张佳乐看到今天来送早餐的人竟然是苏沐橙,微微皱起了眉。

难不成是他拜託乔一帆的事情漏了馅?

「为什麽好像很不想看到我的样子?」单手拿着托盘的苏沐橙晃了晃手裡的钥匙,打开牢房上的锁。「我们也好久没见了。」

「原本的那个......」

「小乔被叶修找去做别的事,为了感谢你这几天的配合我们给你加了餐。来,快吃吧。」苏沐橙将托盘往张佳乐的方向推,上面的东西终于不再是白粥和水,而是简单的两菜一汤。

张佳乐低下头打量了突然变得丰盛的牢饭,狐疑的用筷子戳了戳盘子裡的菜,笑了。「叶修又打算做什麽?杀了我?」

「你误会了,这不是传说中的最后一餐。」

不过意思倒是也差不多就是了。苏沐澄看着张佳乐一口一口的把饭菜吃完,视线落在了某人没有刻意遮掩的吻痕上。现在已经不是最初那乱糟糟的时代,就算杀人放火也没人管,更何况张佳乐又是霸图的重要干部,杀了之后麻烦会很多。

她知道叶修没有想杀张佳乐的意思,不是怕麻烦,也不是因为任何战术考量,只是单纯的不想杀掉。

「张佳乐。」苏沐橙将托盘收回来,蹲下身看着吃下迷药而渐渐失去意识的囚犯。「你喜欢叶修吗?」

那是他陷入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乔一帆有些忐忑不安的和魏琛一起坐在监控室裡盯着跳动着的萤幕看,打着呵欠的大前辈没坐多久就窝到后面去翻出菸盒来吞云吐雾去了。

「魏前辈......」

魏琛看了过来,「在担心方锐那小子?」

乔一帆尴尬的点点头,但他的焦躁又不全是因为方锐的失去联络。

方锐在下了飞机进入Q市后给他们打过电话,告诉他们他会先休整一晚再开始到霸图周遭打探他们最近的动静,最后不忘补问了一句开销他可以报公帐吧那他就尽情的去花钱啦。

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繫。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魏琛把菸灰弹进菸灰缸裡,耸肩。「方锐之前在呼啸的时候侦查这块就特别出色,没道理去霸图旁边晃个几下就被抓。」

今天兴欣的早饭时间结束后,原本打算和前几天一样到厨房拿食物去给张佳乐的乔一帆被苏沐橙叫住,让他直接到监控室去就可以了,早饭她会替他送过去。

他转回头继续看着萤幕,心裡想的却是昨天答应张佳乐要帮他做的事。

「魏前辈,我出去上一下厕所。」

刚好抽完一根菸的魏琛挥挥手,让他儘管去,这裡有他顾着。

乔一帆走在空无一人的走道裡,刻意避开了可能会有人走动的地方,往兴欣的收发室的方向前进。他知道这个时间陈果刚签收完今天寄来的信件或包裹,之后会先把它们全都拿到餐厅的桌上放着,等吃饭的时候再把每个人的包裹或信件分送出去。

「陈姐。」他到达收发室的时候,陈果正好在整理今天刚收到的东西。「陈姐妳有多的髮圈和髮夹吗?可不可以都给我一个?」

「喔,行啊。」陈果随手拿了她平时放在收发室裡备用的髮饰递给乔一帆。「不过小乔你要这个干嘛?」

「地牢裡面的......」

「张佳乐?他头髮是挺长的。」

乔一帆将从陈果那裡拿到的髮饰收进口袋中,犹豫的想着叶修只是让他照顾张佳乐的三餐,他不知道自己答应张佳乐要帮他带这些东西给他会不会影响到叶修的计画。

他走回监控室,在魏琛调侃他怎麽去个厕所去那麽久的时候,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睁开眼睛,张佳乐先是恍惚了几秒之后才开始感叹自己来兴欣似乎一直在重複着昏迷跟醒来的循环。

举过头顶的手被铐在牆上,脚上的脚镣也没除下但只能勉强用前脚掌着地,虽然还没看到人但他也知道重头戏要来了。要是兴欣真的只把他关着什麽也不问那才奇怪,张佳乐知道自己的价值是在哪,他比较纳闷的反而是昏迷前苏沐橙问他的那句话。

──你喜欢叶修吗?

「看起来还挺精神的嘛,不错不错。」叶修站在牢房外,向跟在他身后的包荣兴低声说几句话,看着他离开视线范围后才打开牢房的锁走进来,隔了一段距离打量张佳乐现在的样子。「你知道我想问什麽。」

「不知道!」

张佳乐的回答完全在叶修预料之中,他其实也没奢望能一下子就从张佳乐嘴裡把他们想要的情报撬出来,刑求之类的当然也不全是说说而已。

叶修翻了翻口袋,找到苏沐橙之前拿给他的手帕塞进张佳乐嘴巴裡怕他待会不小心咬伤自己,然后在张佳乐的瞪视下摸摸他的肩膀,找到关节连接的地方,使劲卸开。

「呜!」

痛呼声被手帕塞在嘴裡,叶修淡然的看着张佳乐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伸手卸掉了他另一边肩膀与手臂间的关节。



评论(10)

热度(23)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