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07

>五六月的行程根本满到想吐

>拉灯了,呃,写完了如果可以的话会补有肉的番外


张佳乐一直都觉得自己与叶修是各取所需。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纾解欲望,有舒服到其实他也不是太介意上下问题,更何况他原本就是有求于人的一方。

可是这一切应该只到他离开百花为止。

张佳乐隐约记得自己作了一个很长的梦,睁开眼之后看见的仍然是兴欣地牢灰扑扑的天花板,对梦境残存的印象就像堆在潮间带上的沙堡,潮水涨退后就了无痕迹。

叶修不在,身体已经被好好清理过了。

张佳乐仔细想了想,其实撇开叶修那张欠揍的嘴或他偶尔会露出欠揍的表情,外加上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敌对立场不谈,以叶修的表现而言其实算是个蛮称职的床伴。

他习惯性的往外头的时钟上瞄一眼,才发觉他竟然直接睡到将近中午。

大约十二点时乔一帆将张佳乐的午餐端了过来,依旧是白粥和开水,当他走到牢房前,靠在牆边看起来像是在发呆的张佳乐很配合的换了个姿势正面面向关住他的铁栏杆。

「怎麽还是白粥跟水?不怕饿死我啊?」张佳乐嫌弃的看了看乔一帆手上的托盘,来替他送饭的人却像是愣住了一样毫无反应。他纳闷的顺着乔一帆的视线看向自己领口下方一点的位置,半个青紫色的吻痕从衬衫的边缘探出头来。

「叶修没告诉你们他昨晚来这裡做了什麽?」

乔一帆僵硬的摇了摇头,想起了叶修昨天漫不经心的交代着今天的早餐不用帮张佳乐送来了,却没有解释原因。

「能不能帮我个忙?」张佳乐朝他露出微笑。


霸图,会客室。

张新杰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们邀请的客人到达,刚倒上的红茶缓缓向上冒着热气,红褐色水面倒映出半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拿起放在杯托上的小汤匙,从糖罐裡舀起十分之七勺糖粉,倒进茶杯裡,顺时针搅拌了三次。

喝完半杯红茶,寻思着时间也要到了,才将茶杯放回茶托上不久敲门声就如他所预料的响起。

张新杰站起身,看着白言飞领着两名男人走进会客室。

「幸会,我是张新杰,霸图现任副首领。」他伸出手。

走在前头的男人爽朗一笑,率先伸出手回握。「楼冠宁。久仰大名,今天能见到本人真是太好了!」

张新杰朝他点点头,鬆开手,视线朝另一个人身上望去。

「孙哲平。」那人平静的走向前和张新杰握手,嘴角微扬。「好久不见。」

「的确是许久不见了。」

寒暄过后,他们各自在沙发上落座。张新杰让白言飞去向韩文清报告客人们已经到了,然后才替客人们倒上红茶。

「那麽,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谈吧。」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叶修泼了一把冷水到自己脸上,抬起头看向镜子裡的自己却依旧是有点睡眠不足的模样。

昨晚做得有点过了。他不是很有诚意的反省几秒,想着方锐差不多也该到霸图,知道张佳乐被抓老韩一定气得要死。

不过就算气得要死,也不至于派人过来直接把兴欣给炸了吧。

叶修咬着从厨房摸来的吐司走向技术部,去看看之前从张佳乐身上搜出来的武器关榕飞和罗辑有没有研究出个成果来。

他没有敲门就直接开门进去,关上门的时候顺手把门上摇摇欲坠的技术部小牌子摘下来塞进口袋裡。昏暗的室内加上满地乱摆的纸张与杂物,就算是叶修也费了点劲才找到他们技术部的两大支柱在哪。

同样也摆满了纸张的长沙发上,罗辑正趴在上头呼呼大睡,连叶修走进来时弄出的动静都没把他吵醒,看来的确是累惨了。而技术部的头头关榕飞则是窝在工作桌前,拿着工具还在拆解桌上的东西,满脸狂热。

叶修伸出手指比了比关榕飞脸和桌子的距离,毫不怀疑如果现在他往对方头上轻轻一推,那张因为太久没有好好打理自己而长满鬍鬚的脸会立刻和桌子来个亲密接触。

「捣鼓出什麽了没?」他凑了过去,认出关榕飞正在摆弄的是他从张佳乐身上搜出的微型炸弹。

「还没。」关榕飞勉强自己瞥了叶修一眼,视线随即回到桌上的微型炸弹上。「这东西似乎还是试验品,装了不少奇怪的机关。」

「嗯。」叶修应了声,关榕飞是他从垮台后的嘉世挖过来的顶尖人才,他知道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关榕飞就能把霸图的新发明拆得乾乾淨淨,交出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出来。

只是资料归资料,以兴欣现在的家底可不一定有足够的资金把东西做出来,若是要找买家,要抢在霸图前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把这个试验品拆解分析完,再研发成完成品,如果是你需要多久的时间?」他问。

「至少要三个月。」研究狂人回答。

「跳过分析直接研发完成品呢?」

「那样的话应该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心思还留在炸弹上的关榕飞过了几秒才意识到叶修话裡的意思,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盯着菸瘾上来又开始摸出菸盒的某人。「你要干嘛?」

想要跳过分析资料直接取得结果只有两种方法,一是找个人去窃取霸图已经做好的研究资料,二是直接去抓一个霸图有全程参与微型炸弹开发的人让他做出资料。

正好兴欣的地牢裡就有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叶修拍拍关榕飞的肩,「其他的交给我,你好好弄你的研究就行了。」


他走出技术部后不久,就遇上了正在找他的苏沐橙。

「你去哪裡了?呼叫器又没带在身上对不对?」她笑了笑,「果果在找你呢。」

「老闆娘找我干嘛?」

「有客人发了委託过来,让你过去看一看。」看见叶修迈步继续往前走,苏沐橙跟在他身后。「委託人是微草的王杰希,他希望能得到霸图的相关情报。」

「微草的情报部门是废了还是残了?」

「他说他知道张佳乐在我们手裡。」


评论(6)

热度(21)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