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06

>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写稿速度

>我还是继续拉灯好了


又过了一天。

牢房裡的张佳乐算着时间,每隔几分钟就往外头的时钟上投去一眼,其馀的时候就琢磨着单靠自己还有没有办法逃出去。

从他醒了之后兴欣就没有再派人看着他,三餐会有个他没见过的年轻人送来给他,不管是哪一餐都是白粥和水,没饿着他却也吃不饱。

年轻人只告诉过张佳乐自己叫乔一帆,其馀的事不论张佳乐怎麽问他,他全都闭口不答。

脚上的铁鍊哗啦哗啦作响,他有些焦躁的按住晃动的铁鍊,视线又不小心瞄到了摆放在角落的箱子。

不得不说叶修的心思即使是用在牢房裡也是十分缜密,张佳乐脚上的铁鍊是固定在牢房的角落,和箱子在完全的对角。脚鍊的长度正好让张佳乐能勉强看见箱子裡头的东西,却没办法用任何方法触碰到。

他看着箱子裡隐约可见的润滑液、按摩棒、皮鞭蜡烛等东西,实在是很难相信叶修让人把他抓起来完全没带点私人情绪。

很少人知道在几年前,叶修和张佳乐曾经维持过一段不短的关係。

性关係。


那时的百花才刚建立不久,作为新兴的情报组织,百花没少受其他势力的打压。而百花特地为此招揽进来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很好的替他们抵挡住这样的压力,甚至还利用他们取得的情报反过来打击对方。

这对风头正盛的搭档最后栽在了叶修手裡,叼着菸的男人隔着通讯器嘲讽他们别想老用同一套方法在每个地方通行无阻。

被冠上繁花血景名号的两人当然不甘心,埋头再研究过新的入侵方法,还没来得及向叶修一雪前耻,孙哲平就在另外的任务中受了重伤。

那次的任务中身为主力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为了确保能完成任务,决定兵分两路。任务结束后张佳乐才听说了孙哲平受伤的事,匆忙赶回基地看见的却是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气的搭档。

「这是怎麽回事?」咬了咬牙,张佳乐问着病床旁负责看顾孙哲平的队员。

队员战战兢兢的表示只知道孙哲平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有人偷袭,却说不出完整的前因后果。张佳乐冷静下来后也知道像他这样基层的小队员不会知道什麽重要情报,吩咐过如果孙哲平醒了要立刻通知他,随即大步走向百花的情报室要求有关这次任务的所有资料。

偷袭?不,不对,以孙哲平的身手怎麽可能那麽轻易就……张佳乐看着这次任务的报告,一种荒谬的猜想在他心中浮现。

几天后,守着医务室的队员通知他孙哲平醒了。

躺在病床上的那人气色已经比前几天好很多,看见张佳乐进来抬了抬唯一还能活动的右手向他打了声招呼,一副什麽也没发生过的模样。

「左手怎麽样?能治好?」他敲了敲孙哲平左手包着的石膏。

「可以,但没办法好全。」

张佳乐拉过病床旁的椅子坐下,「先把你瞒着的事情全都老实交代清楚!」

「你不是都猜着了?」

张佳乐瞪他,直到孙哲平简短的将事情的经过叙述过一次,才收回目光。「上层找你谈过了没有?」

「嗯。」孙哲平沉默了好半晌,「伤退。」

扛着旧伤硬要出任务这种事由孙哲平做出来,张佳乐其实不是太意外。对孙哲平来说那不是逞强,而只是情况有点超出了他的预期,然后他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其实不过是这样的事而已。

孙哲平养好伤之后就离开了百花,若说张佳乐对搭档的离开毫无感觉当然是骗人的,但他也只能在送行的时候送上对对方的祝福,独自继续为百花效力。

但半个月后,他接到了来自百花高层发出的,追杀孙哲平的命令。


张佳乐的思绪被突然响起的脚步声打断,他纳闷的想着该不会是乔一帆给他送消夜来给他了,结果出现在铁栏杆后的是叶修懒洋洋的虚胖脸。

「你来干啥?」他问。

「你说呢?」叶修反问回去,不意外看到牢房裡的张佳乐一瞬间警戒起来的神色。

他打开牢房的门走进去,视线先落在了他刻意让乔一帆准备的箱子上,然后才看向张佳乐。

被关了大约两天的那人看起来还不是太狼狈,之前帮他换上的衬衫微微发皱,脸上没什麽血色,透着一股倦意眼神却仍是亮的。

在孙哲平离开百花之后的张佳乐都是这样,像是被逼入绝境后只能将爪子伸出来的猫,随时弓紧着背彷彿只要稍稍放鬆就会被压垮。

他提出那个要求时,其实没想过张佳乐会真的答应下来。

叶修走近床边坐下,摆出了想閒话家常的姿态。「我们多久没见了?一年?还是两年?」

「……一年半。」

「怎麽突然从百花跑去霸图?」

「干你啥事!」张佳乐不耐烦了,「我做事什麽时候开始需要跟你报备了?」

「当然是从你答应了那个交易开始。」叶修说得理所当然,「按理说,你消失的那年可以算约定作废。不过我人好,就算没拿到该拿的代价事情也还是办得很妥当。」

张佳乐的手心冒出了冷汗,他知道叶修是在指什麽,在他离开百花的一年后,叶修牵线让孙哲平加入义斩,百花也收回了针对孙哲平的追杀令。

他会离开百花就是看准了经过两年百花对孙哲平的追杀已经逐渐鬆散,还有叶修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是心血来潮,就算他跑了叶修应该也不会太在意。

你妹的不会太在意!

张佳乐有些惊恐的看着叶修靠了过来把他按在床上,笑得一脸和善但怎麽看都是来向他讨债来了。想反抗,一挣扎人要不是往还没好的伤口上面戳就是仗着先前对这具身体的了解摸上敏感带,伤还没好又没吃饱的张佳乐在叶修一吻结束后差点被亲到没气。

到底是哪裡出了问题?他迷迷煳煳的这样想着。


评论(5)

热度(37)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