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喻黄喻]Sleet(二)

我接的第二章……

写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一人的深渊:

联文小伙伴 @雪倌 的第二章,为了方便整理发在这个号上XD

小伙伴产粮速度实在太快……拖延成性的我压力山大ry



       喻文州和夜雨声烦的相遇是在两年前。

       那时的喻文州,住的是一栋老房子。
       数十年前兴建的独栋洋房经过时间的洗裡已经变得老旧,蜿蜒的藤蔓攀爬着外牆,曾经鲜豔的色彩蒙上了一层暗淡的灰,再加上都更后这个地段远离了市中心又没有交通要道经过,知道这点又急于出售的屋主将价格压得极低。
     「这栋房子很久没住人了?」相房子的时候,喻文州在屋子裡逛了一圈后问。
      虽然打扫过,但久未住人的屋子仍能看出毫无人气。
      屋主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支支吾吾的解释着这栋房子偶尔会出现莫名的怪声,住过不少人但后来全都搬走了。
     「房子我买了,就按你说的那个价吧。」他笑了笑。
      签好契约付了钱,几天后喻文州就提着行李搬进新居裡。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先安置好,他拎着新买的小水桶和抹布,决定要先从比较常使用到的卧室、厨房等地方开始打扫。
       两层楼外加阁楼的小洋房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下打扫起来也颇为费事,喻文州忙活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将几个房间都擦拭乾淨。
       厨房裡有奇怪的声音。喻文州把瓦斯炉拆下来清洗时听见了,像是有谁在说悄悄话般悉悉簌簌的声音。
       他并不是太在意,早在查看房子的那天他就注意到了这栋房子因为某些原因会吸引一些小鬼怪在这裡逗留。虽然不知道那个「某些原因」是什麽,但只是这样的小问题并不影响他继续居住。
       晚上做了简单的吃食当晚饭,喻文州只留了客厅的灯,随性的从带来的书本裡挑了一本就坐在客厅裡看了起来。
       才没翻过几页,怪声又开始响起。
       比刚才更大声、更吵杂,明明应是安静的郊区却热闹的像是是有人在开宴会一般。
       喻文州终于无法再继续无动于衷,他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书本,盈满耳边的吵杂声也在那刹那间消失了几秒。
      「现在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我。」他说。「身为客人应该要有的礼貌,应该不需要我一一说明吧?」
       怪声往四面八方消散,一整晚都没有再出现过。
       隔天,喻文州的打扫工作没有遇上任何干扰,一路很顺畅的打扫到了顶端的小阁楼。
       也许是认为来参观房子的客人们不会对阁楼有太大的兴趣,前屋主清理了屋子裡所有的房间就是漏掉了这间小阁楼。喻文州拿着钥匙打开小阁楼的门,累积许久的灰尘无声的朝他飞舞而来。
       他走到了一旁等灰尘落完,才继续攀着小楼梯爬上阁楼。
       阁楼不大,喻文州弯着身体爬上去后几乎找不到可以站立的地方,眼睛所及之处全都是各种不同的杂物,而在杂物之上则是厚到几乎可以当作泥土的灰尘。
       这下可难办了。他叹了口气,已经有了会将整个下午都耗在这裡的觉悟。



       您有一封新邮件。
       喻文州移动滑鼠点开通知,仔细阅读着信件内容。
       寄信过来的是他一位朋友父亲的远房亲戚,因为家中发生了怪事四处求助,几经辗转下才透过关係拿到了他的联繫方式。
       怪事的主角是他们家今年刚上幼儿园的独生女,在小女孩满周岁的时候,女孩的姑姑怕女孩没有玩伴太孤单,把她养了好几年的猫送给这家人陪着女孩,还特别强调这隻猫有多乖巧多亲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猫在来到他们家后从来没有吵闹过,除了吃东西或偶尔在屋子裡走动,大多数的时间牠都很乖巧的待在女孩身边。
       女孩也很喜欢这隻猫,在学会走路之后就常常追着猫玩耍,将牠视为除了父母以外最亲近的家人。
       但猫却在女孩开始上幼儿园不久后失踪了。
这其实是很常见的事,这家人也曾听说过猫很随性或是在临死前会离家的传言,虽然不确定是不是这些原因的其中一种,不过拿来安慰伤心的小女孩这样的理由就很足够了。
       然后怪事开始发生。
       一开始,是女孩偶尔会整夜不睡。
       很多父母都会有在孩子睡熟后到孩子房间查看的习惯,怕睡熟了的孩子踢掉被子着了凉或不小心掉到床下。女孩的父母也有这样的习惯,但半个月下来他们发现女孩越来越常在他们查房的时候坐在床上睁着眼,就算他们用尽了方法哄她睡觉,她也毫无反应。
       之后是女孩开始会四隻着地在地上爬行、发出威吓声,更让他们感到惊恐的是女孩的瞳孔在黑暗中会呈现倒竖的形状发出亮光──就像是一隻猫。
他们也曾带女孩去医院检查过,可是检查出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院方还委婉的告诉他们或许是女孩的精神出了问题,愿意转介他们去精神科再做更进一步的查看。
       女孩的父母坚持自己的女儿绝不是精神病患者,听说亲戚裡有认识某位除妖师,便千拜託万拜託的向他打探到对方的联繫方式,希望能帮他们除去女儿身上附身的猫妖。
       喻文州想了想,拨了信件裡附上的联络电话,向他们详细的询问了一次事情经过,最后告诉他们还没亲自见到女孩他无法确认她是不是被妖怪附身了。
       「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他温和的解释着,「会作怪的并不是只有妖,如果是妖以外的东西我可以再另外帮你们介绍其他人来处理。」
       喻文州的除妖方式是以某种方法将妖怪引到自己的身上,再依靠自身的灵力将其淨化。好处是可以保证妖怪不会继续逗留在原处,坏处是使用这样的除妖方式十分的耗费精力,也会有被妖怪反噬的危险。
       女孩的家和喻文州的新住所是在同一座城市裡,他确认过附身在女孩身上的是因为不明原因受了重伤的猫妖后,就将猫妖引到自己身上来。
       「接下来只要让孩子好好休息就没事了。」他说,在女孩的父母将酬金交给他时,另外请他们帮他打电话觉一辆车送他回去。
       计程车驶到郊区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喻文州付了钱后一步一顿的往自家的方向前进,忍耐着体内的猫妖不断的想和他争夺身体的主导权。
坚持到院子裡的时候他终于支撑不住,只能用手抵着地面才勉强没有倒下去。
        这时一把木剑突然凭空飞来,直挺挺的立在喻文州前方。
       「太笨了太笨了太笨了,你怎麽还在用这种笨法子!发现我的时候不是就应该要把我拿去用吗?」
        小小的人影站在剑柄上,对着他喋喋不休。
        「……你是谁?」他愣愣的问。
        「夜雨声烦!最强的剑妖!」小人影咧开嘴角,不无骄傲的大声回答。


(TBC)


第三章遥遥无期!(被吊起来打

评论

热度(5)

  1. 雪倌Wandering Shadow 转载了此文字
    我接的第二章…… 写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