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喻黄喻]Sleet(一)

联文小伙伴的第一章!

我真心觉得我文笔太渣接了小伙伴的文会破坏文章美感啊呃呃呃呃

一人的深渊:

老梗的除妖师paro,脑内私设比较多,清水向

喻黄黄喻无差,标题是冰雨的意思,感谢联文小伙伴赐名XD

专注1v1二十年,不会有拆CP情节,请各位看官安心

可能小学生文笔(艸)祝食用愉快




  阳春三月和煦的晚风,催开了李树满枝的花芽。

    正值赏花的季节,街上人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一路好不热闹。月色点染上枝头,远远投下人群流动的影子,把那些平日里难以消解的尘嚣也一并吞了去。

  良辰美景夜未央,这时候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可就显得有点落寞了。

  眼下就有这么一位,约莫二十出头的模样,个子不算特别高,留一头清爽的短发,白衬衫穿在身上还有些晃荡,下摆仔细地扎进裤腰里。他人长得还挺清俊,可算不上扎眼的类型,属于往人海里一丢就找不着的那种,这会儿走在马路上却频频引人侧目。

  “嘿,你看那人。”一个姑娘用胳膊撞了撞旁边的同伴,“……身上背着啥呢?”

  她声音挺小,却还是让人家听了去。走在前头那青年侧过头,眉目温和的样子,也没说话,只是冲她笑了笑。姑娘让他笑得有点脸红,扭头又去揪她朋友的衣服,再一回头只见人潮如织,那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年轻人倒也没走远,只是拐进了一条暗巷。这儿没什么人住,零零星星有几户昏黄的灯光,比起外头就荒凉了不少。人嚣和花香逐渐离他远去,安静得能清楚地听见皮鞋踩在水泥路面上哒哒的响声。他一个人摸黑在巷子里走,也不觉得孤单或者害怕,抿着个平和的笑容,兀自跟他的旅伴说说笑笑。

  ——对呀,他是有旅伴的。

  此时他的旅伴正扒着衬衫口袋的边缘,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随着他走路的动作一颠一颠的,嘴里还念念有词。它瞧着像个做工精致的玩偶,抻头扒在人家口袋上东张西望,时不时跌回去打个滚儿,又扑腾几下灵活地从衣服里钻出来。

  “文州文州!”小家伙拽了拽他衣服的前襟,那上面还残留着刚沾染上去的淡淡的花香,它吸了吸鼻子,揪紧胸口的布料试图往上头爬,一不小心失手跌下来,正好稳稳地落在对方的手掌心上。

        “我接着跟你讲啊——”这小人索性一屁股坐在掌心上,揉了揉被摔疼的鼻子,“那会儿我经过蓝溪阁大门口,迎头碰上一毛头小子,我见他骨骼惊奇资质颇佳,一不小心就多说了几句,那小子居然指着旁边一排子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啥阁主说蓝溪阁门前禁止大声喧哗,我说魏老大向来都是对外不对内那天我从茶馆碰见他还看见他饭后一支烟抽得正逍遥呢,背后就贴着那什么禁烟标志,老板那头举着个盘子就要冲过来了,可是打不过没办法啊你说是不是?再说我这也不是‘大声’喧哗啊,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大声了,来来来调个手机应用出来咱们测测分贝——”

  那年轻人只是笑也没应声,抬起手将那小家伙送上自己的肩膀。那小不点轻巧地跳上去,在他肩膀上安稳地坐下来,两只手撑着小小的身子,还晃荡着两条腿。

  “夜雨……怎么了?”见它半晌没出声,年轻人偏头注视着他聒噪的小旅伴。

  “附近有什么东西。”被称作“夜雨”的小不点一脸诡秘,“文州我跟你说这黑灯瞎火的指不定有什么猫猫狗狗窝着呢,天越来越热了各路神仙也要准备上班啦,待会儿真碰到什么可别吓得乱叫,莫慌抱紧我知道吗?”
 
   话音还未落,脸上就挨了一下。文州——喻文州用手指轻轻戳它的小脸,眼睛里笑意更深。

  “你这个模样……我也得能抱住你才行啊。”

  “不急!”夜雨一边躲冲它袭来的飞指,一边还没耽搁说话,“等再过几年我修成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形再来也不迟——哎哟哎哟别戳了,这是啥招?幻影无形指吗!”

  “鬼影缠身。”喻文州又笑了笑,抽回作乱的手指,改去摸身后那块被黑布裹着的长棒状物什,夜雨从他肩膀上跳下来,这次倒是很轻松地落在了地面上,伸了伸胳膊腿,似乎是在做准备活动。它悠闲地伸了个懒腰,转头去看前面的情况,一张小脸顿时皱成一团,“哎哟”一声“惨惨惨”地念叨起来。

  而在他的前方,只有一条孤零零的巷道,半个人影的都没有。

  喻文州此时已经将那块黑布扯下来,露出了原本裹在里面的东西,这如果让刚才那个姑娘看到了,恐怕会大失所望。那是一把平凡无奇的木剑,剑身连一点花纹都没有,只是在剑柄的末端刻着一个疑似六芒星的图案,歪歪扭扭的,如同小学生信手涂鸦。他小心地将木剑取出来,轻轻抚摸那个拙劣的刻印,然后蹲下身去,将木剑捧在自己胸前。在旁边走来走去的小家伙立刻朝这边蹦过来,几步就踩上剑尖。它用来束发的浅色发带随着奔跑的动作恣意飘扬,像一只起舞的雨蝶,在暗沉的夜色里隐隐泛起幽蓝的光芒。

  然后在喻文州的眼前,世界开始变化了。

  幽蓝色的光芒从剑柄的符号开始疯狂生长,像某种植物的藤蔓一般,迅速缠绕整个刀身,新绿的竹笋从他脚下拔地而起,很快长成一棵棵苍翠的青竹,把他的背后严丝合缝地包裹起来。明镜似的天空却降下莹蓝色的雨滴,无声无息地砸在地上,汇成一滩滩小水洼,漾出细小的波纹,映照着在半空中沉浮着的,像水母或某种浮游生物一般半透明的影子。

  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他手中完全大变样的“木剑”,握着的剑柄像水晶似的通透,剑身缠绕着精雕细琢的纹路,清莹的剑刃罩了层青蓝色的薄雾,吐露着刺骨寒气。

  妖刀“冰雨”,确如其名。

  “可惜没有选个好主人。”

  就在他近旁的一栋楼上,有个人如此感叹着。他背靠着墙,正侧头偷偷往窗外望。整栋楼都黑着灯,从外面看就是很寻常的一座融入夜色的小楼,他有不被发现的自信。

  “嗯……”房间里的第二个人出声了,却没有做出回答。他瞥见窗边那人投来的目光,只是笑了笑,转去问坐在他旁边的第三个人,“小周,你觉得呢?”

  第一个人把脸转了回去,看来是不指望能得到什么答案了,他继续观察远处那个蓝色的人影,心不在焉地,明显失去了最初的兴趣。正当他打算把目光移开的时候,他看到喻文州突然抬起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

  那个瞬间,他觉得某种彻骨的寒意像针一样扎进他的心脏,不自觉地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冷不防撞到另一个人身上。他吓了一大跳,又感到自己的肩膀被安抚性地拍了两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是某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自己身后来了。

  “队长……你不要吓人好不好?”他舒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抹了把额角的冷汗。

  周泽楷没搭腔,他看着楼底下那个人影沉默了老半天,末了才吐出两个字。

  “是他。”

  “谁?”这是刚才第二个出声的人,这会儿他也走了过来,直接凑到窗户跟前。按照他后来的说法,就是反正已经败露了,与其继续偷偷摸摸地围观,还不如选个更舒服点的方式。

  “是他。”周泽楷停顿一会儿,又重复了一遍,语气笃定。

  “黄少天。”

  
(TBC)



**最后的三人组是小周、小江和杜明

第二章请等待联文小伙伴w

评论

热度(24)

  1. 雪倌Wandering Shadow 转载了此文字
    联文小伙伴的第一章! 我真心觉得我文笔太渣接了小伙伴的文会破坏文章美感啊呃呃呃呃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