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韩叶】问候



>去唱K唱到十年跟小伙伴说好的产物

>很短我知道,因为拉灯啦

>坑好多还一直开新坑的我(远



若是问韩文清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叶修,说实在话,他也答不大上来。

他与叶修的确是认识很久了,做为对手,他们在荣耀的赛场上争斗了十几年,做为朋友,这十几年来私底下也没有少聚过,许多人看到的只是嘉世或兴欣与霸图的势不两立,却没看见场下的他们也不过是有着共同兴趣的普通人而已。

韩文清和叶修都不是会把情爱挂在嘴边的男人,就算做过几次他们对这种行为的定义也只是单纯的替彼此抒解欲望。

性跟爱原本就是能毫无关联的事物。

最开始,是他们谁也没有意料到的擦枪走火。

那是在某一年的夏休期,独自来H市办点事的韩文清找了叶修一起吃饭,才刚离开餐厅不久他们就遇上了场大雨。

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就近避到韩文清住的饭店裡去,怕真的淋雨淋到生病,想着反正浴室也够大,没甚么避讳的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块挤到了浴室裡洗热水澡。

热水从花洒中流出,朦胧的水蒸气渐渐在不算宽广的空间裡瀰漫。

身上淋过热水后变得温暖了点,他们将已经紧黏在身上的衣裤脱下,视线不免扫过双腿间的某个位置上。

「挺大的嘛。」叶修开口,语气听不出是赞赏还是调侃。

韩文清没理他,迳自拿起了饭店裡的肥皂准备清洗身体,叶修往架子和牆边张望了一会儿,也弄了点沐浴乳来抹。

一时之间浴室裡只剩下哗啦啦的水声,还有在蒸气遮掩下叶修依然毫不避讳的打量目光。

从肥皂中搓出的细小白色泡沫沿着颈部往下蜿蜒,残留在皮肤上的水痕带着一部分的泡沫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往下滑动,虽然平时有在抒解欲望,但被注视着的部位还是渐渐有了反应。

「看够了?」

生理反应完全是不可抗力,即使很清楚这点,就算是韩文清也不可能对这种事完全坦然。

「老韩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叶修凑了过来想知道韩文清脸上的红色到底是热气蒸出来的还是脸红,「互相帮忙不是挺正常的?」

伸过来的手毫不客气的握住了那个微微挺立的部位,韩文清皱了皱眉,没拒绝,反而直接把人拉了过来。

放在高处的花洒依旧往底下洒放热水,沾着皂液与沐浴乳的身体相靠着,叶修一手搭着韩文清的肩膀一手放在底下抚弄着他们相贴的东西,水流过眼角时他闭上了眼,却在同时被韩文清吻住。

自来水的味道。他想着,探出舌尖与对方争夺着亲吻的主导权。

结束了亲吻的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欲望被挑起的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想要继续下去的意思,索性将身体先冲洗乾淨后转战到床上去。

于是就这样做了。

在那之后他们又做了几次,毕竟他们能碰面的时间不多,也并不是每一次的情况都允许他们能这样放纵。

他们不是恋人,却又多了朋友之外的关係。

很多年后,韩文清与叶修都已经退役,有了各自的生活后平时也没有特别再联络过。

「老韩?」

正在等红绿灯的韩文清听到了熟悉的嗓音和称呼,转过头来就看见站在他身后朝他挥了挥手,还是一贯的閒散打扮。

「有空没?一起去喝个东西?」

「待会还有事。」

「那就之后再说吧,看你的样子过得还挺不错的啊。」

「你也是。」

道路对面的红绿灯信号开始转换,他们身旁的行人或快或慢的开始往对面前进。

「再见。」

「保重。」

不管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的他们之间只仅剩几句普通的问候。



评论(4)

热度(12)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