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張佳樂蘇力十五題:02.微微蹙起憂鬱的眉

張佳樂有一副長得挺秀氣的臉蛋。

小時候身型還沒長開,偶爾會有幾個不長眼的把他認成女孩,他也懶得澄清,能揍的就狠狠揍一頓,不能揍的就露出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隨便敷衍個幾句後找藉口離開。

此時張佳樂那張挺秀氣的臉蛋就擱在林敬言面前,微微蹙著眉,不管怎麼像看都像是在苦惱著什麼的模樣。

這樣看來倒是有幾分那些小女生們最喜歡看的憂鬱氣質。林敬言想著。不過為了這種問題煩惱成這樣還真是……

「老林。」依舊皺著眉頭的張佳樂終於開了口,「你覺得晚餐應該吃啥好?」

「你從剛才想到現在都還沒想出來?」

對座的那人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要不晚上也去俱樂部裡的餐廳吃吧?」

林敬言與張佳樂同樣是在聯盟第二賽季出道的選手,就算一開始不大熟悉,這幾年來比賽打來打去,不熟悉也打成熟悉了,更何況他們原本就都是很容易跟周遭人熟絡起來的性格。

林敬言很少見到張佳樂真正消沉的模樣,在百花時搭檔退役後一個人肩負起隊伍的艱辛,加入霸圖後背負起拋棄百花的罵名,就連渴望已久的冠軍再次與他錯身而過時,他也已經能心平氣和的告訴隊友,他沒事。

能讓張佳樂蹙起眉頭的其實大多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像是晚餐要吃些什麼,買回來屯放的零食到底要買多少才好之類的煩惱。

「老林你也走太慢了,想啥想這麼認真?該不會是有妹子給你遞情書了吧?」走在前頭的張佳樂回過頭發現林敬言沒跟上,往回走了幾步。

林敬言無言了幾秒。「你這聯想是打哪來的……」

「對一個單身的男人來說,最大的煩惱不就是沒妹子嗎?」

「……你現在最想要的是找個妹子談戀愛?」

「當然不是。」張佳樂極快的否定了,「來霸圖原本就只為了一個目的。」

為了冠軍。


评论(2)

热度(8)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