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叶乐】囚笼 03

>拖延症真的好可怕啊

>脱衣服那莫名温馨了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叶修对乐乐这样又那样呢......


人抓到了。

叶修的意思是要将人活捉回来好好拷问,怕包荣兴那一下真的把张佳乐打死了,确认过他还有基本的生命迹象后,方锐连忙指使着包荣兴和莫凡把人抬到医务室裡去。

人抓到了。明显开始懒散起来的叶修继续在控制台上敲下指令,屏幕上的画面被分成了两大区块,一区是兴欣各处的监视器画面,另一区是不停在跑动的通讯资料。

他盯着不断闪动的通讯资料看了几秒,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拍了拍乔一帆的肩。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是的,前辈,我会尽力。」

尽全力────阻止霸图的人发现张佳乐已经落到了他们手上。

乔一帆在叶修空出的位子上坐了下去,才刚将手放上操作台就听见叶修打开门又关上弄出的声音。

喀答。


医务室的牆装修的时候在陈果的坚持下,被漆成了纯白色。

白色的牆,白色的床,白色的桌椅帘子,就连对周遭环境感觉极其迟钝的叶修每次进到医务室来的时候也能感觉到一股似乎连空气中都盈满的清冷。

张佳乐躺在最裡头的那张病床上,还没醒。

坐在一旁的安文逸正在裁剪纱布,看见叶修走进来也只是抬起头向他简略打了声招呼。

「我用了药,他明天才会醒。」

替张佳乐处理完伤口,安文逸将自己的器具整理好后就直接离开医务室,留着叶修一个人对张佳乐做搜身工作。

闭着眼的张佳乐看起来没了平时的精神模样,安安静静的躺着挺像是一幅美丽的人像画。

叶修伸出手,解开张佳乐身上的外套,从腰侧探进裡面的黑色汗衫一路往上摸,摸到胸前时才想起医务室裡为了以防万一都会准备备用的衣物,与其这样一寸寸的慢慢搜,不如直接把衣服全换下来比较快一些。

从靠牆的小柜子裡翻出衬衫和休閒裤,为了方便动作叶修乾脆直接爬上床将张佳乐整个人扶起来半抱在怀裡,用脚圈住他。

失去意识的人就算被扶起来也是软绵绵的不断往后倒,叶修享受着这单方面的投怀送抱,继续把张佳乐身上的衣服剥下来。

脱了外套之后还半湿的汗衫紧贴着张佳乐的身体,他费了点功夫将衣服慢慢往上捲,手指滑过腹部来到胸前,停顿了一下他才接着把衣服往上拉。

上半身脱完了换下半身,叶修把手移到张佳乐的裤裆,拉开拉鍊。他将下巴抵着张佳乐的肩窝,侧过脸来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却只看到一张歪着头睡得很沉的脸。

这样半抱着人的姿势不大适合帮人脱裤子,叶修让张佳乐躺回床上,手跩着他裤头一点点的往下拉。把人脱光了之后,他还仔细的拿下了张佳乐身上所有的饰品,检查了几个容易藏东西的地方,然后才开始帮他换上衬衫和休閒裤。

魏琛走进医务室时,正好看见叶修在帮张佳乐扣上衬衫的钮扣。

「啧啧啧,人才刚抓到没多久就动手上了,这效率。」



评论(5)

热度(29)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