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倌

頭像by風不語
徹頭徹尾的雜食派。目前全職重病中,寫的cp很雜。

【安清】骤雨

下雨了。

虽然审神者在心血来潮时能够依照心意改变本丸中的气候,但大部分的时候,本丸裡的天气还是照着它自我运行的规则走。

就像是此时这突如其来的大雨。

乌云将原本明亮的天色遮住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正和山伏国广一起整理晒过太阳的棉被们。

晒过阳光的棉被有种柔软又温暖的触感,他们所需要做的是将这些棉被们摺叠好,再一一送去它们的主人的房间裡。

等到他们意识到照射进室内的光线变得有些黯淡时,湛蓝的晴空已经被深浅不一的灰色云层所取代。

「好像要下雨了啊。」山伏国广探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他才刚说完这句话,自天而降的大雨就倾盆而下。

雨水打在泥土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大和守安定看着屋外...

【烛压切】于此笑容之下

*CWT40无料

*本丸向(?


一开始,只是有点在意而已。

在来到这座本丸,被审神者赋予人身前,烛台切光忠就已经知道了压切长谷部的存在。

「长谷部君。」远远地在长廊最底端看见了站在拉门前的那道身影,烛台切光忠露出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听见呼唤声的压切长谷部转过头,没有回应他的招呼,只露出了「是你啊」的表情。

「我刚才经过酒窖附近,次郎太刀说能分给我一些酒,晚上我拿过去你房间裡一起喝一杯?」

压切长谷部瞄了一眼紧闭着的拉门,考虑了几秒后,点了点头。「好,晚上你直接带酒过来。」

原本以为他不会这么快答应的烛台切光忠愣了愣。

「我还有事,先走了。」压切长谷部随意扔下一句话,头...

【安清】关于还未说完的那些事情

*CWT40无料

*现代架空


冲田先生领养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的时候,他们已经七、八岁了,正好是要去上小学的年龄。

「你们可以不用叫我父亲没关係。」蹲下身来的冲田先生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我会对你们很好的。」

出于尊重他们原来的父母亲的缘故,冲田先生并没有更改她们的姓氏或名字,导致在他们开始上学后,班上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的父亲是同一个人,顶多以为他们是家裡住得很近,所以才会一起来上学。

在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的小学时期,他们的一天通常是这麽开始的。

最早起来的是冲田先生,为了要替两个孩子准备早餐,他会在他们该出门的一个多小时之前爬起来,先处理完食材后再叫他们起床。

觉得这...

【烛压切】堕落

※接续〈血色〉

※大纲式写法、大纲式写法、大纲式写法


在本丸中很少人知道,烛台切光忠与压切长谷部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近似恋人般的关係。

不只是前一段时间被送进锻刀房刀解的那一位,而是所有的,包含最近的那把压切长谷部,还有之前的三十六把「压切长谷部」同样都是他所爱恋的对象。

追根究柢,他所喜欢的是从压切长谷部这把刀上诞生而出的付丧神,不管是从锻刀房或从野外归来的新的压切长谷部,他都认为他们是同样的存在。

只是没有记忆了而已。烛台切光忠这么告诉自己。其馀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压切长谷部不在了后,这次担任近侍的刀换成了烛台切光忠。

「这是到目前为止的刀装存量资料。」他将手中的书册递给...

【三日鹤】冬日

#三日鹤这CP对我来说真的好难写啊,因为两个都是妖孽般的人物呢


变冷了。

拉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的冬日景象,虽然昨天就有接到通知,但实际看到的时候三日月宗近仍是露出了些微惊讶的神情。

真是神奇。他想着。昨日还满是青绿的院子里,今天就只剩下满满的白色了。

雪的颜色。干净无瑕的颜色。

就像是现在正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那把刀身上的颜色。

三日月宗近偶尔会困惑鹤丸国永那像是源源不绝般的活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简直活泼得让人无法不去注意他。

不远处,靠近池塘边的鹤丸国永正在向跟在他身后的短刀们比划着什么,然后一脚踏上了结了冰的池塘水面。

因为结了冰的关系,水面变成了...

【烛压切】血色

※小段子,虐走向


他在空气中嗅到了不该有的血腥味。

审神者的书房独立坐落于其他的房屋之外,照理来说若不是有什么事要来找审神者,这附近并不会有人过来。

烛台切光忠嗅到了血腥味后,皱起了眉,不顾手中还捧着的食盘稳不稳,加快脚步靠近了审神者的书房。

拉门半开着,门面上溅上了什么深色的液体。

烛台切光忠干脆把食盘放在地上,跑着到了审神者的书房外,将还遮掩着视线的拉门完全打开。

对刀来说,那简直是地狱般的情景。

紫色的眼睛看了过来,似乎还微微笑了一下。

压切长谷部的右手握着自己的刀柄,刀刃的部分则死死地将他们现在的主人钉在地上。

贯穿肩膀下方的伤口滴滴答答流着血,顺着审...

【鹤姥】再行

※亲友点的小段子

本丸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据说是又有了新的任务,审神者在这几天内已经轮番把所有的刀剑们都叫过去好好看了一轮。

山姥切国广刚从审神者那里回来,看见自家恋人已经晃着脚丫子,坐在自己房间前方的长廊边缘喝茶吃点心。

「我回来了。」原本没什么表情的面容在看见对方时露出了一丝笑意,山姥切国广接过鹤丸国永递过来的碟子,也跟着坐在了长廊边缘。

武力值在众多刀剑中早早达到满级的他们,在满级之后除了偶尔会被审神者派去远征外,几乎已经没有再出战过。

那之后的日子,身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只需要做好审神者指派下来的工作与烦恼该怎么跟恋人相处就好,没想到才没过多久竟然又接到了预备出战的命令。

「我...

【乐黄】雨中花慢 04

*看到有人催来更一发,开始工作之后空閒时间就少了,尽量更

*依旧圈圈 @梔子だよ(´▽`) 


「我说你!」某隻变回原形正载着张佳乐往前奔驰的黄狐狸口吐人言。「你要坐就好好坐好行不?这样扭来扭去又揪我的毛是要干嘛?话先说在前头,不准打我的毛的主意!妖狐的毛是很珍贵的!」

听他这么一说的张佳乐原本张嘴就要跟他吵起来,要开口之前却突然想到妖狐的毛的确是挺珍贵的,稍微想了想,将原本要说的话改了一下。「总会有换毛的时候掉下来的毛吧?」

「......你竟然真的在觊觎我的毛!」黄少天更激动了,恨不得现在大力一甩就能把坐在他背上的那隻妖甩下来,让他知道自己的厉...

韩乐,礼物

※我一定是太久没写手感都死掉了,乐乐对不起(土下座

※迟来超久的乐乐生日快乐


邻近年假,霸图俱乐部的成员们虽都还是像往日一样努力工作,但在心态方面也免不了变得比较轻鬆起来。

除了一个人之外。

韩文清看着桌面上的月曆,二月的某个日期被用红笔画上了一个大红圈,红圈外还加了很多骚包的小图案,小花啊小星星啊,弄得不管是谁瞧见这个月曆,第一眼一定都是落在那个日期上。

这麽高调的注记当然不是韩文清自己画上的,而是某人晃到他房间来时自己画的,美其名提醒他不要忘了重要的日子。

想到了画上这注记的人,韩文清正在思考着问题的严肃面容变得稍稍温柔了点,但又随即恢復成苦恼的表情。

到底该送什麽好?...

【乐黄】雨中花慢 03

*卡文卡得太销魂,离上次更新多久了(苦思)

*暗搓搓在底下加了篇名的tag,大概是写很慢这篇又比之前写过的都长的应对措施,是说真的有人在等吗

*继续圈圈 @梔子だよ(´▽`) 


对两隻妖力都不低的妖怪来说,跨越湖面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张佳乐带着黄少天走到湖中央的小岛上,低下头来似乎很认真的在寻找着什么。

「你在干么?」黄少天也跟着把脑袋凑过去,看见张佳乐是在拨弄树下的一大片苜蓿草。

「找我徒弟。」张佳乐随口答道,又拨弄了几下之后才停下动作。

「......等等、你刚才说你在找什么?你徒弟?你徒弟是一颗草?还没化形的草?」

「当然不是!我的徒弟...

【双叶】写作文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亲情兄弟向。我相信就算是大神,在小时候还是会有非常幼稚的一面。


叶修和叶秋是同卵双胞胎,上小学的时候他们上得是同一间学校,为了不让老师们每天都有辨识谁是谁的困扰,学校将他们分在了不同的班级裡。

这天,叶秋的语文老师给他们布置了一篇作文当回家功课,于是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十的小班长叶秋难得苦着一张脸站在校门口等着自家哥哥一起回家。

「你被欺负了?」晚他一点才到校门口的叶修上下打量着自家弟弟,发现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没有什麽异样,有些纳闷的开口询问。

叶秋摇摇头,闷不吭声的跟叶修一起走回家。

那...

【韩乐】再续‧第一次感到心动的时候

*暂时告一段落,终于炖好端上来了!

*湾家12月的CWT38打算来弄个韩乐原着向R18的无料或小料,会收这篇加一些还想写的OOXX场面,有谁有兴趣吗?


他们谁也没对谁说过喜欢,就这样搞在了一起。

张佳乐被韩文清按在饭店裡的房门上亲,比赛刚结束后没多久,双手控制着帐号卡在场上战斗的兴奋感还没完全退去,两腿间的东西互蹭个几下立刻就有了反应。

喘着气,他们有些急躁地拉扯着彼此的衣物,张佳乐攀住韩文清的肩,任由他把自己的裤子全都拉下,稍嫌粗暴地圈弄着已经挺立起来的地方。

他们都还穿着队服呢。他看了看韩文清胸前的霸图队徽,忍不住笑了下,手往下面伸过去,张佳乐没把韩文清的裤子脱了,手伸进...

【叶乐】纯阳雪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听完歌之后深深觉得这就是个BE的题材,我说这其实不小心变成了个脑洞你们信吗


 叶修在主帅帐中听着前线传来的报告,半撑着脸,脸上看不出喜怒。

「情势的确挺严峻。」他说。「对我们不利。」

底下的将军副将们没人敢说话,全都低垂着头等待叶修发下命令。

「监军去哪了?」叶修突然问了个和现在战况毫不相干的问题。

「监军大人去了伙房。」回答他的是他手下最近风头正盛的小将邱非。

伙房?那傢伙去伙房干嘛?

叶修把自己的困惑先放到一边,对着底下的将领们开口。「我有个想法,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以目前的...

【韩乐】续‧第一次感到心动的时候

*这篇再继续写下去应该还是工口的东西,每次炖都觉得自己脑子快被蒸乾了

*霸图的队长也是,行动力很高的呢


那天晚上他们刚从外地比赛回来,韩文清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口袋裡放着昨天向张佳乐借的指甲剪。

冰冷的切面上已经没有当初对方递过来时的温度,韩文清想了想,决定先把东西拿去还给张佳乐以免自己待会就忘了。

走廊上空无一人,韩文清走到张佳乐房门前正要敲响房门时才发现门竟然是开着的。

是出去了忘了关好,还是回来了忘了关好?

韩文清没有犹豫太久就推开门走了进去,才没走几步就立刻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停下脚步。

背对着房门口的张佳乐坐在床上,只穿着上衣,下半身什麽也没穿,双脚...

【叶乐】视线

*给温顾顾的生贺! @沒媽孩子像塊寶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习惯性的去注视着,通过观察来揣测对方的一举一动。

最后却再也无法将目光移开那名彷彿连不甘都带着光芒的人。

有种东西叫习惯成自然,就如同每年他的双胞胎弟弟都会锲而不捨的喊他回家,他也有着一些无法轻易改变的习惯。

像是打荣耀,像是抽烟,像是关注联盟的比赛,像是──他喜欢张佳乐。

会发现这件事其实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退役后成为国家队领队的叶修带着一群大神们坐上飞机,那时他临座的苏沐橙 突然笑咪咪地问他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喜欢?

对啊,喜欢,恋爱的那种喜欢。

搭飞机的时候也没什么要...

【喻黄】提拉米苏

*群作业,还是圈圈小伙伴们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啊哈哈我终于还完啦!继续挑战群作业写出的CP不重複!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蓝雨战队一行人刚到Q市后不久,喻文州就接到了家裡打来的电话。

「嗯,有假......当然会回去,不用担心,我都有照顾好我自己。」

和他一间房的黄少天坐在自己的那张床上滑着手机,但其实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偷听着喻文州与家裡的对话。

直到听见手机裡隐约传来几声狗吠,他终于坐不住了。

「队长队长。」黄少天凑了过去,满脸期待。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难掩笑意。「提米是不是也在?少天在我旁边,他想和牠说说话。...

【韩乐】第一次感到心动的时候

*群作业,继续圈圈小伙伴们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严格来说是韩→乐,我最近怎么好像有点喜欢上了单箭头。其实我只是想看韩队自、咳,自己来才这样写,两情相悦前我就不相信没有......(ry


霸图的选手宿舍裡都是男人,有时候天气热了,性格比较洒脱的人穿着就会跟着随便了起来。

虽然副队长张新杰只要看到了都会皱起眉头,但只要没有裸露的太过,他也就勉强睁一隻眼闭一隻眼,毕竟天气真的是太热了。

韩文清在走廊上正要回房间的时候,看见了张佳乐只穿着条内裤就匆匆忙忙地从他的房间裡跑出来。

经过韩文清身边时他停下脚步,一脸鬆了口气的模样。「老韩,你...

【周翔】百货公司

*群作业,依旧圈圈小伙伴们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写这篇的时候有种语死的感觉,逻辑好像也顺便陪葬了


离轮迴俱乐部不远的地方新开了一间百货公司,不知道是从哪裡拿到传单的杜明在中午吃饭的时候问了其他人晚上要不要一起过去逛逛。

问了一圈下来没人反对,虽然被调侃了该不会是想去百货公司买要送给女神的礼物吧,不过杜明还是很欢快的向轮迴的队长与副队长报告百货公司之旅顺利成行。

下午的例行训练结束后,决定要在百货公司裡解决晚餐的轮迴一行人便从俱乐部往百货公司的方向走去,负责带队的是已经事先查好资料的江波涛。

队裡的王牌搭档周泽楷和孙翔落在队伍的...

【韩乐】森林之主与小花仙

*脑洞来自 @風不語 


*BE注意


韩文清喜欢在一天之中的两个时段在森林裡散步,清晨万物甦醒的时候,还有夜晚万物都沉睡的时候。

身为森林之主的他总觉得应该让自己多点威严才能好好管理森林中的生物们,脸板着板着就像戴了张拿不下来的面具般总维持着同样严肃的表情,害得刚搬进森林裡的小动物看见他总是会怕得瑟瑟发抖,待久了才发现韩文清其实是个面恶心善的主。

夜晚的森林是安静又令人畏惧的,韩文清走在他惯有的散步路线上,几隻出来觅食的夜行性小动物远远望见他走过来,慌忙窜进草丛中闪躲,被蹭得摇晃的枝叶中只见到一双双闪着幽光的眼睛。

韩文清停下脚步,朝他们招了招手,懵懂的小动...

【乐远】清晨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其实严格来说这篇是乐←远


睡不着。

邹远躺在自家床上,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上荣耀官方出的弹药专家海报,帅气的架式加上手中的自动手枪,他仍能记起第一次在朋友的耸恿下点开了荣耀比赛视频的时候,影片中那名弹药专家华丽的攻击带给他多大的震撼。

那场比赛最后是那名弹药专家的队伍赢了,他看着萤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立刻将视频拉回最开始的时候,介绍比赛选手和帐号卡的那几秒。

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操作者,张佳乐。

朋友听他说对这个有兴趣,想了想,让他去查百花战队的介绍,也可以试试...

【repo】心宿二&指尖&counting stars

 @菸花、 


很害羞的來寫repo了。

其實對寫感想什麼的很不擅長請太太見諒QAQ


先來說說心宿二,因為從開始追太太之後,開始看太太的文就是貴圈真亂(?)跟刺青相關的那系列文,看到太太寫了原作向的林方感覺超驚喜!

方銳在全職裡也算是個幾經曲折的角色,從挑戰賽到藍雨訓練營,後來又去了呼嘯最後轉去興欣。身邊很喜歡方銳的親友也曾經說過非常好奇當初方銳是怎麼從藍雨訓練營被找去呼嘯的,看了太太的本子之後有種空白被填補起來的感覺呢。

林大大在用QQ的時候語氣竟然這麼可愛,不過他本來就是很逗比的人果然沒有違和感!

也很佩服太太在描寫網遊那段打鬥的時候,我覺得好厲害...

【叶橙】背对背拥抱

*把全职写的第一篇BG献给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小伙伴们我交啦!


叶修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苏沐橙自从和自家哥哥在网吧裡遇见他之后就一直是这样想的。


「我回来了。」

刚从学校回到家的女孩换上脱鞋,一抬头就见到苏沐秋和叶修坐在两台电脑前正噼哩啪啦的在打荣耀。

「沐橙回来啦。」叶修抽空瞥了她一眼,又瞄了眼坐在他旁边正咬牙切齿着的苏沐秋。「你哥刚才抢BOSS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给阴了,正在副本裡虐小怪呢。」

苏沐橙把肩上背着的书包放到椅子上,歪了歪头。「今天的晚餐是不是哥哥负责的?还是我帮哥哥去买?」

他们租来的小...

【乐黄】雨中花慢 02

@梔子だよ(´▽`) 送上第二章!


他跌进了一片绿色之中。

虽然黄少天是隻法力高强的九尾妖狐,就算是在青丘之国修练的时候他也没有过这种从高处直直落下的经验,最后还是他快掉到地面上时连忙用了个浮空术才避免了让屁股跌成花的结果。

好不容易站稳了,往四周一瞧,黄少天才发现他和叶修都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不认得百花谷裡的路。

放眼望去全是植物,映入眼帘最多的颜色就是属于枝叶的绿色,黄少天东瞧西瞧也没瞧见视线范围内有哪个可以沟通交流的生物,只好随意选了个方向前进打算先找个对象问路再说。

这一走就走到了晚霞满天的时候,走了一整天的黄少天没感觉到累...

【林乐】阳台

*群作业

*反省一下写得好零落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霸图俱乐部分配给选手们的宿舍,每间都附有一个小阳台,可以让选手晒衣服、抽菸、放杂物,或者是做一些别的事情。

但应该不包括无视于可能会掉下去的危险,从自己的阳台爬到隔壁邻居的阳台上这种事。林敬言瞄了眼蹲在他阳台上摆弄花草的张佳乐,心情有些複杂的想着。

林敬言还记得刚搬进霸图宿舍不久的时候,他第一次看见张佳乐爬阳台吓得赶紧跑到外面去确认他们住的楼层就算摔下去大概也不会摔死人,回过头来才发现惊吓的源头正兴致勃勃的开始参观起自己的房间。

同为第二赛季出道的选手,...

【乐黄】雨中花慢 01

*来开新坑啦!算是东方玄幻架空。是給 @梔子だよ(´▽`) 的生賀!

*开坑前来说说一些关于这篇的设定,主线乐黄,在主线裡会遇到很多其他角色,然后其他角色们各自的故事会另外开篇写。像是之前发过的那篇韩张的如梦令就算是支线之一,总而言之这篇应该会比我上个写的长篇长很多......

*最后,最重要的是更新大概会很慢。


「痛痛痛痛痛!魏老大你放开我的耳朵啊!耳朵对一隻狐狸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你怎么可以这么粗暴的对待狐狸的耳朵!」

一连串的痛呼从被一名褐衣男子拎着的黄色狐狸口中吐出,拎着牠的男子似乎是被吵得烦了,换隻手抓着他的时候改抓住他后颈上的毛皮,却仍...

【叶乐】囚笼 17(END)

闹钟响了好半天,还是觉得睏死了的张佳乐只是把自己往被窝裡缩了缩,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打算。

「吵死了。」待在床上的另一人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关掉闹钟,顺便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五点半?你调六点半的闹钟要干嘛?你订的飞机票不是明天吗?」

叶修硬把张佳乐摇醒,逼他面对那个在五点半扰人清梦的闹钟。

「你调五点半的闹钟要干嘛?」

「搭飞机......」

叶修放弃和没睡醒的人沟通,把人按回去之后又继续去睡回头觉。

林敬言的追杀令在张佳乐开枪后不久就被撤销,张新杰打电话来通知他的时候张佳乐正对着某个明显打偏了的弹孔发愣,回过神来才抱怨既然确定有说服上层撤销命令的把握为什麽不先告诉他,要是他真的把林敬言...

【叶乐】绑头髮

*百粉点文

@一期一會 GN的点文,有点短请希望不嫌弃ww


叶乐。

叶修帮张佳乐绑头髮,张佳乐趁他低头的时候拍了一张合照。


有时候张佳乐起床起得急了顾不上整理那头睡乱的头髮,连梳子也没用随便拉扒个两下就拿着橡皮圈把散乱在颈后的头髮束起来。

有次被吵醒的叶修睡眼矇矓的看着张佳乐顶着毛毛躁躁的头髮出门,跩住了正要往外冲的恋人,让他坐下来好好把头髮打理好再出去。

「要来不及去上工了!」张佳乐急得跳脚,「你不知道这回合作的老闆凶得很,迟到一分钟他能站在那裡骂你半小时词儿都带不重複的!」

「你怎麽不说说你为什麽不早点起来准备。」叶修把他拉回来按在椅子上,去找了把梳子开...

【林方】瘀青

*群作业

@凡。似真似假  @暮不夜歸 小伙伴们我交啦


见过林敬言却又和他不熟识的人总认为他是个斯文的好人,待人接物挺温和的,感觉是个很适合去当老师的人物。

对此方锐的反应是无比痛心疾首大呼这根本是诈欺,你们是没看见老林流氓起来那劲,去当老师那是祸害国家未来幼苗。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林敬言和方锐都没入选,先不管报章杂誌或网路上是如何对这对前搭档的一同落选大书特书,所有选手坐在一起看比赛的时候倒是没看出他们有什麽特别失落的情绪。

休息时间职业选手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閒聊,方锐跑去找林敬言交换了下近况,忽然说想要去参观一下林敬言的宿...

【双花】内裤

*群作业

*孙哲平生日贺!大孙生日快乐对不起我还是迟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裤子扯下来的时候,看见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三角紧身内裤。

就算他们已经四五年没见过面了,孙哲平也不认为张佳乐对衣物的品味会突然产生这麽大的变化,更何况张佳乐身上唯一格格不入的衣物只有藏在裤子底下的那件条内裤。

「这是你自己买的?」他用了点力道拉开内裤边缘,鬆开手,带有弹性的布料立刻因为惯性作用弹了回去。

轻微的痛处从布料弹回来的地方传来,张佳乐下意识往后挪了挪,撇着嘴回答这是在霸图团购的。

孙哲平愣了愣,似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答案。「团购?」

「前一阵子张新杰找到了家店说是买多点能打折,训练结束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叶乐】囚笼 16

身为霸图重要干部的张佳乐正窝在他自己的房间裡思索着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

先是莫名其妙被兴欣抓了,然后发现从认识以来就吵嘴到现在的人似乎喜欢自己,之后被救回来发现自己新的搭档疑似有背叛组织的倾向,看守的犯人在运送途中逃跑的半个月后就递出了辞呈。

林敬言在几天前前向霸图递出了辞呈,理由是看管没有看管好俘虏太失职,在尽到告知义务后,也不管上层批准了没人就消失了。

再之后,张佳乐直接从上层那裡接到了林敬言的追杀令。

他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为什麽他从踏入这个圈子之后有一半的时间都被命令要追杀自己的搭档?

因为是上层直接发给他的,张佳乐不确定韩文清和张新杰知不知道这件事,犹豫再三后...

1 2 3 ————
©雪倌 | Powered by LOFTER